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32 突袭
    一道阴影掠过人类营帐上方,昏暗的月夜什么都瞧不清楚,站岗的卫兵只是抬头望了一眼便放下头去。

    赤脊山一带的秃鹫在兽人战争之后数量大肆膨胀,现在已经变得十分猖獗,经常进入农田甚至村镇内抢夺村民的食物,经常在野外巡逻和扎营的王国士兵们自然也见怪不怪了。

    “列兵查尔斯!”

    身后亮着油灯的营帐内传出喊声,士兵应着回头,突然之间阴影降落在他的头顶……他还没来得及抬头便被一个掠爪拍飞了头盔,整个脸皮都在这一股巨力之下削的血肉模糊,翻飞出去滚了几圈才摊在一块石头旁。

    幼龙降落在地房外的岗哨位置往营帐看去,门帘刚被掀开,他张开蛇般的巨口直接喷吐过去,一片明炎像射出的烟花一般自山顶炸开,整个营房顿时燃成一大团火球。

    过了差不多十几秒钟尖叫声才响起,然而已经被噼噼啪啪的木支架烧裂的动静掩盖。

    “敌袭!”

    这一句通用语让幼龙的脑子恍惚了一阵,这种语言与他曾经熟悉的英语如此相似,以至于他瞬间模糊了两个世界的界限,但这阵恍惚也只持续了两三秒罢了。

    一个穿着硬皮甲,披着蓝色披风的弩手从营地另一边的草丛后窜出来,脸上的惊恐在漫天的火光中暴露无疑,他抬起手中的轻弩,像是慌了神般的击发出去……达尔低了低头便用结实的头角将弩箭撞成碎片,随后扇动着双翼加速往这边冲来!

    在人类的眼睛里,一条幼龙的冲击力远远强于一头高大的棕熊,他手里还在装填的弩箭当场脱手,惊吓地往后撤去,却被头角直接撞穿了胸腹休克过去。

    就在达尔进攻这个弩手时,数支弩箭自左侧射来,但却纷纷被他暗黄色的翼膜弹开,只有一支箭插进了翼膜当中,但对于习惯了痛苦的达尔来说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他转头望着那三个站成一排正准备射出第二轮箭矢的弩手猛地喷吐出又一波烈焰,却不想这一股火光像是被大风逆吹一般四散开来!

    某种防护盾吸收了他的吐息!

    “一头龙!”一个年轻的声音高呼着,这声音里满是镇静和淡然。

    “我们需要火枪!”远处的士兵们乱成了一团:“弩箭伤不到他,这是一头货真价实的龙,神话成了现实了!”

    “我早就说过兽人会带龙来进攻!”

    喊叫声四起,黑漆漆的山崖顶上命令和应答的叫嚷一波接着一波,面前的火炎黑雾散去后,一个穿着灰袍,高举着右手的年轻法师显露身形。

    “你遇到对手了,红龙。”法师自信地说:“我正是暴风城最有天赋的火法师之一,不过能与艾泽拉斯上最有天赋的火魔法使用者对抗是我的荣幸。”

    说完,法师双眼微眯,双手持在胸前做了一个抓握的动作,口中念念有词,一道道火炎凭空出现,与地面上的尘土和砂石凝聚在一起形成一身熔岩护体挡在身前……

    就在这同时,一声炮仗爆炸似的动静从斜前方传来,草丛中不知道是谁偷射了一枪,子弹打在达尔的肩膀上炸的数块鳞片脱落下来,这才让他感觉到了疼痛。

    达尔嘴角咧了咧,动了动眼珠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他尾巴像是一条巨鞭似的一下将一个企图绕后的持盾步兵打飞下山去,接着往侧面的火枪手方向冲去。

    “别想着绕过我!”

    一道火球从法师手中抛射出来,刚跑到一半的达尔被这一股火球炸到腋下,向一边退后了几步,然而这一股烈焰的冲击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伤害。

    幼龙冷笑了一声,看起来却像是发怒一般喷出一股鼻息。

    几支弩箭再飞了过来,达尔熟练地用翼展开将箭支拍碎甩到半空,回过头望着那法师。

    “我惹怒了你。”法师笑着说:“或许当我回到暴风城后,可以跟我的同事们吹嘘几个月了,正面与一头恶龙对抗。”

    “来吧!再次用你的烈焰考验我的学识!”

    一股冰冷之息鼓动着达尔的胸膛,当他张开巨口时,紫红色的舌根喷吐出的却是湛蓝到发白的一股寒气!

    狂风席卷着冰棱向四周炸射,法师脸色巨变,召唤到周身的火炎之盾宛若无物一般被瞬间蒸发,他的四肢僵硬的几乎无法动作,整个人跌倒在地上,痛苦的连话都说不出了。

    “快!快!想尽一切办法保护……石阵!我的同事还在维持仪式!”

    幼龙刚想出手把他的脑袋拔下来,一个举着长矛的暴风城士兵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在他嘴中的寒冰吐息刚刚散去时将矛尖狠狠没入了他的尾根部的鳞片间。

    达尔痛地叫了一声回过头来,举起爪子砸在士兵左手举起来的盾牌上,将他整个人拍飞出去滚了几圈倒在地上。

    士兵踉跄着刚要爬起来时,被龙尾拔出来的长矛直接插进他的大腿,士兵惨嚎一声握住插进地里的长矛开始痛哭,再也站不起来了。

    就在这时,那个因为突然的霜冻几近丧命的法师用最后的力气念动咒语往天上投了一发火焰弹,幼龙抬起脖颈望着火焰弹在高空中爆裂……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果然,在不远处的更高处的山坡上,一道道淡紫色的奥术光辉在黑夜中闪闪发光,法师们前来支援了!

    达尔用双翼挡住了几下射过来的弩箭,后撤几步挪动着十数码的身躯往后撤退,而士兵们明显不想要放过这头可能祸害整个赤脊山,甚至整个暴风王国的怪物,纷纷歇斯底里地叫喊着冲了过来。

    然而幼龙的速度岂是普通士兵能比的,达尔猛地扇着翅膀窜上半空,绕了个圈往北边窜去,当然他一旦到了半空便放低了速度……毕竟他不能让这场混乱迅速结束,一定要等到兽人炸毁东边的人类营地才行。

    就在这时,他只觉得身体越来越沉,扇动双翼的难度越来越大,飞行越来越困难,好像整个身子都陷入了泥沼……

    原来,自己的鳞片上已经覆上了一层闪动着的奥术光芒,虽然不明显,但他已经中了某种奥术魔法,大概率是减速术之类的削弱法术!

    幼龙回过头来,看到一个刚刚传送过来的法师正引导着一股奥术能量,与困住自己的能量十分协调,逃是逃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