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33 纠缠
    多彩龙最大的特性便是对魔法的极高抗性,对一条多彩幼龙维持减速术对于施法者来说是及其困难的尝试。

    站在山坡上的法师已经满头大汗,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条龙如此特殊,单单是在天空飞舞,没有施放任何反制措施便让自己的控制魔法这么吃力。

    达尔展开双翼盘旋回来,朝着那个引导减速术的法师喷吐火球,火球在夜空中抖动着砸过去,最终击中一个圆弧状的隐形护盾上爆裂开来……碎火花和黑烟在护盾上来回弹射,最终引燃地上的一片杂草。

    这一下自己身上的减速术果然削弱了许多,对方的精力吃紧,恐怕维持不了多久了。

    危机并没有结束,其他两位法师已经趁着达尔与同伴缠斗的时机来到了近处,一束束闪着淡紫色微光的奥术箭自地面飞射过来。

    达尔只是在天空中挪了个身子,奥术箭便打丢了数发,只有一发打在他的脖颈上,但也只是打下了鳞片上粘连的泥土,根本没有造成实质性的损伤。

    “魔法效果很有限……”

    “把他困住,让士兵们射击!”

    说着,几个法师共同开始释放减速术,这些人既然能被派到赤脊山执行任务,就算不是真正的奥术大师,也是学徒当中的佼佼者,他们合作释放的魔法威力已经足够强大了。

    达尔瞬间寸步难行,他在半空中挣扎了一阵,想要往高处抬升以摆脱法师们的魔法有效距离,很快人类士兵们意识到了其动机。

    “重弩!那条龙想要逃了!”

    一个军官样貌的人类站在高处高喊着,他没有装备任何盔甲,身上的衣服烧毁了大半,脸上也有烧伤的痕迹,看起来是自那个被炸毁的营帐中幸存下来的。

    几声爆裂的枪响自营地旁的山石后传来,铅弹擦着达尔的耳边蹭过,但还是有一发击中了他的腿部。火药武器的威力不是弩箭能比的,这一发铅弹深深扎入鳞片缝隙,暗红色的血液流了出来。

    这一受伤,达尔浑身的魔法抗性减弱了不少,减速术的效果也就更加明显。

    他扭过脖子朝着呼喊重弩的军官喷吐出一股火炎,这一团火在天空中划过一道桥似的轨迹泼洒在军官周围,灼烧树木的噼啪动静吞没了对方的惨叫。

    法师们眼看着军官被火焰吞噬而无可奈何,此时他们必须集中精神困住那条龙,否则就要被他摆脱了,根本腾不出手去帮军官抵挡伤害。

    “该死的……”

    一个法师咬了咬牙,一边加强施法的力度一边对着一旁还在装填弹药的士兵们喊道:“快,听你们队长的话,把重弩搬出来,他一定是想要用鱼叉把那个怪物拉下来。”

    几个拿着剑抬头看着的战士还处在队长被火烧死的恐惧中,竟然这一会儿没有任何反应。

    “还愣着干什么,我们也坚持不了太久,那条龙不正常!”

    虽然没有深入参与过两次大战的士兵们来说,出现龙这种生物本身就不正常,但他们被法师这一喊还是回过神来,冲进被烧毁的营帐废墟中去,重弩就摆放在里面。

    士兵们将剑盾扔下,推搡着跑进营帐的废墟翻找着队长所说的重弩,他们在这条幼龙出现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东西是拿来做什么的。

    “之前小约翰说这弩大的能射死一头红龙了,我还以为他只是用某种修辞方式……”

    “别说什么‘修辞’了,语言学家!”另一个士兵扒开几道木梁,将底下用皮革包裹着的弩拖出来,说:“快带上绳索,我们今天一定要将这头龙擒住把他的脑袋挂在暴风城的新城门上,作为新城建成的祝贺!”

    想到那个场景,几个士兵都显得极为兴奋,到时候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和普瑞斯托女士一定会好好嘉奖他们。

    达尔紧咬着牙向高处飞行,想要摆脱法师们的束缚,但他因为减速术而导致双翼摆动的十分吃力和缓慢,难以让气流托住自己保持在空中,反而有下降的趋势。、

    法师们虽然满头大汗,几乎快要坚持不住,但看到事情正朝着对他们有利的方向发展,也就强撑着继续施法。

    搬着重弩的士兵们来到了法师旁边,将弩抬起来对准幼龙,另一个士兵将带着绳索的鱼叉安装完成,眼看就可以发射了!

    嗖!

    鱼叉飞射过来,达尔准确用长尾将鱼叉打掉,绳索晃晃悠悠落入深谷,但他因为这一个动作失去平衡,被法师们用奥术直接拖向了地面……

    幼龙撞在地面的那一刻砂石和尘土都被撞飞出去,士兵们匆匆围上去,打头的那一个捡起狮徽鸢盾冲进尘雾,却又嚎着飞了出来,险些跌下悬崖。

    达尔用头上的角猛撞在第二个冲过来的士兵身上,像一头被围住的公牛一般杀向面前的斗牛士——法师们的方向,法师们见状纷纷施放闪现术向两边躲开。

    正当达尔准备回过头来再次进攻一个离得近的法师时,一道绳网盖在了自己头上。

    这些都是北方的矮人们送给暴风王国对付红龙骑士的装备,人类士兵们本来连龙的存在都不能相信,却没想到现在所有的装备都派上了用场。

    达尔的口中先是喷出一团团烈焰,却没想到这些绳索根本不怕烧,他在原地挣扎了一阵,与那些士兵周旋几圈,又吐出一股冰霜将绳子冻住,终于撞在石头上把绳子撞裂开,才挣脱出来。

    “这到底是是个什么鬼东西?!”

    一个法师擦掉额头上的汗,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种又能吐火,又能吐冰的怪龙在图书馆最荒诞的游记里都没有见过。

    他还没回过神来,达尔已经朝他喷了第二口火,这一下烧坏了他深蓝色的法袍和上面的金线,又燎掉了几撮头发,才让他想起来撑起火焰防护的法术。

    “不要走神!”

    同伴提醒着,一边向幼龙施展一个进攻法术,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进攻,但在他内心深处……这完全是未知的新敌人,而且对法术的抗性极强,这样没有目的性的进攻就是浪费精力!

    面前的幼龙几乎看不出疲累的迹象,而他们赶来支援的法师和这里的几个士兵可能还要与之缠斗一会儿。

    就在他盘算着怎么找出破解方案时,东南边森林的另一边爆发出一声巨响!

    那是来自他之前守卫的营地的方向,难道兽人趁机袭击了那边?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