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气复苏的世界 > 第八章 我是这么做的
    再加20公斤。

    总重量达到80公斤!

    这个重量对于撸铁爱好者来说,已经很重了,很多人都没能练到这个程度。

    苏夜扛在肩上试了试,这次稍微感到一点压力,但也就一点点,依旧没达到他的极限,他甚至有一股把杠铃举过头顶的冲动。不过看到教练凝重的神色,苏夜还是忍住了这个念头。

    负重深蹲80公斤还是在常人接受范围内的,世界纪录可是超过了400公斤,不过那些人都是大力士,体重超过了300斤,身形和苏夜完全是两个等级,胳膊真的比苏夜大腿还粗,一个个都是相扑运动员那种,整个一肉山,还是实心的。

    大多数健身俱乐部,负重150公斤就可以笑傲群雄了。

    正常人认知里,体重和负重是成正比的,苏夜这种体重才70公斤的人,若是负重深蹲扛起了400公斤,那会把教练的心脏病吓出来的,苏夜也会被拉去切片研究肌肉构造。

    所以苏夜自顾自扛着80公斤做了七八十个深蹲,看见周围几个撸铁爱好者已经聚集过来,便放弃了继续增重的想法。

    他觉得自己一个新手不宜太高调,不想被拉去切片。

    “差不多了。”苏夜又做了几个深蹲,便放下杠铃。

    教练观察到苏夜状态轻松,欲言又止地点点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接着,苏夜又跟着教练去做了卧推和硬拉。

    卧推比深蹲要难一点,苏夜加到70公斤后就停止了。

    硬拉则相对简单一点,苏夜加到了90公斤。

    三项数据并不是俱乐部最高的,但也引起了不少撸铁爱好者的注目,主要是苏夜的身材相对他们这些长期撸铁的人来说,并不是很健硕,只能说身材匀称,肌肉棱角分明但块头不大。

    测试完后,苏夜在俱乐部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走了。在他走后,几个撸铁爱好者围在教练旁边,询问苏夜的数据,听到三项数据平均下来80公斤后,不少人都深表欣赏地点了点头。

    “教练,那人哪儿来的,看着岁数不大啊。”

    “是个高中生,才18岁。”

    “挺小啊,这年头小孩儿都这么猛了吗?”一个大汉很是诧异,他平时深蹲也才80公斤,不过极限可以120公斤,只是这样做不了几个深蹲就做不动了。

    “是很猛。”教练想到苏夜之前深蹲时还能和自己有说有笑、举重若轻的模样,心里愈发觉得这小子不简单。他看着周围这几个熟人,郑重道,“你们知道他负重80公斤做了多少个深蹲吗?”

    “没注意。”他们并没有一直关注苏夜。

    教练一脸不可思议,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出八的手势,“他连续做了八十个!”

    大汉瞪大眼睛:“狗屁!怎么可能?”他都是分组做的,一组十个,休整片刻再做一组,一口气做八十个?想都不敢想。

    “真的!我默数过!”教练面色严肃,“而且那小子做的时候还一直分心跟我说话,看样子挺轻松的。”

    众人:“.....”

    教练继续说,“所有我推测80公斤根本没达到那小子的极限,爆发力量绝对远超80公斤!”

    众人沉默。

    杠铃架上,八十公斤的杠铃还没拆呢,可在场几人都没实力重现之前的画面。

    此刻,苏夜已经坐上了前往学校的公交车,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干出什么恐怖的事情。

    第一次健身,苏夜压根儿都不懂其中的门门道道,还是教练手把手教他做的。为了避免太过惹眼,他还刻意控制了重量,但却忘记一口气做太多个负重深蹲也是变态的行为。

    若不是觉得一直深蹲太无聊,想换个器材运动,他觉得自己一口气刻意做几百个不带停的。

    就是这么变态。

    ......

    接下来一周,苏夜待在学校,无心学习,整天都拿着手机在网上搜素怎么采血的资料。

    感谢如今发达的信息网络,让他轻松就找到了许多资料,还顺带了解一下医院是怎么采血的。太详细的资料他找不到,不过大概的还是了解的。

    就比如抽血化验和献血时的抽血,所用的设备是不同的,这两种都需要一定的医疗知识和经验。不过现在科技发达,还有更为简便的家用采血针,普通人也可能轻松使用,网上就有的卖。

    苏夜网购了不同的采血设备,就等收货周末回家试验一番,等手段熟稔了,就可以去采血了。

    一周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到了五月中旬。

    六月初就要高考,学生们的压力是越来越大,精神状态开始下滑,很多脸上都出现了黑眼圈。不少人都是上课听讲,下课倒头就睡,瞌睡没了便开始刷题和做试卷。

    教室里的空气异常沉重。

    在这种耳濡目染的氛围里,苏夜依旧我行我素地干着自己的事情,有兴趣了才会去学习,做一下题。

    他现在压根儿就不是太在乎高考,满脑子都是“血”。

    高考再重要能有自己的小命重要吗?

    况且苏夜成绩也不算差。

    他现在的成绩每次模拟考都在550到600左右,这个成绩在不高也不算低,按照往年省内的一本分数线,过一本线问题不大,若是理综和数学难度变态,苏夜的优势更大。

    周六下午,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

    课间休息时,周慧慧拿着数学卷子转过身来,“苏夜,这道题怎么做啊?”

    苏夜定睛看了看,一道函数题,不是太难,花了几分钟就给周慧慧讲清楚了。周慧慧若有所思地咬着笔帽,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一条路走不通,换个思路就好了,解题模板都是死的,不是每道题都能套。”

    “我就只会死套模板啊。”

    周慧慧苦着脸,深感无力。再看看苏夜的桌子,除了几张卷子就空无一物了,回头看看自己的,叠了一大摞书本,都越过头顶了。

    她望着苏夜说,“你理科这么好,现在多看看英语和语文,多背一点书,高考肯定能涨不少分的。”

    苏夜转着笔,淡淡一笑,“谢谢你的提醒。”

    说完还是悠然自得地转笔,完全没有一点背书的觉悟。周慧慧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完全劝不动嘛。

    “喂,苏夜,你大学想学什么专业啊?”周慧慧眨着大眼睛,目光闪烁,充满了好奇。

    “计算机吧。”苏夜说出自己以前的想法。

    以前他是想什么赚钱学什么,计算机这个专业找工作简单,学好了工资待遇也高,关键是他自己对电脑也感兴趣。不过入魔后,苏夜就改变想法了,学医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方便自己采血。但苏夜又对学医没什么兴趣,如果有其它方便采血的路子,他一定不会选择学医。

    现在都还言之尚早,等到高考成绩公布后再考虑也不迟。

    “计算机很不错啊。”周慧慧说。

    “你呢?”

    “我想当老师。”

    “老师好啊。”

    “但我爸希望我考公务员。”

    现在家长最认同的三个行业,老师,医生和公务员,不过这三个苏夜都不喜欢。

    “选择自己喜欢的就好。”苏夜停下转笔,轻轻在桌子上敲了敲,“你可以听取别人的意见,但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这种道理你肯定听过不少,我也不多说,遵从自己内心就行。”

    “你就是这么想的吗?”

    “不。”苏夜摇头一笑,“我是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