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38 启程
    听到各取所需四个字,达尔不禁笑了出来。

    幼龙吭吭的笑声在莫甘斯耳朵里,比暴风城正在修建的地铁中发出来的蒸汽机械摩擦的动静还要诡异,他有那么一刻甚至在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笑。

    “你笑什么。”

    “你在赌,赌我隐藏了什么,想用这些话赌我会向你坦白,但我没有什么可坦白的东西。”达尔分叉的舌尖顺着嘴边滑了一圈,他低着脑袋慢慢靠近莫甘斯这边:“或许你不知道,我出生自黑龙的龙蛋中,体内流着黑龙的血……暗影之血。”

    “如果你觉得我与黑翼龙族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那也只是你没有什么分辨能力。”

    “那你到底是什么。”

    莫甘斯将手放在达尔肩部的鳞片上。

    “放开!”

    幼龙嘶地一声发出警告的低吼,莫甘斯瞪大了眼睛向后退了好几步,才长呼了一口气,脸都吓得煞白。

    达尔对这样异族的直接触碰感到莫名的厌恶,自从变成全身都是鳞片的物种后,滑腻光秃的皮肤让他觉得恶心。

    “我没有恶意。”莫甘斯举起双手,接着问:“我的意思是,你的鳞片是紫色的,你显然不是‘黑’龙。”

    看来,与加塞尔佐格一样,来自暴风城的莫甘斯完全不知道黑石塔中正在进行的多彩龙实验。石堡的军队在整个部落和黑翼军团中的等阶太低了,甚至还不如黑石塔下层的那些守卫,根本接触不到这整个势力在黑石塔中所进行的一切。

    “我说不清。”达尔放低了声音:“或许这也是主人把我流放出来的原因呢,或许在他眼里,我只是个异类。”

    “不要说我了,你没有对我坦诚相待,莫甘斯。”

    “你什么意思?”

    幼龙慢慢靠近回来,用他澄黄的眼睛直盯着法师,说:“到底是什么难题,需要我这样一条龙去解开?如果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说不定我还会帮你。”

    “无论是你想要深入研究暗影力量,还是单纯只是想获得更强大的实力,亦或是你想要占据一片地方称王称霸,又或者你想要投奔黑石之王……这些我都不在乎。”

    “我不是奈法利安的工具,我只关心我自己。”

    尽管达尔在蒙骗面前的法师,但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一种真情流露。

    他每时每刻都想要摆脱黑翼的钳制,直接往天穹之中飞去,彻底离开黑石塔,离开这一片地方,但像他这样没有依靠的幼龙,最终也只能变成一些强大的财宝猎人发家致富的踏板,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似乎龙族的语言有着奇特的说服力,莫甘斯只是看着达尔的眼睛思考了一会儿,便说:“关于一本书,严格来说,是一篇论文。”

    “说吧,什么论文。”

    “兽人说的没错,你确实是个不一般的幼龙。”

    莫甘斯叹了口气,准备如实坦白了。

    “《乌尔的暗影魔法研究》,达拉然过去一位德高望重的暗影研究者,也就是书名中所说的那位乌尔大师撰写的。”

    “据说这本研究论文里提供了许多与兽人的术士们不同的角度去理解虚空和暗影的关系,但我有能力把书带出来,却没能力将它打开,这本书被封印了。”

    “乌尔说过,与暗影的交流会引人堕落,偏离原有的道路,因此他希望意志坚定的,能够掌控暗影之人才能与他在学术上进行讨论,我有足够的信心认为这就是解开这本书的密码——成为一个他认定的,有资格打开这本书的人。”

    达尔听到这已经有些不耐烦了:“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打不开他,幼龙。”莫甘斯说:“我有种感觉,那就是即使是我拥有能够与那些被暗影玷污的豺狼人对话的能力,也不足以翻开这本书的书皮,而之前跟随加塞尔佐格进攻石堡的唯一一个术士也完全做不到。”

    “也许这就是他的死因,一个被暗影奴役的可怜兽人……完全不能利用暗影的力量保住自己的性命”

    你也是,达尔内心这么想着,或许乌尔说的那些话就是针对莫甘斯这样的人,一个被暗影带进深渊还不自知的学者。

    说完,莫甘斯把视线又放回到达尔的身上,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这让达尔突然明白了什么。

    “难不成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打开那本书?”

