笔趣阁 > 汉当更强 > 第十七章 芈月鸡
    今年才到下相上任的县令叫周曾,周朝遗民,秦昭王时秦军灭周,当时身为周朝官吏的周曾周县令祖先跟随周赧王降秦,受封职位成为秦国小吏,长辈又在秦灭六国的战争中立了点小功,虽然一直没有什么特别发达,却也荫萌周曾跻身学室,直接入仕为吏。

    出身本来就不错,周曾自己本人也小有才干,先后在县吏和县丞位置上虽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政绩,却也还算大概过得去,又始终没有出什么大的差错,所以仕途也十分顺利,不到四十岁就积功当上了户口在万人以上的下相县令,还官秩显大夫,成为在皇帝面前都挂了号的人物,前途相当光明。

    仕途顺利,前途远大,当官混到周县令这个地步,当然是想不春风得意都不行了,同时也是想不摆点架子也不行,除了县丞、右左尉等县中高级官员和极少数县里的大户巨室外,寻常官吏、乡下吏员和普通一点的乡贤一般都很难见到周县令,即便有事求见,也得到周县令办公的县寺外排队求见,能不能见到周县令,还得看事情的大小重要性和周县令的心情好坏与否。

    只有十月初一这天例外,因为秦朝用的历法叫做颛顼历,是以建亥孟冬之月、也就是阴历十月初一这天为岁首,是大秦法律规定的大年初一。虽然秦朝尊崇俭朴,过年没有后世那么热闹隆重,但大年初一毕竟是大年初一,按照法律这一天得以放假休息的周县令还是放宽了一些限制,允许普通官吏和寻常大户人家到自己家里拜见道贺,说一声正旦安好,共庆新年。

    周县令的家里也因此宾客盈门,人满为患,大大小小的官吏带着或多或少的礼物不断前来拜见,周县令穷于应对,可又不得不一一接见,客套嘘问,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下午,都始终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还是在快到下午申时,眼看快要吃晚饭的时候,自知没有资格陪同周县令共进晚餐的宾客才知情识趣的主动散去,让周县令缓了口气,稍做休息。

    仍然还有例外,快到饭点时,有资格陪同周县令共用晚饭的县丞和右、左尉三个县中大员又一起携带礼物,联袂来到了周县令的门前求见,准备与周县令更进一步联络感情。而周县令再摆架子也不能过于怠慢这三个县里的二三四号人物,只能是亲自出门与他们互相见礼,客客气气的把他们请进自家大厅就坐。

    县丞和两个县尉也明显是刚摆脱了如潮宾客,三人脸上都带着疲惫,落座后说话都不是很有精神,同样疲惫不堪的周县令也体谅他们的苦衷,没有客套几句就邀请他们与自共进晚饭,然而不等县丞和两个县尉假惺惺的客气,门外却突然有下人来报,奏道:“禀县尊,侍岭亭亭长冯仲求见,说是来向县尊拜贺新年,请县尊开恩召见。”

    “侍岭亭亭长冯仲?”周县令的眉头一皱,既十分不满冯仲前来拜年的时间,又马上想起了县中主吏向自己报告的一些关于侍岭亭的情况——报告中,冯仲的两次过错失职可是极不让周县令满意。

    “这个叫冯仲的亭长,拜贺新年怎么现在才来?”县丞也皱眉说道:“侍岭亭距离县城才多远点距离?怎么这个时辰才来?”

    “县尊如果累了,就叫他回去吧。”下相县的右尉很有眼色,看出周县令已经很累,不想再接见无关重要的小人物。

    只有和冯仲见过几面的左尉没说话,但也在心里悄悄骂了冯仲不长眼色,来拜年也不会看时间。而周县令揉了揉早已酸涨不堪的太阳穴,马上就拿定了主意,向下人吩咐道:“去告诉那个冯仲,就说本官累了,叫他改天再来吧。”

    下人领命而去,周县令也这才与县丞等人继续刚才的话题,很是客气的邀请县丞和两个县尉陪同自己共进晚餐,县丞和两个县尉假惺惺的推辞,然后又招架不住周县令的一再邀请,只能是恭敬不如从命。可事有蹊跷,就在周县令家里的仆人开始上酒上菜的时候,之前那个下人又回到了周县令的面前,点头哈腰的说道:“县尊,那个冯仲他不肯走,他还说,他是故意挑这个时辰来拜见你的。”

    “他故意挑这个时辰来拜见本官?”周县令一楞,然后难免有些好奇,追问道:“他为什么故意挑这个时辰来拜见本官?”

