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07 蛛穴之围
    婴儿尖叫似的刺耳动静同时从洞穴的两头传来,被夹在中间的矮人和雏龙警惕地来回张望,而矮人更是吓得大汗淋漓,握着斧子的手不住地颤抖。

    “妈的,妈的。”黑铁矮人的声音有些结巴,他紧盯着雏龙身后深邃的洞道说:“都怪你们,你们惊醒了烟网主母!”

    “我要走了,自己等死吧。”

    矮人嘟囔着,拿起摆在不远处的铁圆盾,往自己身后的方向看了看,接着跑了出去。但还没过几秒钟又返了回来,五官已经因为恐惧扭在了一起。

    “他们从那边过来了,往另一边,那边!你还不跑?”

    他向着雏龙身后的方向逃出去,然而没过几秒钟又折了回来。

    矮人蹲在原地喘着粗气,他第一次跑过去的方向上,蜘蛛群已经从阴影中遁现,它们身上的蓝色几丁质反射着从洞顶的石缝中漏下来的火光,显出微微的紫色和橙色,再加上蜘蛛那一排排小眼睛所泛出的白光,将黑暗的洞道映成一片不太明显的灯光展会。

    “天杀的,我们被包围了。”

    “很奇怪吗?这里是蜘蛛的老家。”

    王东语气平静,经历了刚才那一番与蜘蛛群的混战,对蜘蛛已经没有那么多未知的担心了。

    历经了一次差点被杀的体现,他情绪已经没什么波动。更何况这次穿越之旅并不痛快,早点结束也不坏。

    虽然成为一头龙好像很带感,但变成这样的杀戮工具,每天生活在臭烘烘,闷热,到处湿漉漉的环境里,一天到晚布满伤痕,到处都是想要自己小命的恐怖怪兽,实在是让人不舒服不起来。

    想到这,他倒是有点看淡了。

    ”听到两边同时响起的动静你就应该想到这一点,矮子。”雏龙接着说道。

    “我有名字。”矮人抬头说:“安克鲁·火盾,记住这个名字,因为这很可能是你短暂的龙生中听到的为数不多的正常名字了……你呢?你的父母有没有给你起个名字?”

    他一边问着,一边来回晃动着眼球紧盯两边的洞道,蜘蛛已经逼近,两边的蜘蛛眼越来越密集,它们的螯肢和腿与蛛网触碰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沙沙声。

    王东知道矮人啰啰嗦嗦的是为了缓解紧张,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姓王名东吧,那样听起来像是从熊猫人之岛潘达利亚上飞出来的龙。

    艾泽拉斯的龙族在雏龙时期一般都是没有名字的,正如它们炮灰一般的地位一般。

    当雏龙引起龙族首领的注意,或者某位雏龙的降生对其父母的意义非凡时,它们往往会被授予一个正式的名字。

    要么就是脱离了种群,进入凡人的世界兴风作浪,从而在当地的居民的传言之中获得一个类似“冰翼”,“火咬”,“毒牙”之类的诨名,这样的幼龙很多,雏龙偶尔也有。

    见到王东的犹豫,矮人笑出声来:“我知道了,你不过是个寻常的废物,以至于你的父母懒得给你起名。”

    “我要跟一个废物在生存之战当中作为战友,真是妙极了。”

    “来吧!”他接着朝黑暗的洞道大吼:“来吧你们这些八脚畜生,跟你们安克鲁老爷决战!”

    不知道是真的听懂了矮人的话,还是被这种挑衅的语气激怒,蜘蛛们突然从黑影中窜出冲了上来,而矮人的脸色突然从得意冷却成严肃,急忙忙摆好了战斗架势。

    蜘蛛们你挤我我挤你,探着颤动的肢体淹没而来,安克鲁一斧子砸爆了冲在最前面的蜘蛛的脑袋。

    这斧子就算是不锋利了,至少也是一块黑铁!

