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45 另一个沟通者
    维姆萨拉克站起身来,他被盔甲覆盖的健壮身躯使自己看起来如同一尊神像般不可动摇,达尔即使是他的种群所效忠的对象,相比起来也像是一头外来的野兽一般渺小。

    有理由相信维姆萨拉克在成为龙人之前也是凡人当中的佼佼者,那股天生的傲慢使他在真龙面前也不会暴露卑微。

    “你的意思是,你找到了豺狼人与黑石氏族联合的原因。”

    龙人往前走了两步,迈下王座台来到达尔面前,说:“据我最近所知的,并非所有的豺狼人都与兽人合作,他们仍然在某些地方存在着争斗。”

    “这种现象很快就不复存在了,统帅。”达尔说:“召集豺狼人加入石堡军队的是一个人类法师,他已经想办法与赤脊山大部分的豺狼人部族达成了共识,让他们为自己战斗,与人类对抗。”

    “我认为这对于黑石塔的目标有利,也就是保护黑石塔中黑龙的存在,因此并没有阻止他进行自己的计划。”

    “你做的不错。”维姆萨拉克点点头:“黑铁矮人已经在黑石山和山下的平原对我们所占据的据点发动了多次进攻,他们想要阻挡黑龙最终将要占据整座山脉的大势。”

    “虽然这无疑是死前的挣扎,但这也意味着我们腾不出多余的兵力支援石堡,让那些豺狼人填补这个缺口吧,无论那个人类是为了什么……”

    “但。”

    维姆萨拉克用指甲挠了挠未受盔甲保护的满是硬鳞的侧腮,问:“豺狼人对人类有着灭族之仇,为什么要帮一个人类叛徒?我不相信豺狼人有足够的智慧联合敌人的敌人……那个法师一定用了魔法,逼迫或者诱使它们达成协议。”

    龙人想得很快,超出了达尔的预计。

    “或许我们不该低估豺狼人的脑子……至于究竟为什么豺狼人愿意跟那个法师合作,我会再去找的。”

    “所以,你只是搞清楚了这么一点事,就跟我来回报了?”

    看着幼龙语气渐渐失去沉稳,维姆萨拉克有些怀疑,但并没有继续追究下去,只是急着问:“我知道赤脊山的法师们试图制造一个符石阵,限制石堡中的兽人术士们的法术施放。但那个阵列已经不复存在,那是怎么回事?”

    “石堡损失了很多兽人术士,我猜测人类的动向与那个叛徒法师有关系。”

    “唔。”龙人闷声应着,一边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才问:“加塞尔佐格是不是不信任你?我感觉你所知的东西很有限。”

    “黑石氏族一直对黑翼军团有些猜忌。”达尔说:“不过,我会让那个家伙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的。”

    维姆萨拉克有点失望,但考虑到达尔确实离开只有两周不到的时间,也确实很难获得太多讯息。

    “保持现在的态度,达尔,不要让豺狼人和兽人之间的合作因为黑翼军团的介入而中断。我希望早点听到湖畔镇被攻陷的消息,而不是黑石氏族除了人类以外又多了一群敌人。”

    达尔还没回应,维姆萨拉克又补充道:“我知道石堡的兽人数量远远不如他们出发的时候了,以现在的军力恐怕无法抵挡暴风王国再多两个月。但你要尽量帮助他们坚持久一点,待矮人知难而退,我们便派遣更多军队占领赤脊山北部的山区和洞穴,到时候便可以在两个方向上进攻。”

    “如果你现在有什么困难,可以直说。”他的语气缓和了一些:“毕竟你是主人的孩子,我不想你受到什么严重的威胁。”

    听了最后这段话,达尔甚至想要将暗皮坠饰的事坦白告诉面前的龙人统帅。

    但,他还是按住了这股冲动。

    达尔很了解自己的心态,一个从出生就受尽折磨和欺凌的孤独者,很容易受到一点关心就放松警惕,将一切全部押在那个关心自己的人身上。

    在这个世界来说,这是绝对危险的事。

    “没有困难,我只是想要寻求统帅的意见,然后……进食。”

    维姆萨拉克嗤嗤地笑起来:“我知道对你们来说这里的蜘蛛和巨蝎有多么美味,或许是黑龙的火焰之血让你们无法拒绝熔岩中生活的生物。”

    “去吧,幼龙,然后重新投入命令中去。”

    达尔没有再说什么,离开由这座宫室废墟,往熔岩河里飞去。

    为了让自己进入熔岩河的动机显得更单纯一些,他在一群兽人巡逻兵的注视下随手抓起一只趴伏在黑色熔岩床上的火蝾螈,咬掉它的脑袋吮吸着滚烫的鲜血。

    当慢慢远离黑石塔之下居民的视野后,他便飞得越来越远,越来越深,躲避着自然洞穴自从洞顶延伸下来的岩石钟乳,以极快的速度进入古老的矮人城市废墟。

    “我想要掌握控制这枚坠饰的能量,萨拉塔斯!”

    达尔朝着深邃的熔岩洞穴中喊着,一声声低吟回应他的呼唤,但他听不清这声音。

    当彻底将手中的食物吞噬干净,吐掉骨骼后,终于抵达了废墟的最深处,那片倒塌的矮人城市。

    幼龙看着一片石墙上的矮人之面浮雕,像是找到某个倾诉对象似的,对着这张脸说:“我想要通过这枚坠饰,抢走人类法师莫甘斯的控制权。”

    ——把它留在这,达尔。

    黑暗终于给予了回应。

    “为什么?”

    ——如果能随意赐予力量,我早已依靠信徒吞没暗炉城。这里不是我的世界,仇敌限制着一切。

    达尔将坠饰从胃中翻出来,跟着刚刚还未消化的食物吐在面前,那面矮人之墙下,那枚坠饰像是受到什么力量的激活一般有节奏的闪烁着,与之前在豺狼人的洞穴前所漏出来的微光完全不同。

    ——精巧的物件,人类是富有想象力的生物。

    那黑暗的声音笑着,随后发出一声声难懂的低语,那坠饰随着低语的节奏而闪烁,时不时发出不自然的震动,在这被熔岩照得光暗分明的废墟洞穴衬托下,像是突然拥有了灵魂。

    “你已经与那些豺狼人建立了联系?”达尔迫不及待地问:“你会让他们听从我的命令吗?”

    ——我很擅长说服别人。

    也包括我吗?达尔在心里这么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