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气复苏的世界 > 第四十九章 跪下
    枫铃酒吧一处包厢里。

    寸头满头是血地趴在地上,鲜血染满整张脸,旁边一地玻璃碎渣和一个只剩下半截的酒瓶。

    木子拿着寸头的手机,听着上面发过去的语音消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关不住的鸟儿?毛还闪闪发光的?哈哈哈!”

    木子大笑,“你这些骚话倒是很溜啊,早点说不就完了嘛,也不用挨这顿打。”

    寸头在地上蠕动着爬到桌边,扶着桌子,刚准备站起来,后面王琦一脚上来,又把他踹趴在地上。然后接连几脚揣在寸头的身上。

    “cnm,让你约你不约!”

    “还躲?躲?”

    “你以为你躲在网吧,我们就找不到你了?”

    “淦!”

    王琦一边骂一边踹,完全不留手。

    寸头蜷缩成一团,双手护着脑袋,泪水酒水血水混在一起,模糊了他的视线,满脸都是强忍的痛苦之色和掩饰不住的歉意。

    对不起,兄弟....

    寸头没想过把苏夜约出来,他知道,木子这些人一定做了充足的准备,要给苏夜一个深刻的教训。在他看来,苏夜再能打,双拳也难敌四手,身体也扛不住刀子。

    今晚来了就完蛋了。

    所以寸头躲在了网吧里,妄图躲过这一劫。

    但没想到木子等人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找到了他,然后带到枫铃酒吧,拖进包厢就是一顿毒打,拿着刀架在他脖子上,逼迫他约苏夜出来。

    寸头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脑门儿挨了几瓶子,一流血,就立马哭着求饶。

    接着便拿出手机给苏夜发了消息。

    不过寸头留了个心眼,也不知道苏夜听不听得出来那句话的意思,毕竟他记性差,记得也不是很清楚...

    这时,木子笑道:“回了回了!”

    苏夜语音回道:这就来!多给我留几个小姐姐,我的鸟儿早就饥渴难耐了。

    木子点击外放,苏夜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包间内。寸头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就白了。

    泥煤啊,老子说的鸟儿是关不住的鸟儿,是让你翻墙跑路啊!

    狗日的!

    有个屁的小姐姐!

    .....

    此刻,苏夜已经揣着手机出门儿了。

    “寸头这家伙啥意思?”苏夜有些纳闷儿。

    他压根儿没想过以寸头这家伙的智商,还能使出话中藏话这一招。

    鸟儿他是看明白了。

    这不就是那晚上通宵翻墙时说的话吗?

    怎么在寸头嘴里就说得这么难听,这么俗呢。

    他在提醒我翻墙?

    “嗯?”苏夜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因为寸头这家伙的女人缘基本是零,从来都没有过泡小姐姐的辉煌历史,怎么可能还给自己介绍小姐姐?

    苏夜眯了眯眼,想到下午见到寸头和木子等人在一起,心里忽然一个咯噔。

    枫铃酒吧....

    不是靓仔那个家伙的地方吗?

    该不会,这小子出事儿了吧?

    “得赶快过去看看。”

    苏夜立马在路边打了个车,火速前往夜市街。

    到了枫铃酒吧,苏夜左右扫了两眼,走进大门。

    嘈杂的音乐,沉闷但却刺激的气息,喝着酒的男男女女,在舞池贴身晃动的身体,肉色在迷蒙闪烁的灯光下,散发着别样的诱惑力。

    苏夜拨开挡路的人,蛮横地闯过人群,走到舞池边,鼻子里钻进一丝熟悉的气息。

    同时,苏夜敏锐的注意到,自从自己进来后,就有几双不善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

    “小哥哥?”

    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孩儿忽然扭着腰肢走到苏夜面前,看着苏夜帅气的脸颊,身子轻轻依偎在他的臂膀。

    “一起喝几杯?”女孩儿眨眨眼,暗送秋波。

    苏夜微微皱眉,随手推开女孩儿,在女孩儿错愕地目光中,旁若无人地拿出手机给寸头发了条消息,“我到了,你在哪儿?”

