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22 维姆萨拉克
    黑石塔的下半部分是矮人在一个宽阔的火山洞穴中修建的建筑群落,由吊桥和石道连接。

    这里不只有兽人,也有一部分从兽人战争时期就与部落结盟的阿曼尼巨魔,和从外域跟着雷德的父亲,大酋长黑手入侵艾泽拉斯的食人魔雇佣兵,战争失败后遗落在这里。

    食人魔是一种野蛮和愚蠢的生物,他们体型臃肿,粗糙的皮肤上画满了古老的图腾和符文,个头比牛头人还要高上一些。

    这个好战的种族曾经是部落进攻暴风城时的先锋军,但因为数量稀少,损耗过多,如今已经分散在艾泽拉斯各处为战了。

    追随雷德的食人魔们盘踞在黑石塔中部的一个废墟内,由一个叫欧莫克的军阀领导。欧莫克的个头即使是对于食人魔来说也有些过分了。

    这不奇怪,大部分食人魔氏族内部都是靠比拼力量来决定首领地位的。

    他正坐废墟堆顶上的一个石座上面,观望着下面狭窄通道内前进的龙人。而在那些龙人背后竟然还跟着一个被锁链牵着的幼龙。

    欧莫克瞪了瞪眼睛,在黑石塔下呆到快要发霉的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幼龙这种东西了。

    萨勒斯上尉与他的卫士们领着达尔在这些食人魔当中前行,食人魔们的体型高出一大截,但没有一个食人魔胆敢小瞧龙人。

    并非他们惧怕死爪氏族,而是惧怕他们的上司,维姆萨拉克——居住在黑石塔底最北侧那片宫殿废墟中的龙人主宰,自从他来到部落营地后,已经有好几个食人魔仅仅因为犯了点小错就被残忍虐杀。

    雷德·黑手对维姆萨拉克的嚣张也感到不快,但不会为了几条食人魔的性命而惹怒黑石之王手下最受重用的龙人将军。

    欧莫克认识到没人为他做靠山后,便再也不敢对进入食人魔领地内的死爪氏族龙人不敬。自此,黑石塔下层的部落军团便几乎彻底为维姆萨拉克掌控,所以事务都要经他之手,就算是部落的事务也不例外。

    以至于兽人军团远征赤脊山这种行动,也是由他来统帅而不是雷德本人。

    龙人和幼龙离开欧莫克的视线,穿过食人魔统治的废墟进入一个更加庞大的兽人军营,维姆萨拉克正在军营中视察。

    在这些兽人当中,有很多都想要跪拜在维姆萨拉克的身前,祈求他向黑石之王情愿,让他们得到“晋升”加入死爪氏族,成为强悍的龙人。

    起初这些请求都是秘密进行的,以免惹怒雷德酋长。但自从维姆萨拉克控制这里之后,一切便半公开了。

    就在现在,还有几个巨魔萨满和兽人术士跟在龙人统帅身后面带微笑地说着什么,但统帅根本懒得搭理他们。

    维姆萨拉克是个非常高大的龙人,比萨勒斯还要高很多,他身上覆盖着夸张的重甲片和金属尖刺,上面的划痕和裂缝遍布,将本身就足够坚硬的龙皮保护的严严实实。

    暗红色头盔几乎将整个脑袋盖住,只留一点缝隙进出气体,两只眼睛在甲片之间露出一点点淡黄色,好像不需要什么光线就能看得清。

    注意到这边的萨勒斯和跟随在他身后的幼龙时,维姆萨拉克转过身向这边走来,全身的盔甲都跟着发出劈里啪啦的撞击声,甚为噪杂。

    “维姆萨拉克长官。”萨勒斯骄傲地抬头,维姆萨拉克低头下来,两个龙人的头盔轻轻碰撞,像是完成了某种军礼。

    “上尉,有没有来自主人的进一步命令?”

