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04 丢人现场
    “你们知道这个测试最有意思的地方是什么吗?”

    萨勒斯走到剩下的矮人面前,语气里带着挑衅和轻蔑。

    矮人们因为同伴惨死实际上心里已经十分惊惧,但他们又不想在敌人面前袒露真实心理,只得强作镇定。

    龙人接着说:“这些是主人的最新作品,多彩龙族,艾泽拉斯的未来,他们具备其他所有龙族的优势。”

    “其他龙族……”站在最前面的矮人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难道世界上除了像你一样的黑色畜生,还有其他的龙?”

    自从百年前来到黑石山,黑铁矮人便长期躲藏在火山之下修建他们的宫殿和城市,除了在数年前飞进黑石塔来的黑龙以外,他们还以为其他种类的龙都是神话传说呢。

    毕竟黑龙跟他们的祖先所描述的有智慧的龙族差别实在是太大。

    ”当然。”龙人统帅还颇具耐心地回答:“自以为是的蓝龙,懦弱迂腐的红龙,意识混乱的青铜龙,还有懒惰蠢笨的绿龙。”

    “不过,你们所面对的已经是最为强大和坚毅的黑龙一族,无论以后你们再碰上任何一种龙,情况都不会变得更糟了。”

    说完,他笑了起来,一个站在一旁的矮人啐了一口低吼道:“一群邪恶的寄生虫!”

    萨勒斯不在乎低等生物对他的羞辱,自顾自地接着说:“据我的同事达卡蕾希娅所说,多彩龙可以发出数种吐息,而不只是火焰。”

    “我相信雏龙们的能力还不熟练,所以对于你们就好像一种赌博……猜猜你们这些悲惨的家伙会遭遇什么?毒?冰?”

    “他们要拿我们所有人都当靶子,混蛋!”

    黑铁矮人的队伍中叫骂起来,有不少人想要拖着锁链往外逃跑,但在兽人和龙人卫士的控制下根本动弹不得。

    更不用说,有几个矮人早已经听天由命放弃了抵抗,与他们绑在一起的想要逃跑的同伴拖着这些累赘自然是一步都迈不出去了。

    “你们学会了吗?”

    这边,一只雏龙惴惴不安地问向一边,他对自己能否像教官那样发动吐息没有信心。

    与王东同巢的大个头尝试着喘息,嘴里时不时冒出白色的雾,让周围的小雏龙们都甚是羡慕。

    这白雾是带着冰凌的冷气,他可能已经觉醒蓝龙的寒冰气息的方法。

    王东也试着自己鼓动胸口学习喷吐,在这样的训练之下,如果一步步跟其他雏龙落后了,未来面临的结局一定不妙……因此他也很是紧张。

    “你先来。”萨勒斯点出一个排在最前面的雏龙,指着两个坐在一起的黑铁矮人跟兽人们命令道:“把那两个家伙给我拖出来。”

    “是!”

    兽人们用钳子夹断锁链,把两个还不知所措的黑铁矮人拖起来,其他坐着的矮人们见状全都瞬间站起身来挺直了身子。

    “报你的名字,小家伙。”萨勒斯抬起下颚,跟那个扇着翅膀慢慢悠悠飞到前面来的雏龙说:“如果你表现的好,或许我会在主人面前好好夸奖你,让你在他心中留一个好印象。”

    “我还没有名字,教官。”雏龙的声音尖细,发出龙语还显得非常稚嫩,引得旁边看热闹的龙人法师们嗤嗤地笑起来。

    “是一位年轻的女士。”

    萨勒斯指着那两个瑟瑟发抖的矮人,说:“我相信你会用自己的能力来争取到一个真正的龙名的,过去,用你刚才所学到的本事进行一次试验,不要紧张……”

    小母龙慢慢飞到矮人面前,学着萨勒斯的样子开始鼓动自己的胸腔。

    但她的胸腔并没有像龙人那样因为火炎的炽热光芒传统而显出红彤彤的亮光,而是单纯的吞咽和喘气时会有的大幅律动。

    包括萨勒斯在内的龙人们都看法消极,因为就算是刚才那个试着吐气的雏龙,腹部也因为温度骤降而结上了一层霜。

    小母龙在这时胸腹收缩,突然张开嘴,像是反胃一般发出呕呕的动静,一口浅绿色的浓雾喷射出去,带着散发着暗黄的飞沫直朝两个倒霉的矮人而去,看上去就像吐出来的胃酸。

    龙的消化能力极强,胃里的酸液当然也比一般生物强得多,可以当作武器来用,但没什么龙愿意用这种丢人的能力去战斗。

    矮人们惊慌地试图躲避,却又被互相锁住的铁链拽倒。他们知道龙类生物喷吐的酸液有多厉害,碰上就会皮肤溃烂。

    “那是什么?酸液?”一个兽人士兵问着自己的同伴,而他的同伴没说话,只是摇摇头。

    王东看着小母龙一脸茫然的样子,清楚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因为那两个矮人被淋了一身液体后并没有因为酸蚀产生的疼痛而嚎叫。

