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34 非凡异象
    来自密林中的震撼打断了激烈持续的战斗,幼龙和法师们,还有湖畔镇和暴风城的士兵们纷纷往东南方向望去,一股火球带着黑烟从林中冉冉升起,幸好位于止水湖畔较为湿润的空气围绕着那片地方,才没有立刻让周围的树木和草地延烧起来。

    “我们的营地……”一个法师已经被这情况吓得呆住,他看向自己的同伴问道:“要不要回去?”

    然而他的同伴还没有给出回答,达尔已经抓住机会再次发动进攻,他的双翼猛扑一下让自己腾到半空,接着俯冲下来,数百公斤重的庞然大物猛砸下来,让还处在懵然状态中的法师们躲避不及,一个法师被扫过来的龙翼拍中胸口飞出去撞在石头上当场昏迷。

    “这里的符石也处在危险中,我的同事们!”另一个穿着白袍的法师高喊着让自己的同伴们重新振作:“杀掉这条幼龙,至少我们能够为王国根除一个祸害,我们必须相信在另一边战斗的士兵们,他们一定能够应付那些狡诈的兽人!”

    一个年轻一些的法师无助地应道:“可能有豺狼人帮助他们……老师!”

    达尔听到“老师”二字,转头过来盯住那个白袍法师,他知道自己一旦将这个带头的家伙处理掉,剩下的两个法师一定会信心受到重创!

    “去东边营地里截杀你们的……都是石堡最强大的武士,人类。”

    幼龙用冷冰冰的声音说着,他的通用语都是传承自长辈的记忆,以及奈法利安在实验中向多彩幼龙们脑中灌输的信息,因此在说出来时显得咬牙切齿。当然,这也跟达尔此时的得意有关系。

    他完全感觉不到自己曾经与这一批皮肤白里泛红,黑发或褐发,直立行走的高级猿猴曾属于同种,他只是一条龙,而现在想要把这些挡路的家伙彻底抹除……

    “你竟然会说通用语。”年长的白袍法师惊讶地说:“等我们把你处死,将你的脑袋摆在暴风城或达拉然的图书馆里时,会在你的标签上写上这句话的——通用语口音极重的有翼恶兽。”

    “至于我们的营地,其他地方的法师们会前往支援的,法师圣所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阻止第二次豺狼人战争的努力就此灰飞烟灭。”

    “你只要乖乖的受死就好了,恶龙。”他举起手中的长杖,指着达尔说:“我本还期望你只是一个游荡至此的稀有野龙,现在我确定了,你也是跟那些堕落的红龙一样,受黑手部落的驱使!”

    话音未落,达尔挺起胸膛半直立起来,双翼猛扇一下将尘土带起,在模糊不清的灰尘中朝着法师们喷吐了一口巨大的火球,火焰带着砂石卷集起来,让法师们纷纷散开躲避。

    然而正当达尔准备趁乱将法师们一个个击破时,只觉得后面突然剧痛,他扭过脖子低头看去,一根长长的鱼叉已经没入了自己的腰里。

    他下意识地低吼了一声,伸头过去咬住鱼叉想要将其拔出,但倒刺已经紧紧勾住皮肤和血肉,他只是轻轻一碰便是更剧烈的疼痛。

    愤怒不已的幼龙拉住绳子一拖,两个士兵受不住这力量被拖拽进还未散去的烟尘,达尔后腿瞪起,用半个身子的力量压在前爪上,猛踏在其中一个士兵的头盔上,那钢制的头盔当场被压成了一个饼,血和头骨飞溅出来喷的到处都是。

    “纳命来,恶龙!你杀了我的兄弟!”

    另一个士兵爬起来,拔出腰间的匕首叫喊着扑过来,幼龙刚想挥出爪子将他击飞,却不想整个身子再次被奥术力量纠缠住……

    “呃啊!”

    达尔回过头来看着那些已经重整的法师,他感觉情况有些不妙了,因为自己的体力已经接近极限。

    “我们重新控制住了他!勇士们,过去给他最后一击,胜利就在眼前!”

    白袍法师的嗓子已经喊哑,但还是用力喊到破音:“为了王国!为了乌瑞恩!”

    “为了王国!”

    一个盔甲碎了一半的士兵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双手持着短剑踩着达尔的后腿膝盖跳上半空,准备加上自己的体重,将这把剑狠狠刺入幼龙背部心脏的位置。

    这些从小在艾尔文森林中捕猎,与狼和野熊周旋的猎手们,都知道野兽的弱点是哪里……就算面前的是一个神话生物,也应该差不了许多。

    达尔通红的双眼紧紧锁死在这个跳在半空的士兵身上,他的恨意和活下去的欲望如此旺盛……以至于浑身的紫色鳞片都微微翘起,显得整个体型都变大了一点。

    然而之后的发展却令他意想不到,那个士兵就那么停在半空,像是被冻结在那里……不,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达尔回头望向法师们,周围的一切,包括被自己的尾巴和四足踩飞出去的砂石都静止不动了。白袍法师脸上的神情就凝固在那一阵极富有激情的宣讲上,唾沫横飞。

    是的,连那些唾沫也停住了。

    达尔没有仔细思考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此时此刻他是整个场景里唯一能动的东西,但这个情况保持不了多久,他已经用余光瞄到空气中的颗粒在微微颤动,越挪越快了。

    幼龙咬了咬牙,再次鼓动力量摇翼进入天空,他转身望着那停滞的一切,毫无束缚地朝着那一座受到法师保护的符石喷射出一颗火球,接着往石堡的方向窜去,连火球的爆炸都不敢再等。

    无论自己的最后一击,或者另一边萨瑞尔祖恩的突袭成不成功,这个行动都必须结束了,他险些丢了命!

    遥远的北地,数千公里之外的雪山上,一个小女孩突然抬起头来望向南边。

    实际上她并非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侏儒,一种身高只有正常人类一半的温顺种族。

    尽管这里气候寒冷使得女孩和她身边的高等精灵男子眉毛和头发上都挂满了霜,但女孩穿的并不多,只有一件金色的长袍和白色的衬里,好像温度完全困扰不到她。

    显然,无论是侏儒还是高等精灵,都不过是这两个强大存在便于在凡间行走的伪装罢了。

    “你感觉到了吗,安达勒尔姆?时间流的扰动,虽然并不强烈……”

    “唔……”高等精灵抬起头来瞄向女孩所望的方向,感受了一会儿说:“并没有,尊敬的克罗诺姆。”

    “但愿是我过于敏感了,继续前进吧,希望这次旅行能够调查出坠落在诺森德雪山当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尽管这么说,但女孩还是对着南方盯了一会儿,她相信自己的感知能力,南方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作为守护时间的青铜龙族,她必须对时间流的任何一点波动都万分小心,这趟回去,她必须将这件事报告给时光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