    “聪明。”莫甘斯欣喜地说:“一条黑龙……至少是黑龙的后裔,一个暗影与火焰的造物,完美的诠释了虚空的所在,只有你这样的家伙才能打开那本书,不是吗?”

    “或许乌尔只是想与真正的暗影生物——虚空恶魔去进行交流,但他没想到得到这本书的人能与黑翼龙族的成员扯上关系。”

    “那我有个简单的条件,法师。”达尔说:“如果真的成了,让我也看看里面到底写着什么。”

    洛丹伦大陆,达拉然城。

    铺着紫色地砖的道路上,一男一女一对年轻人正在慢悠悠地散步,在这样一座似乎永远摆脱了贫困,肮脏和落后的魔法之城里,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和美妙。

    路两旁的乳白色高塔和楼房用淡蓝色的魔法石点缀,无论是不是魔法师,每一个达拉然的市民都知道如何与魔法和平共处,为他们的生活增光添彩,这也是为什么达拉然作为人类七大王国中规模最小的一个,但也是最为富饶和安宁的城邦,每一个达拉然人都以自己的身份和出处而自豪。

    相比较而言,暴风城作为战后才崛起的新星,大部分暴风王国里的人来到达拉然游览或公办事,还容易暴露出一种暴发户式的自卑心理。

    不过,与周围亮丽繁华的城内风景相比,女孩脸上的阴郁却有些与之格格不入,旁边比她高了整整一头的结实男人大步流星向前走着,女孩却好像始终有话要说,却说不出口。

    “怎么了,奈亚。”

    男人好像察觉到了她的异样。

    “哥。”女孩抬头,撩开淡红色的遮眉短发,认真地说:“这件事……我认为不是小事。”

    “一条黑龙而已,法师圣所一定是过度反应了。”男人摆了摆手,低声说:“如果他们几年前与肯瑞托共同对抗过耐萨里奥,根本不会为这样突然出现的一条幼龙大惊小怪。”

    “耐萨里奥死了,不代表他的子子孙孙就要跟着一同陪葬,我们估计还要被这些小坏蛋们纠缠数百年,但这都比不上北方的要紧事让更重要……毕竟那直接威胁到了龙眠神殿。”

    “我想去南方看看。”女孩说:“如果真的是新的龙族,作为生命守护我们要负起责任,把他们从兽人手中拯救出来。”

    “奈亚丝塔萨,如果真的是新的龙族,我也不会推卸,但目前证据还远远不足。”男人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扶住妹妹的双肩,说:“如果你只是觉得自己需要找点事干……可以去东边的敦霍尔德堡去看看,听说那里将会举行一场兽人竞技会,到时候洛丹伦的王子也会前去,你不是一直想看看那个‘黄金男孩’的模样么?”

    “你怎么说这些……”女孩瞪起了眼。

    “你现在还是一条幼龙。”男人的语气变得严肃:“南方比这里危险得多,就算是女王得救,还有很多对红龙有着极端恶意的兽人盘踞在那里,他们可不是收容所里那些垂头丧气的家伙。”

    “正因如此我才想要证明自己能像哥哥一样独当一面。”女孩说得非常坚定。

    男人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好吧,但答应我,要先去一趟暴风城,跟那里的法师们交流一下,记住不要坦白你的种族,只要说你是克拉苏斯大师的学徒就好了。”

    “我明白。”女孩点了点头。

    “记住,奈亚。”男人盯着女孩淡黄色的瞳孔道:“保护好自己,时常给达拉然写信。如果收不到你的消息,我瓦拉斯塔兹哪怕是把整个黑石山掀翻,也会亲自把你给抓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