    王东没有再回应矮人的话,他回身面对矮人身后的方向,用爪子扫掉一只从另一边扑过来的小蜘蛛,接着用肉翼后退,给自己留出一点空间,接着从胃中呕出一团酸液喷出去。

    这些酸液带着食物的残渣和未来得及消化的骨头溅射成一道喷雾,将面前一大片蜘蛛覆盖,这些怪物顿时发出刺耳的嚎叫一边后退进阴影。

    狂暴的持盾矮人和雏龙互相保护对方的后背,在漆黑的洞穴中与一群蓝色的水晶蜘蛛血战,形成了一幅怪异的场景,在以往的黑石山中,矮人向来是与龙类战至最后一刻的死敌……

    龙类的消化系统效率极高,王东一边杀,一边吃,然后又将消化掉的蜘蛛尸体残渣形成新的酸液喷吐出去形成新的杀伤力,竟然效果拔群。

    这样以至于两人一直在往王东的进攻方向上撤退,因为矮人只能靠一把破斧子来回劈砸,蜘蛛们补上来的速度比他杀的速度要快。

    吐胃液对龙来说是最粗俗不堪的战斗方式,没有龙愿意这样拼命,但对现在的他来说,活下来才是最主要的。

    “我可以个给你起个名字。”矮人一斧子砸掉伸到脸旁的螯肢,趁着一点空档喘息着说:“就叫你呕吐者,怎么样?”

    “你有没有听说过游荡在南方的一条孤独的黑龙?他有一个名号‘吞噬者’,相传他可以吞噬人的灵魂,你呢……”

    说到这,他抬起短粗的腿一脚踹掉粘在他斧子上的蜘蛛腿,嘟囔着:“……你以呕吐者自称,然后跟那个龙配一对。”

    “如何?他负责吞,你负责呕。”

    说到这,矮人有点说不下去了,他干呕了一声说:“好吧,烂笑话,太恶心了,呕吐者,很抱歉。”

    “安克鲁·怂包。”王东说:“一个从战场上因为怕死却逃进蜘蛛洞,最后死的比被兽人砍死还凄惨的矮人。”

    “闭上你的嘴,呕吐者。”

    安克鲁接着用矮人语咒骂了几句,但手下的力道却更加的有劲,他明显因为逃跑这个词而被激怒,甚至与成群的蜘蛛厮杀的过程中向前推进了一点。

    尽管蜘蛛源源不断地涌来,但在雏龙和一个战斗狂矮人的坚持抵抗下竟然占不到便宜。不过就在矮人以为自己能够永远战斗下去时,一个更为庞大的蜘蛛踩着其他蜘蛛的身子和尸体从洞穴深处扑了过来。

    “我的妈呀,那是蜘蛛的巢穴守卫!”安克鲁扯着嗓子大吼:“快,快……帮忙!”

    在强大的巢穴守卫面前,所有小蜘蛛,包括刚才已经被砍死几只的蜘蛛士兵都好像纸糊的一般毫无存在感,安克鲁见到那个守卫直扑过来抬盾便挡,却没想到其腿上的力道之大,击打在盾牌上直接将安克鲁拍坐在地上!

    安克鲁将盾全力顶起来,用手斧往压着自己的巢穴守卫腹部猛砸了数下,但最终还是被对方将盾牌打变了形,再也扛不住只得翻滚到一边。

    要不是坚韧的皮甲和他作为黑铁矮人的厚皮硬骨,胸膛和肚皮恐怕已经被蜘蛛腿戳了十几个洞了。

    “至少帮个忙!”

    安克鲁尖叫起来,王东回头猛地将一团酸液喷射在巢穴守卫的身上,守卫痛地大叫,但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反倒是矮人的头发被腐蚀了个干净,本来就快要秃头的他这下彻底一根毛都没有了。

    巢穴守卫瞬间感觉到了威胁,它脱离被自己压制的矮人弹跳过来,与雏龙在洞壁上滚了数圈,几个来回下来雏龙明显落了下风。

    矮人腾不出手过去帮忙,试图帮助蜘蛛守卫的小蜘蛛群已经涌上来将他围住,很快便腹背受敌支撑不住了。

    “快,用一点更有效果的魔法,火!用火!你的吐息呢?!”

    安克鲁这句话没有任何回应,此时雏龙浑身上下都爬满了蜘蛛,巢穴守卫喷吐出来的蛛网已经将他覆盖了一半,矮人回头看到这一情况,也知道大势已去。

    他后退了几步用盾牌拍飞一只追上来的蜘蛛,从怀中掏出一颗铁皮手雷。

    “妈的,我真的没想到要这么用这个东西,但我死也不要看着自己被蜘蛛吃掉!死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