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36 苦工的盼望
    “达尔,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维姆萨拉克统帅愿意派你来支援石堡的战斗了。”督军加塞尔佐格笑着走到幼龙面前,高兴地说:“人类法师果然不是你的对手!”

    一旁的萨瑞尔祖恩中尉虽然只觉得羞恼,但他也只得闭嘴。

    自己带领的一整支小队去偷袭已经被吸引走了一部分兵力的据点,却以失败告终;而这条被看不起的幼龙本来是为了吸引火力的,竟然硬生生达成了本来应该他的整个小队要达成的目的!

    兽人并非彻底的愚蠢,这条幼龙比起曾经被龙喉兽人奴役的红色幼龙强大得多,他已经没有与之叫嚣的资本了。

    要是这幼龙记仇,找一个月黑风高之夜随便把自己撕成碎片也没什么大的难度。

    达尔没有回应加塞尔佐格的话,也懒得多看中尉一眼。他虽然脱离险境,但越来越觉得为这些黑石兽人作战令人作呕,这些家伙要么贪生怕死,要么自以为是。

    身在黑石塔里的兽人们至少个个在雷德·黑手的带领下还有那么一点外在的精气神,而这里的士兵,就算是守护在督军身边的精英也像是一个个帮派土匪。

    如果没有自己,石堡是怎么支撑到后来黑石兽人占据了大半个赤脊山地区的?

    到了第三次大战结束后的时间点,黑龙与兽人结盟的事实已经基本公开,龙人与黑色的幼龙在燃烧平原上四处游荡,与联盟士兵和黑铁矮人争夺地盘。大概也能够放开手脚,支援赤脊山黑石氏族的战事了吧。

    回到石堡,恢复冷静之后,达尔在塔顶的巢穴中回想最后那拯救了他性命的“时间静止”,似乎与青铜龙的能力有关。

    作为拥有五色龙力量的多彩龙,掌握青铜龙的能力并不奇怪,只是达尔有些回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样的境遇下发动了时间静止的能力……就好像一开始冰霜与火焰的吐息,或者从萨拉塔斯那里所获得的腐蚀魔法一样,不小心突然发动,重复就变得很困难。

    想到这,他不禁有些后悔没能趁机把那些跟自己交手的人类全都杀死,至少要干掉那些法师。

    这下,还不知道那些法师回去要跟暴风国王,或者法师公会中的人怎么报告这次遭遇战,或许会当成偶然的异象,或者会非常重视,引来更强大的法师或者军队,石堡到时候说不定会面临更严重的围攻。

    休息过来之后,他倒是忘了自己当时有多么狼狈,恐怕再也调不出精力去一个个处置敌人们了。

    到了正午,达尔还在酣睡的时候,一个兽人苦工搬着一大摞野猪肉上了塔。

    苦工翻开顶上的木盖探出头,先是左右张望了一阵,然后把肉轻轻放在幼龙的面前,整个身子爬了上来。

    之前的几次喂食,苦工从来没有上来过,这次他竟然爬上来就那么看着,久久没有回去的打算。

    达尔当然察觉到了有人来到了身旁,他抬起眼皮,这动作让苦工吓了一跳,连着后退了好几步撞在垛墙上。

    “你要干什么,兽人?”他问:“把吃的放在这,然后滚。”

    “对不起……”

    苦工试着往回探了一步,问:“我有问题。”

    达尔的好奇心让他的敌意略减,一个苦工能有什么问题?

    “我听说,兽人可以变成龙人,这是真的吗?”兽人苦工哆哆嗦嗦地说着,声音放到几乎像是蚊子叫,使得连幼龙都只听了个模模糊糊。

    “变成?”达尔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大概吧。”

    在黑石塔里呆的时间久了,连他也在“晋升”这个概念里无法自拔。

    对于龙族来说,将凡人转化成一个龙人是对凡人至高的赞许,使他们能够有荣幸为这个大陆上最强大的种族效忠。

    当兽人提到“变成”这个动词时,就好像受到了狼人诅咒似的灾难,与那种赐福完全无法联系。

    “无论是什么兽人,龙喉氏族,或者黑石氏族,都可以成为龙人吗?”苦工来了兴趣,他凑到前面来接着问:“我听其他兽人说,龙喉氏族跟龙最亲近,他们更容易变成龙人。”

    “这之间没有联系。”达尔抬起胸膛让自己的仰视变成平视,接着说:“就连人类都有成为龙人的可能,但更多的细节你不应该问我,而是应该询问其他的龙人,毕竟他们都从头到尾经历了一遍。”

    “那您,尊敬的龙,有没有能力让一个兽人变成龙人呢?比如我……”

    兽人的声音压得更低了,但达尔明白为什么他这么胆怯。

    无论是黑石氏族还是龙喉氏族,此时在黑石塔效忠黑龙的部落当中仍然存在着这样一个政治正确,那就是不能主动要求变成龙人,背叛对雷德·黑手和部落的效忠。

    在石堡这孤立于黑石塔之外,不受奈法利安直接控制的部落据点,自然也是这样的。

    但这阻拦不了普通的底层兽人对强大力量的追求,面前这个苦工就是绝佳的例子。

    “我不行。”

    达尔的回答让兽人无比失望。

    “可是……”对方仍然不愿意放弃:“你独自一个冲破了那些人类法师的防御,我虽然没能亲眼见证,但我曾经在北方被人类法师俘虏过,后来又逃出来,当时那个进攻我们军团的法师简直像个神一样。”

    “老实说,在有消息说暴风城要派法师来赤脊山攻击我们的军队时,我以为石堡已经完了。”

    “所以你可以理解我现在看您的态度,我是真心崇拜龙族的,我想要成为一个龙人为您的种群效劳。”

    说着说着,兽人感觉自己声音好像有些大了,又再次放低了音量问:“或者说,能不能告诉我如何才能获得那样的力量?”

    “守住石堡,然后被调回黑石塔,或许会有机会,兽人。”

    达尔虽然老老实实地回答,但他知道,一个苦工是绝无机会被奈法利安那样有能力让凡人晋升为龙人的巨龙多看一眼的。

    “那我必须好好战斗,给您留下一个好印象了……毕竟您是主人亲自派来的龙族勇士。”苦工裂开嘴微笑起来,像是看到了希望。

    “如果是黑龙主人让我晋升,我会变成一个黑色的龙人?”他开始自言自语:“如果是红龙呢,我会不会变成一个红色的龙人?我没有见过红色的龙人……”

    “滚出去,蠢货。”达尔已经不耐烦了。

    “是……是!”

    苦工握拳砸了砸自己的胸膛,转身掀开木盖子跳了下去。

    尽管这个苦工显得又怂又蠢,但他的话还是让达尔得到了一点以前从来没想过的灵感。

    那么多彩龙,能不能使凡人晋升为紫色的多彩龙人?

    至少多彩龙人是存在的,曾经的游戏经历让达尔确认这一点——在那个时间线的黑石塔里,到处都是多彩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