    “因为他想向县尊你进献一道楚宫美食,请县尊你品尝。”收了冯仲好处的下人恭敬说道:“小人还看到,那个叫冯仲的亭长,还把他的妻子也带来了,带着已经准备好的菜肴,准备当着县尊的面给你烹制,请县尊你务必品尝。”

    前文说过,周县令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品尝美食,这个爱好连远在乡里的冯仲都曾经听说过,当然就更别说与周县令朝夕相处的县丞和两个县尉了。所以听了下人的禀报过后,县丞和两个县尉也都没有急着发难抱怨冯仲的不长眼,还都把目光转向了周县令,而周县令也确实在这方面颇有爱好,稍一盘算就吩咐道:“好吧,带他进来,本官倒要看一看,他给本官带来了什么样的楚宫美食。”

    收了好处的下人欢天喜地答应,赶紧出门去引领冯仲夫妻来见,周县令则转向了县丞和两个县尉,笑道:“想不到小小一个侍岭亭,竟然也藏龙卧虎,居然敢号称会烹制楚宫美食。本官好奇,倒想看看是什么样的楚宫美食。”

    “搞不好是大言惊人,要让县尊你空欢喜一场。”县右尉严重表示怀疑,又说道:“不过县尊放心,那个冯仲如果敢拿什么虚而不实的东西戏耍你,下吏会替你好好收拾他。”

    周县令笑而不语,心说用不着你收拾,我早就想把他换掉了。

    不一刻,曾经被项康和项家兄弟吓得连觉都睡不安稳的冯仲夫妻被引上了堂来,一见面就向周县令下拜行礼,战战兢兢的说道:“侍岭亭亭长冯仲,携妻子拜见县尊,县尊正旦安好。”

    “不必客气了。”周县令挥了挥手,吩咐道:“还不见过县丞和两位县尉?”

    “啊!”冯仲的反应让周县令和县丞等人有些傻眼,竟然惊叫出声,还脱口说道:“怎么县丞和两位县尉都在?这下糟了!”

    “什么糟了?”周县令诧异的问,县丞和两个县尉更是脸色不善,极是不满冯仲的口无遮拦。

    “小的该死!”冯仲赶紧给自己赏了一记耳光,然后才哭丧着脸说道:“县尊恕罪,县丞和两位县尉恕罪,小人不知道你们都在这里,只准备了两份楚宫美食,这下子恐怕不够你们分了。”

    “什么?”周县令又是一楞,惊奇说道:“你的意思说,你担心你带来的楚宫美食只有两份,不够我们吃?”

    知道自己说话有些不妥,可话已出口,冯仲也只好是老实点头,坦然承认自己确实是这么担心。结果这么一来,不但本来就有些好吃的周县令兴趣更增,县丞和两个县尉也好奇心大生,都说道:“冯仲,你带来的楚宫美食就这么好吃?担心我们不够吃?”

    “这个……。”冯仲有些为难,迟疑着说道:“不敢欺瞒各位上吏,小吏真的觉得我带来的楚国美食美味无比,至少小人以前就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而且小人这几天在家里试做的时候,也怎么都觉得一份不够吃,怎么都吃不够。”

    “有这样好吃?”周县令更是感兴趣,吩咐道:“那快拿出来,让本官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美食。”

    冯仲答应,赶紧解下老婆背上的包裹,取出了已经初步加工成形的叫花鸡,然而很可惜,看到冯仲拿出来只是两只已经去毛的整鸡后,周县令马上就大失所望,县丞和两个县尉更是直接呵斥出声,道:“这不就是鸡么?有什么可稀奇的?还以为是什么龙肝凤髓。”

    “回禀各位大人,这鸡确实是很普通的鸡,可它的烹制之法,来历可不简单。”冯仲赶紧说道:“这道美食和我们秦国的宣太后有关,是我们秦国的宣太后在嫁到秦国前,在楚国的宫廷里亲手做了,用来报答母国的养育之恩,楚王尝了觉得美味非凡,就亲自给这道菜取名叫芈月鸡,让楚国的御厨仿做,专供楚国的王宫大臣所用。”

    硬把一道菜和名人拉在一起的手段在现代社会屡见不鲜,然而在秦朝时却是项康的独门首创,所以听了冯仲的话后,周县令和县丞等人难免兴趣又起,都问道:“有这样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小人治下的一个楚国旧民告诉小人的。”冯仲也不隐瞒,说道:“他是楚国的名门之后,小时候曾经尝到过这道美味佳肴,还知道如何烹制,传给了小人夫妻,小人夫妻尝了以后觉得美味无比,就带来献给县尊了。”

    言罢,还算有点急智的冯仲又赶紧向县丞和两个县尉拱手,说道:“当然,小人还准备明后天带去献给县丞大人和两位县尉大人,只是没想到今天就恰好在这里遇到你们。”

    听了冯仲的话觉得心里舒服,县丞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就叫你的妻子当面做给我们看看,看看是不是象你形容的一样,美味无比,两只鸡都不够我们四个人吃。”

