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气复苏的世界 > 第四十二章 乱世
    天台上,夏日炽热的阳光打在苏夜的脸上,但他心中一片寒意,感受不到任何温暖。

    苍一的话就像一颗闷雷炸在苏夜心里,半晌回不过神来。

    他想过魔的出现会让世界大变样,但没料到到会这么严重.....

    苏夜楼下看去,那些熙熙攘攘的人们,那些欢声笑语的人们,那些洋溢着幸福笑容的人们,恐怕还沉浸在社会和平的美好氛围中,不知道即将有一场灾难降临头顶。

    苏夜闭上了眼睛。

    深吸了一口气。

    再度睁开眼时,脸色已经平静了许多。

    “苍一,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苏夜明知故问,眯着眼睛冷冷看着苍一。

    他不确定苍一所说的全都是真的,但有关魔的消息他信了八分。

    没有什么比自己的亲身经历更具有说服力了。

    唯一让他很疑惑的就是,自己分明就是一只魔,但不是完全符合苍一所说的特征。

    自己虽然需要吸血,但是其它特征并不符合。魔化后,自己并没有失去理智,体貌特征也没有太大变化,至少没变成郭天乐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关键是,自己吸收了那么多魔气,就从来没用出来过。

    那些魔气钻进自己体内,仿佛石沉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难道自己真如苍一所说,其实是一个血脉觉醒者?

    “我没必要骗你。”苍一平静地就像在叙说一件事实,“你可以不信我,但你的眼睛不会欺骗你,这个世界不会骗你,你亲手斩杀的魔就是最好的例子,未来,你也会碰到更多的魔。”

    “好吧。”苏夜耸耸肩,似乎默认了苍一的说辞,“但是你告诉我这么多,我又能做什么呢?”

    “杀了它们!”

    苏夜心头一颤,我杀我自己?不过他知道苍一说的“它们”不包括自己。

    “你不是想做一个好人吗?”苍一看着苏夜,“除魔卫道,就是一个好人该做的事情。”

    “...但它们也是人类吧?我说说,至少魔是人类变异而来的吧,它们也是被恶魔害的。”

    “不!从他们入魔那一刻起,就不是人了。”苍一眯起了双眼,寒声道:“收起你那些不必要的怜悯,魔和人类,不死不休!”

    “......”

    “如果我不干呢?”苏夜咬着牙,自己也是魔,也是受害者。但是自己从未有过屠戮无辜人类的念头,凭什么一定要死?

    苍一扭头看着远方:“你逃避不了的,所有人都逃避不了。潘多拉的盒子已经打开,魔的出现会给整个人类世界带来混乱,规则在不断被打破。你,我,所有人类都在混乱的漩涡里,实力越强,受到的引力就越大。只有毁掉混乱之源,人类才能生存下去。”

    闻言,苏夜沉默了许久,然后忽然笑出声来,自嘲道:“等等,兄弟,你别说得这么吓人好不好?还给我上升到整个人类存亡的程度了。我就一小老百姓,可能..就稍微比普通人强那么一点点,还要我去找魔的麻烦?魔不来找我麻烦我就烧高香了。”

    “你没法逃避的。”苍一重复道,“就比如,这次的绑架案!”

    唰!苏夜的脸上瞬间就阴沉下来。

    “我不是在威胁你。”苍一摇摇头,“我只是让你认清现实。无论你是自保,还是想保护他人,一昧逃避是没用的。”

    “去特么的。”苏夜冷笑道,“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想做什么就不想做什么,不需要你插手,魔也管不了!”

    说完,苏夜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跳下了大楼,眨眼间就消失在楼宇之间。

    苍一眼中闪过一丝怒气,扶着护栏的手中闪过一片雷光,噼里啪啦作响。

    “不识好歹!”

    若不是认可苏夜的天赋和实力,苍一很想出手直接把苏夜留下,甚至直接出手斩杀!

    他不允许魔霍乱世间,更不允许觉醒者仗着实力强大破坏人类社会。

    魔失去理智泯灭了人性,魔化后眼中只剩下杀戮,已经无法控制,但是觉醒者不一样.....

    苍一调查过苏夜的过往,清白一片,从小和父亲一同生活长大。直到去年父亲失踪,苏夜性格发生了改变。从对苏夜身边人的调查中发现,苏夜是一个我行我素,十分“唯我”的人。大多数同学并不喜欢他。但他却又能因为朋友被绑架而不惜性命出手,也会帮助一个跳楼的母亲。

    单从几份资料中很难分析出苏夜是什么人,苍一也看不透,也没人能完全看透另一个人。

    苏夜之前那一句“好人”让苍一思考了许久,或许....

    此人还是可以为之所用。

    “我说过,你是逃避不了的!”

    苍一冷哼一声,转身消失在楼顶。

    .......

    此刻,枫县某处居民住宅。

    阳台上,赵芬坐在一把躺椅上,拿着一封相册,一页一页仔仔细细地翻阅。

    相册中都是她儿子李睿的照片。

    跳楼的事儿发生后,赵芬在医院检查确认健康后,就被警察送回了家里。

    虽然身体无碍,但是精神上的打击却是没那么容易恢复。

    “睿睿....”

    赵芬抚摸着相片,泪水不知不觉地划过脸颊。

    到现在,她都没能再见到自己的儿子,连尸体都没看到。

    郭天乐手上的人命太多,埋在仓库外的尸体不知几何,很多已经面目全非,早期的尸体甚至都腐朽了,完全无法辨别死者是谁。

    其中是否有李睿的尸体,无从得知。

    当初发给她头颅照片的那个号码,警察调查后也一无所获,不知道是不是郭天乐在背后刺激这位母亲。

    “都是我不好...”赵芬的抽泣声越来越大。

    她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儿子死亡,丈夫彻夜未归,在外赌博败光家产,对于儿子的死亡居然无动于衷。

    她独守空房,等待的只有无穷的孤寂。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

    赵芬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一道冰冷森然的声音:

    “撒旦在地狱写下九寻十一诫,吟唱着圣歌。

    耶稣在人间历经七罪十四路,葬送了生命

    地狱的大门即将敞开,彼岸的黎明降临世界

    迷途的羔羊,当午夜钟声敲响之际

    以汝之鲜血为契,以吾之魔力为约

    缔结死亡血契!”

    赵芬挂掉电话,原本柔软无助的脸颊上闪过一道狰狞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