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20 深埋的古老
    即使在如此癫狂和混乱的状态下,达尔的最后一丝理智也能告诉他,单枪匹马闯进矮人的地下帝国是不可能的。

    但他至少要尽量往深处走,尽量靠近之前的蜘蛛洞穴。

    身长十余码的幼龙奔跑着,浑身的伤口绽放着多种颜色混合出来的炫光。他猛地撞开一扇铁门,在四五个龙人卫士的追逐中向黑石塔被废弃的那一片洞穴和废墟中前进。

    他一连创开了数道黑石氏族的关卡一路向下,而在这期间也持续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五色龙的能量已经要把他的身体撕碎,他的龙爪已经掉落了两个指节,身上的鳞片成片成片的脱落,露出红色的血肉。

    见到这一幕的地精都吓得躲在角落里颤抖,参与这项研究的技师们就算是知道自己在制造一个邪恶的怪物,也很难抑制内心的怜悯之心——这简直就是造孽。

    终于,达尔离开了黑石塔的上层,在一群兽人和两条黑色幼龙的注视下跳进了黑石塔之底滚烫的岩浆,然后挣扎着扑上岸来。

    对于他来说,这种程度的岩浆灼伤已经算不上什么了,反而被烧焦的伤口因为变得更稳定,甚至还能缓和一部分他所经受的痛苦。

    他顺着熔岩河的方向深入的溶洞,周围的一切明暗变得越来越分明,环境越来越安静。

    慢慢地,达尔好像感觉到与之前进入蜘蛛洞穴时相似的感觉,那一股暗影之力,深邃而古老。

    而在这力量中好像裹挟着一声声的呼唤,他仔细聆听着声音的来源,很快就意识到这不是幻觉,而是真的有一群人在高喊,只是这声音离得还很远。

    幼龙在这个地下溶洞缓慢地走动,顺着声音前进,最终来到一片已经被穴居人占据的古代矮人王国废墟,被一堵堵因为塌陷而没有规律地堆叠的石墙挡住去路。

    这里是暗炉城的一部分,已经被废弃。

    见到幼龙的到来,穴居人们早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在这里停留一会儿后,他的皮肤不再脱落,骨骼也重新变得紧实,胸腔内不再是冰与火的碰撞,一点点恢复正常,这应该都不是自然的好转。

    达尔体内的黑龙暗影之血在某种奇异力量的引导下尤其的旺盛,以至于能够压制其他四色龙桀骜不驯的热血,平衡体内的环境。

    多彩幼龙累了,他趴伏在堆满了灰屑的砖地上,斜着眼仰望黑铁矮人在这里铸造的石像和石碑。

    脱离了梦境后,那个存在变得难以辨认。达尔低下头去,目视着挡在面前的石板,好像自己的眼睛能看穿地面,一直进入黑石山的核心,找到那个被黑铁帝国包围在中央的圣物——黑影是这么称呼自己的。

    “我要做什么来帮你?”他低声问着,他不知道是在向谁询问,所以说的如同自言自语。

    ——活下去。

    “活下去。”

    达尔重复着这句话。

    身上的龙血已经干涸,皮肤上的裂口已经被灼焦,不再随心跳鼓动。

    体内五色龙能量的余波还在翻腾,但已经大为减弱,给幼龙带来的负面影响只有时不时的干呕,远远不如刚才在炼金室内那么狂暴了。

    作为一只多彩龙,他的身份就已经带来了足够高的死亡率。更不用说在黑石山中藏匿着的无数敌人,随时都想要让黑龙一族彻底覆灭,在他们看来,多彩龙就是黑翼的一员。

    但在黑石塔,他也随时可能丧生,无论是同伴的竞争,还是维克多·奈法里奥斯时不时冒出来的疯狂想法,都很容易就要了他的命。

    活下去,这个在穿越前从来没有担心过的目标,现在却变得那么遥不可及。

    这个偶遇的黑暗者,看起来是他在这个异世界里唯一能依靠的事物了。

    “告诉我你的名字。”

    达尔慢慢地说出这个问题。

    ——你已经听到我的称呼了。

    “什么?”

    幼龙抬起头颅,后脑海葵似的犄角反射着洞穴里流淌着的岩浆所散发的光。

    他身上鳞片整体是紫红色的,腹部像黑龙那般呈暗黄,四爪和翅膀上皮肤较薄,露出骨骼形状的鳞片是青蓝色,就像是覆盖着霉斑。

    他竖起外形不明显的耳朵,聆听着刚才他没有仔细注意的声音,这下他才好像听到在黑石砖砌成的巨墙之后,不知道矮人城市的什么角落正响彻着齐声的高呼。

    这也是引导着他来到此处的呼唤声,刚才他还以为这是在喊自己的名字呢。

    正当他感觉快要辨认出其中的发音时,身后的火山洞穴入口处传来一阵阵噪音。

    死爪龙人们来到了洞窟内,盔甲撞击和武器拖在地面上的动静打乱了他的聆听。

    龙人们迈过地上的碎石来到幼龙的身后不远的地方,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抬着武器不愿意靠近,把幼龙当成了一个脱笼的野兽。

    萨勒斯上尉走到最前,仰着蜥蜴般的脑袋说:“回去吧,达尔-克洛玛勒斯。主人听到你活下来的消息十分高兴,迫不及待地想要让你加入到黑翼军团中来。”

    “加入到黑翼军团?”

    达尔回过头来问,在暗处分外明亮的黄眼紧盯着面前的四五个披甲的龙人勇士,防着他们再次冲上来将自己围住。

    萨勒斯点点头说:“他愿意接纳多彩龙进入黑翼的军队,成为我们的一员。照我说,从一开始就应该这样了,毕竟你们也是从黑龙诞下的龙蛋中出生的。”

    见幼龙略有些犹豫,萨勒斯继续说:“回去吧,黑石塔已经被雷德·黑手酋长的手下完全封锁了,假如你是只老鼠或矮人还可以考虑一下窜出去的事。”

    “但现在,如果你想要背叛主人,就不可能活着离开。相信我,无论你拥有什么样的本事,也不可能在龙王子的怒火下幸存。”

    达尔知道萨勒斯上尉说的没错,他现在正处在无比虚弱的恢复阶段,不可能跟黑翼军团和部落对抗。

    就算是逃出了黑石塔,最终也只会被外面充满恶意的人类,矮人当成怪物捕杀,而体内的黑龙血更是让他在与别的龙族交流的过程中增添了危险。

    “我明白了。”

    听到幼龙的回应,龙人们放下了警惕,萨勒斯便开始示意卫士们退开,不要继续造成威胁。

    很快,空气又安静下来,那不知道从哪里传过来的呼唤声便显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

    “萨拉塔斯!”

    “萨拉塔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