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气复苏的世界 > 第二十七章 魔?
    教室里所有学生和老师都还没回过神来。

    刚才只听到一声巨响,然后一道黑影抱着人从窗户中撞了进来,把人随手丢在课桌上后,二话不说就冲出了教室,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众人根本就没反应过来,隐隐只看到那人戴着一个黑色的口罩,穿着黑色的牛仔裤和白色的T恤,其它的就没什么印象了。

    姜宇成和陈凌得知结果后,皆是面面相觑,然后赶紧派人搜查,务必要把那人找出来。

    “刚才怎么回事?”陈凌问姜宇成,之前他在楼上没抓到人,朝下一看,只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李睿母亲就不见了。

    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了。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姜宇成掏出一根烟点上,平复一下复杂的心情。

    他在想,刚才那个...会不会是那些怪物干的?

    作为警察系统的人,地位也不是特别低,姜宇成通过自己的信息网,还是知道了一些内幕消息。

    他知道最近在天海和港城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儿,是真的!

    不是拍电影,是真的出现了非人类的怪物!

    其次,全国各地发生的诡异事件,他也都有所耳闻。

    具体的他就不清楚了,因为上面有一些大佬也都是一知半解,貌似只有最顶级的那些巨佬才清楚内幕。

    一根烟几大口下去,很快就只剩下烟屁股了。姜宇成揉了揉太阳穴,叹道:“通知局长H县政府,让他们封锁这里的消息!”

    “啊?”陈凌还有点蒙,闹得这么大,封得住吗?

    “算了,还是我亲自打电话吧。”

    姜宇成走到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

    自己都能收到一些消息,相信这些官职比自己还大的人,心里也应该有些数了吧?

    ......

    此刻,学校外教职工小区的大楼楼顶。

    苏夜遥遥望着校园内,悄然松了口气,“还好没酿成大祸。”

    之前出手前,苏夜心里也是有些矛盾的。

    自己一方面像个吸血鬼要伤害人类吸食鲜血而活,刚才看见人类有危险却又忍不住要出手救人。

    不过现在倒是不纠结了,反正也出手了,人也救了。

    “没事就好。”苏夜淡淡一笑。

    走咯,今晚还有个聚会呢。

    转过头,苏突脚步一顿,脸上的笑容骤然凝固了。

    天台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头戴兜帽戴着半脸面具的人,没有任何动静,似乎早已来了多时。

    苏夜谨慎地后退一步,小心问道,“有什么事吗?”

    苍一抿着嘴唇,平静地问道:“你为什么救人?”

    他似乎有些不解,他以往接触了不少魔,但可没见过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出手救助一个人类的。

    “你这问题问得有些奇怪耶?”苏夜调侃道,“救死扶伤不是传统美德吗?这还需要问?”

    “但你是..”

    “魔”字没有说出口,苍一顿住了。他看着苏夜黑白分明的双眼,没在其中看到任何暴戾嗜血的红色。

    而且,苏夜身上没有任何魔气的波动,完全感受不到。

    在掩饰身份吗?还是说....

    苍一微微皱起了眉头,很快又松开,然后....

    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五指握爪,朝着苏夜的脸上抓去。

    苏夜大惊,这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上一秒隔着老远,下一秒就冲到面前来了,像个会闪现的幽灵似的,比苏夜那晚碰到的魔还要快!

    根本来不及反应,苏夜尽力扭开身子,脑袋侧偏,堪堪躲过这一爪。

    即便如此,口罩也被划开一道裂缝,连同脸上都出现了一道血痕。

    空中飘落几滴鲜血。

    苏夜连滚带爬跑到天台边缘,捂着脸惊恐地看着苍一。

    这尼玛哪儿又冒出一个变态的怪物?

    苍一站在原地,手指轻轻摩挲指尖上的鲜血,“枫县的失踪案是不是你干的?”

    “你说李睿?”苏夜一愣,否认道,“关我什么事。”

    点点头,苍一似乎认同了苏夜的说法,但手上的动作不满,再度冲了上来,朝着苏夜脸上抓去。

    “我需要检查你的身份。”

    我检查你妹啊!苏夜心里破口大骂,转过身,毫不犹豫地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打又打不过,只能跑了!

    苍一跳上天台护栏,见着苏夜踩着空调外机和防盗网跑远,也没有追,而是把指尖放到鼻下细细感受。

    “没有魔气的波动。”

    “排除魔的身份。”

    看着指尖的血液,苍一心中下了定论。

    “不过...”

    “好浓郁的火属性能量。”

    “不过看他的实力,血脉似乎还没有完全觉醒。”

    楼下,苏夜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苍一看着远处的校园,驻足片刻后,转身离去。

    “谢谢。”

    空气中留下一句真挚的感谢。

    ......

    见到那个恐怖的男人没有追上来,苏夜这才停住了脚步。他扭头一看,发现自己慌不择路之下,居然又跑到新世纪广场上来。

    摸摸脸,伤口已经愈合了。

    “你妹啊,怎么枫县这么多魔?”

    苏夜只觉得有苦说不出,上次晚上出去打牙祭碰到一只魔,这次做好事又碰到一只更强的魔。

    他看着广场上来来往往游玩的人们,这里面是不是也潜藏着魔?

    说不准啊!

    心好累,做个人要堤防被魔吸血,做个魔也要提防其它魔下黑手。

    歇了会儿,苏夜先回了趟家,换了身衣服后,打了个车朝凤凰大酒店赶去。

    苏夜抵达的时候,时间也快到六点了。

    班上的同学都已经到齐,其中就包括鼓着小嘴气呼呼看着自己的周慧慧。

    “抱歉啊,我来晚了。”苏夜脸上挂着歉意走进包厢。

    “这里!”周慧慧挥挥手,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等到苏夜坐下后,她邀功似的对苏夜笑道,“特意为你留的,快点感谢我!”

    “谢谢周大小姐留座之恩。”

    “哼,这还差不多。”

    人到齐了,张老师吩咐服务员开始上菜。

    班上一共五十几人,凑了五桌,苏夜这一桌,除了他之外,其它全都是妹子。

    他也不慌,淡定地夹菜吃饭。

    之前还是消耗了不少体力,还流了血,得补补。

    多吃点猪肝,这个大补。

    “你之前去哪儿了啊?”周慧慧好奇道。

    “就回家了一趟,换了身衣服。”

    周慧慧这才注意到,苏夜换了一套运动服。

    “那你看到跳楼没啊?”周慧慧心有余悸地说道,“差点吓死我了,李睿妈妈真的跳楼了!”

    “真跳了啊?”苏夜故作惊异。

    桌上其它女生听到跳楼的字眼,八卦之魂也燃烧起来,七嘴八舌地问问道:

    “什么跳楼啊?”

    “慧慧,你看到有人跳楼了?”

    “在哪儿啊?”

    周慧慧点点头,“对啊,就在学校,听说是李睿的妈妈。”

    “啊!这么吓人啊。”

    “那人...死了没啊?”

    “没有..”

    “这都没摔死?”

    “应该是有气垫吧。”

    “不是气垫..”周慧慧忽然迟疑了起来,“好像是...有个人飞了出去,半空中把她接住了。”

    众女生:“.....”

    气氛突然沉默下来。

    慧慧,我们都这么熟悉了,你也要把我们的智商摁在地上摩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