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31 准备进攻
    第二天傍晚,石堡中尉萨瑞尔祖恩已经带着四个黑石氏族最精锐的前锋返回了石堡,中尉一身火红色的板甲,手里拿着一把两次战争期间从暴风城的骑士身上缴获来的长剑,留着两条绳绑的黑辫一直搭到腰部,一看就是不好惹的样子。

    加塞尔佐格在石堡主楼门口与萨瑞尔祖恩会面,而后者脸上的神色明显不太好看。

    “那头龙就这么站在我们的头顶上?!”兽人中尉刚走进大门便指着在塔楼顶探着脑袋的多彩幼龙大喊着。

    “这次……是黑石氏族证明自己的机会,督军!大酋长完全不必依靠黑龙来重振部落,赤脊山的问题我们完全可以自行解决!”

    “部落几年前差点攻下湖畔镇,你忘了吗?但那时候有安度因·洛萨从中作梗,我们在湖对面的原野上面对的是整个联盟最精锐的部队,所以才不得不撤回黑石塔。现在暴风城已经被摧毁过一遍了,胜利就在眼前,我们面对的部队不过是一些残兵败将!”

    “让那头龙滚开……”

    加塞尔佐格走上前去用手钳住他的硬皮肩铠训斥道:“听从命令,中尉!石堡现在面临多个方向的进攻,湖畔镇的暂时退却也只是想减少伤亡,人类以为自己快要赢了!你一个人能对付几个法师?”

    “至少让我试试。”萨瑞尔祖恩挥着手里的钢剑:“我不会给那些法师念出一个词的时间。”

    “那就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发挥你的能力。”加塞尔佐格拍了拍中尉的脸说:“目前我们必须联合所有的力量。有一条龙帮助你,我们说不定可以少死几个兄弟,目前每一个黑石氏族的成员都是无比珍贵的财富,你不同意吗?”

    萨瑞尔祖恩喘着粗气想了一会儿,但还是说:“我不信一条龙有什么本事……它最好不要给我们添乱。”

    “是‘他’,注意你的用词,兽人。”

    达尔站在高处,早已经对这个黑石中尉的恶劣态度感到不满,如果不是现在整个石堡的兽人弩手和矛手都在盯着自己,而自己身上还有帮助石堡进攻湖畔镇的任务,他可能在五分钟之前就俯冲下去挖出对方的脑子了。

    “他!”中尉赌气似的重复了一遍。

    督军抬头看了一眼幼龙的态度,他感受到了那股怒意,只得低声劝告道:“你是我的战友,萨瑞尔祖恩中尉,此前在许多事务上我尊重你的意见,但这次要尽量服从。”

    “大酋长的父亲统治我们时,整个部落团结一致,势不可挡,就是因为严格的秩序。奥格瑞姆虽然更尊重属下的意见,但很快我们便成了一片散沙,被联盟各个击破。”

    “为此雷德酋长要恢复他父亲统治时期的铁腕,就算远在石堡,也要尽量维持他所支持的风气。”

    听了这些话,萨瑞尔祖恩摇了摇头说:“我愿意为你进攻那些法师建造的法阵,但我听了之前斥候给我说的事后,不希望你把过多筹码放在那条幼龙身上,你这是拿我们这些突击队成员的生命在赌!”

    “我愿意负起责任。”

    加塞尔佐格言辞恳切,他知道萨瑞尔祖恩只是一个有勇气,有战力的先锋,但他看不到那些人类法师有多么强大,也不知道石堡现在多么需要一个扭转战局的机会,任何帮手都十分必要。

    虽然他目前对一条龙能做什么也抱着怀疑,他不能用打击的话来挫败自己战友的信心。

    中尉没有再说什么,他带着督军给他准备好的一群精英勇士和自己的三位亲兵离开了石堡城门,对于那个停在高处的幼龙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加塞尔佐格一边安排着让黑石战士们背上炸药和从黑石塔带来的缴获矮人的手雷,一边跟高处蹲着等候的幼龙说:“关键时刻快要来临了,幼龙,你知道你要对付的是什么吗?”

    “两位法师负责法阵石,二十名军人包括六名弩手在内,还有至少两个在帐篷中负责搭建法阵之石的法师学徒。”达尔说:“这是我上次观察的结果。”

    “人数不少。”督军点着头:“到时候你肯定要面临更多人类的威胁。”

    “我只能祝你好运,如果战局失去控制,我必须坐镇石堡面对可能到来的反击。”

    “我建议你也带着一队弩手随时准备支援刚才那位中尉。”达尔劝道:“如果我和他都失败了,也就意味着石堡也撑不久。”

    说完,他没有等待对方回话便跃下高塔,往北方的高地飞去。

    入了夜,月亮刚刚挂上赤脊山最北方那座死火山的尖顶,这是达尔与加塞尔佐格商议好的出击时间。

    人类的营地已经燃起了火焰,营火不远处一座被士兵和工匠们围起来的巨石上镌刻着一道泛着蓝光的符印,那便是一道符石,被精灵们用来支撑一道魔法阵列的锚定设施。

    一位法师正在一旁继续施展魔法,他的手中一道道释放出奥术之芒,白色的卷发因为魔网的响应而来回乱飞。这一刻,所有的人类法师都集中精神准备仪式完成的最后一刻,以期能够阻止石堡里的邪恶把整个王国里的豺狼人调集起来围攻暴风城。

    几十年前暴风王国还未崛起时,他们的先辈曾经与豺狼人进行过一场旷日持久的血腥战争,在很长一段时期内,王国居民都活在豺狼人的阴影之下。

    虽然人类获得了胜利,豺狼人逃入了王国未经开发的荒野之中靠时不时的掠夺和拦路抢劫为生。但如今王国里的普通百姓已经淡忘了这场战争,对他们来说野外藏匿着的豺狼人甚至不如灰狼更有威胁。

    只不过,熟读历史的法师们绝不能允许类似惨剧再度发生,尤其是由兽人入侵者主导……

    突然,一阵阵沉闷的鸟鸣声自南边的森林里传来,这是一种特殊的鸟——风鹏的叫声。

    说它特殊,是因为这种鸟并不在艾泽拉斯存在,它是德拉诺的生物,那里是兽人的家乡。

    达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盯紧了月光下的暴风城营地和在火苗之上猎猎作响的达拉然旗帜,是时候出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