    两个矮人起初还有些懵,这些物质确实让他们有些不适,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中一个矮人还站起身来指着龙人教官大吼:“看到了没有,野兽?老老实实把我们放回笼子里去,黑铁矮人不会这么容易的被杀死……我们历经了那么多次战争,以后的时间还长呢!”

    然而萨勒斯却看出了问题,他没有任何回应,只是看着这个狂傲的家伙来回跳脚。

    因为他知道,很快两人就笑不出来了。

    果断,这个矮人第二句话还没说完就咳起来,不一会儿,他的面色逐渐发青,发紫,腿脚发软支撑不住跪倒在地呕吐不止。

    小雏龙们也意识到了这个情况,一个接着一个的安静了下来,而还在笑话那只小母龙稚嫩声音的龙人们的笑容也凝固了。

    “你做得很好,女士。”萨勒斯紧盯着两个躺在地上发出一阵阵哀鸣的矮人说:“这是绿翼龙族才具备的毒雾吐息,如果他们不是矮人恐怕现在已经烂透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如果你继续练习,说不定很快能掌握其他吐息。”

    “下一个,你,趁那两个还没死透,不要浪费。”

    龙人教官吼起来,被点中的雏龙迫不及待地上前,兴奋地对着在地上呻吟的矮人奋力吐过去……

    一团小火苗泼洒在其中一个倒霉蛋的裤子上点燃,那个矮人顿时惨嚎起来,但也没吼多少声音就没了动静。

    “你还需要进一步的练习,这样的吐息连地精都杀不掉!”

    “但他死了!”

    “毒气的功劳比你的火焰大!自以为是的小鬼!”

    被骂了一通,雏龙垂头丧气的离开,萨勒斯当即选定了下一个人选。

    “你。”他看着王东说:“另一个还没死,你拿他来试。”

    王东心里咯噔一下,他还没有练习好,此时完全找不到自己已经掌握了什么龙之吐息的感觉。

    “那个被打坏了翅膀的家伙,你看他的笨样子……”

    “喂!你在龙巢里还挺勇猛的,现在怎么怂了,嗯?!”

    在一阵阵雏龙得议论声中,王东有些不太情愿地飞上去。他刚才偷偷自己尝试的时候,什么都吐不出来。

    因为之前的斗殴身形不便,他的飞行的姿势有些滑稽,但周围的龙人和兽人没有愿意嘲笑他的。

    毕竟有了刚才那位小母龙的前车之鉴,谁都不知道多彩龙会率先领悟什么样的本事。

    ”抓紧时间。”

    萨勒斯催促着,让气氛更加紧张了。

    他飞到矮人面前,试着鼓起胸腔调动所有的精神集中注意力,寻找着那个“喷吐”的感觉,渐渐的,王东觉得胸腔里有了东西……

    哇!

    他吐出一口黄橙橙的物质,这是什么?也是绿龙才有的毒液?

    这些事物散发着刺鼻的味道喷射到奄奄一息的矮人身上,他们的衣物和皮肤顿时发出呲啦啦的动静,升腾起一阵阵白烟。

    本来已经被毒的奄奄一息的矮人这下竟然痛苦的嚎叫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周围围观者一阵阵讥笑……他吐出的是酸液,毫无疑问,这根本不是什么龙息。

    意识到这一点的龙人卫士们笑的前仰后合,已经认命的矮人们也不管不顾的大笑起来,有几个甚至笑出了眼泪。

    毕竟他们在黑石山里跟黑龙纠缠了数年,根本没见过卯足了劲想要进行吐息,最后却这么狼狈的龙,他们反正都要死了,能在死前看敌人的笑话也算是值了。

    “感谢你的错误示范,让其他的学员们知道了胃酸是怎么吐出来的。”萨勒斯说着,略带失望的指向王东身旁的雏龙:“下一个。”

    王东回到雏龙们当中,不免有些对自己的领悟能力感到失望,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可能是自己拥有太多人类的记忆和习惯,导致学习速度更慢,也可能只是运气差吧。

    还没进行测试的雏龙们因为担心自己也会落得相同的下场所以笑不出来,但刚才那个出了点小丑的喷火雏龙已经开始肆无忌惮地大笑,毕竟他肯定不是最丢人的那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