    冯仲答应,又求得周县令答应,让人拿来砧板、菜刀和木盆等物,让自己已经吓得手都在发抖的老婆当众加工叫花鸡。结果也很别说,因为工艺并不复杂的缘故,冯仲的老婆再是慌乱也做得丝毫无差,甚至就连调黄泥用的水都没忘了用项康当初随手用的米酒。而从没见过这种烹调手法的周县令和县丞等人也是兴致勃勃,不但从头看到了尾,还叫人搬来了一个大火盆,让冯仲的老婆在堂前当众烤制叫花鸡,好奇得连已经放在了面前的酒肉都没怎么下筷。

    严格来说,封泥烤制的叫花鸡在烹调手法其实并不见得有多先进和高明,然而这个时代却又偏偏处在青铜时代的尾巴上,烹调技术仍然是以最为原始的白水煮和炭火烤为主,连油煎、气蒸和铁锅炒制等烹调手法都还没有发明。所以当保存了原汁原味并且香气四溢的叫花鸡放到了面前后,即便是还没有来得及品尝,光是那非同寻常的诱人香味,就已经让早就吃腻了煮肉和烤肉的周县令和县丞等人口水横流,失声惊呼,“好香啊!”

    光是闻香就已如此,撕肉蘸酱而食之后,周县令、县丞和两个县尉当然更是动手如飞,手忙脚乱的只顾着往嘴里塞鸡肉飞快咀嚼,狼吞虎咽得如同四个饿死鬼投胎。然后也正如冯仲所料,两只鸡也果然不够四个人分,啃着鸡骨的残肉,两个县尉指着冯仲抢先开口,喝道:“冯仲,你不是说还准备做给我们吃吗?什么时候去我家做?多带几只,让我家里人也尝一尝!”

    县丞比较儒雅,用丝巾擦着嘴说道:“冯亭长,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叫你的妻子把这芈月鸡的烹饪之法,教给我的妻子?”

    “县丞大人放心,两位县尉大人放心,小人一定尽快到你们的家里拜访。”冯仲笑得脸上都在放光,点头哈腰的说道:“到时候小人一定多带一些,也会叫小人的妻子把烹饪之法一并呈献。”

    点头哈腰的说着,冯仲的眼角余光当然没忘了观察对自己来说最为重要的周县令,结果让冯仲松了口气的是,慢条斯理的用丝巾擦完了嘴之后,周县令果然冲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赞道:“果然美味非凡,冯亭长,让你费心了。”

    “多谢县尊。”冯仲赶紧道谢,又小心翼翼的说道:“县尊,小人还得向你请罪,去年小人无能,办砸了两件公事,请县尊大人开恩,饶过小人这次。”

    “去年你在公事上,确实有些欠缺。”吃人嘴软,周县令也临时改了打算,顺口说道:“不过总体来说,你办差还是算得上勤勉,也用不着过于追究。以后在亭长任上多操点心,别再让本官失望了。”

    冯仲大喜,赶紧拉着老婆向周县令千恩万谢,周县令却是意犹未尽,又问道:“冯仲,教给你芈月鸡那个人,还知道什么样的楚宫美食?”

    “这个……。”冯仲犹豫,说道:“回禀县尊,这得等小人回去问一问,小人糊涂,只向他学了这道芈月鸡,剩下的就没多问。”

    周县令有些失望,然而转念一想后,周县令又好奇问道:“对了,还忘了问你,教你芈月鸡的这个人,姓甚名谁?是那一个楚国的名门之后?”

    冯仲毫不犹豫的把项康卖了,不但卖了项康的名字来历,还卖了项康的祖上,结果知道项燕名字的周县令听了十分惊奇,说道:“旧楚国武信君项燕的后人?本官的治下,竟然还藏着这样的名门之后?”

    “县尊,下官也听说过这户人家。”县丞说道:“听说他家在楚国世代为将,因为受封项县而改姓为项,旧楚国被我大秦王师攻破之后,举家迁移到了下相定居。另外下官还记得,项家的两个叔父都因为结仇杀人被官府通缉,目前都还在逃。”

    快意恩仇的游侠风气盛行,两个杀人犯叔叔并没有影响到项康在周县令脑海中的形象,相反的,还让周县令对项康更加感到好奇,又向冯仲问道:“冯仲,那个项康公子的才华武艺如何?”

    “回禀县尊,那个项康公子好象是以学文为主,武艺似乎不怎么样。”冯仲努力回忆着项康平时的表现,说道:“不过学问很好,年纪轻轻就满腹才华,能说会道,举止也绝对算得上儒雅有礼。”

    “那改天如果有机会,你把他领来,让本官和他见上一见。”周县令随口吩咐道:“本官倒想亲眼看一看,旧楚名将项燕的后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模样,与寻常的黔首百姓,究竟有多大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