    “5号包厢。”木子回道。

    木子发的是语音消息,苏夜没听出来是他,但听出来不是寸头的声音。

    眼中寒光闪过,苏夜回过头,对着女孩儿桀然一笑,“听哥的,现在离开这里,待会儿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女孩儿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只见着苏夜大步流星地穿过人群,朝着包厢那边走去。

    “帅倒是挺帅的,可惜是个憨憨。”女孩儿撇了撇嘴。

    ......

    咚咚咚。

    苏夜敲响5号包厢的门。

    开门的人是一个小弟,他拉开门,侧身站后,等苏夜走进去后,把大门猛地关上。

    同时,一根木棍猛地敲在了苏夜的背上。

    木棍应声而断,但苏夜的身体连晃都没晃一下。

    他回头看向那个敲自己闷棍的小弟,然后又看着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抽烟的木子,沉声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啪啪啪!

    木子拍了拍手,屋子里七八个小弟连同王琦,一同抽出了背后的片刀或是棍子。门口也冲进来一批人,拿着武器,堵在大门口。

    所有人都面色不善地盯着苏夜,犹如一拳饿狼盯上了一头小绵羊。

    木子张开双臂,“怎么样?全都是为你准备的,我知道你能打,但是你再能打,能抗几刀?今天,你觉得你还能站着走出去吗?”

    苏夜临危不惧,只是淡淡扫了众人一眼,随后冷冷看着木子,“你把朱鑫奇怎么了?”

    “当然是好好招呼,不然他怎么约你出来?”木子冲着王琦使了个眼神,王琦会意,把满头是血地寸头拖了出来。

    苏夜终于明白那股血腥味儿是从哪儿传来的了。

    “你们还真是该死啊!”苏夜缓缓捏紧拳头,然后瞬身冲到王琦面前,“松手!”

    一声怒喝,还有一记鞭腿!

    王琦整个人腾空飞起,撞在一旁的墙壁上。

    这次倒是没晕过去,所以王琦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身上所传来的疼痛。

    “啊!给我弄死他!艹,弄死他!”王琦捂着肚子,疼得大叫。

    唰!

    所有人上前一步,包围在苏夜和寸头周围。

    苏夜没理会这些人类,而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朋友,轻轻扶着他的背,喊道,“寸头,寸头。”

    “苏..夜。”

    寸头见得是苏夜,不由开心地笑了笑,但笑容转瞬间就消失了,紧张地抓住苏夜的衣服,“老子不是叫你别来吗!走啊!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你话都不说清楚!”苏夜没好气地说道,“那是自由的鸟儿!不是裤裆里的鸟儿!还有,你说的小姐姐呢?结果就给我整一群大老爷们儿?”

    “我特么的...”

    寸头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把苏夜拦在身后,望着木子恳求道,“木哥!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全都怪我,你我都这样了,你气儿也消了吧,你大人有大量,放我兄弟一马,让他离开。”

    “不行,不能让他走!”王琦从地上爬起来,拿着片刀,指着苏夜说道。

    木子耸耸肩,“鑫奇,你也看见了,不是我不愿意啊,我兄弟被打了,这笔账可得讨回来。”

    “冲我来!”寸头上前一步,“冲着我来!琦哥,你再踹我几脚。”

    “闪开!别碍事。”王琦晃了晃刀片。

    “要不这样。”木子站起来说道,“你们俩跪下,再磕几个头,我就放你们走。不过,你...”木子看着苏夜,“我说过,你今晚不可能站着出去!”

    “我来...”寸头说完,身子就弯了下去。

    就在膝盖触地前一刻,身后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令得他的膝盖怎么也落不下去。

    木子回过头,只见苏夜微微仰着头,叹道:“人类啊,总是喜欢烦重复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