    “没有了,长官。”萨勒斯回应道:“您也知道,最近主人很少直接下达什么命令了。”

    “是这么回事。”维姆萨拉克咳嗽了两声,嘴部的盔甲缝隙中冒出带着灰尘的浓烟,他低头看向趴伏在地上的幼龙说:“达尔-克洛玛勒斯,我们又见面了,但你肯定不记得。当你迷失在我的领地里时,是我的部下救了你一命。”

    “达卡蕾希娅女士跟我说了。”达尔说:“而且我知道您帮我登记了进入竞技场的资格。”

    “按照主人的指示,那是我分内的事。”维姆萨拉克把粗壮的带鳞巨手放在幼龙的背上,说:“曾经你是属于上面,因此我没有机会跟你谈话。我的军队已经很久没深入过烟网蜘蛛的巢穴了,我希望你能把里面的详细情况根据你的记忆再复述一遍。”

    “对我找到蜘蛛的蛛母,彻底肃清黑石塔底部的威胁很有帮助。”

    “我没有亲眼见到蛛母。”达尔试着退了一步,让开龙人统帅那钳子一般的手掌,说:“我只是见到了一个残废的巢穴守卫,拔下了他的脑袋。”

    “原来是这么回事。”维姆萨拉克叹了口气,看向周围的兽人,说:“我还以为你在里面经历了什么传奇冒险。”

    “好吧,但你也可以留在这里,为接下来我铲除穴居人和蜘蛛的威胁给予帮助,下层需要一条幼龙。”

    说完,维姆萨拉克摆了摆脑袋,清除了一下堆积在头盔缝隙中的灰尘,准备往兵营深处走去。萨勒斯和达尔则站在原地,好像有什么事还没说完似的。

    当然了,他们都在期待两人早已经预测过的命令——关于赤脊山的战事。

    “你们还在这里呆着做什么?”龙人统帅注意到两个人的异常,他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坐着喝水的兽人苦工,说:“黑下有一个龙巢可以让多彩龙居住,快带达尔去那里看看。”

    “那是之前在矮人进攻的时候战死的一个幼龙的,从条幼龙之后我便再也没再拥有另一条帮我战斗。”

    “听说赤脊山的作战不顺利,统帅。”达尔几乎是脱口而出,他一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急迫的想要把赤脊山的事拿出来,但很快就明白了。

    幼龙想要离开黑石塔,离开黑石山,离开这片焦黑的平原,他在这里感受到的全是痛苦的乏味,这里所经受的折磨已经快要让他发疯了。此时此刻哪怕有一点能够出去的可能,他也不想放过。

    被挂在黑石塔墙外时,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快要出现幻觉。有一次他甚至在山下矮人修建的大道上看到一辆飞速驶过的大众汽车,那感觉就像在高速路旁的野山上看着路面发呆似的。

    从那次开始,达尔就知道应该多重视一下自己的心理健康了。

    “你说得对,确实不顺利,这也是我目前的压力之一。”

    维姆萨拉克转过身来,就算是他头上的重盔把他所有神情全部掩盖,就算他的蜥蜴脑袋本身就没有多少神色可言,萨勒斯上尉和达尔也都察觉到了对方那股玩味的态度。

    “你想去参加战斗?奈法利安主人的确有想要让多彩龙参与赤脊山战事的想法,但他不想过早把你们曝光给联盟。更不用说黑石塔目前缺少人手,到处都是敌人。”

    “我个人看来,暗炉城的矮人虽然是个大威胁,但他们对付龙的招数花样繁多,反而不适合让你们去跟黑铁皇帝的军队硬拼。因此,赤脊山是个好去处,而且绝大部分愚蠢的人类根本不相信龙的存在,相对来说更容易处理。”

    “你是个聪明的小鬼,现在我更理解主人对你的担心了。”

    维姆萨拉克笑了两声转身朝着门洞内走去,他带着尖刺的长尾一直到他离开很久才全部滑出门缝。

    “看来我没有猜对主人的想法。”萨勒斯看着通往统帅住处的铁门渐渐合死,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