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兽之黑石龙主 > 044 再回燃烧平原
    拿到一块暗皮坠饰后,达尔直奔黑石山而去。

    他将自己埋藏在黑云当中,便觉得无比安全,于是就一直回想着那个能与萨拉塔斯直接对话的地方,那个深埋在黑石塔底的矮人城废墟。

    想着想着,竟然忽略了身后正在逼近的威胁!

    一个黑影自更高处飞来,直到头顶遮住光才被他察觉。

    达尔翻过头来,这个比自己还要宽大的影子就那么直直扑来,伸出带着坚实鳞片的爪子几乎快要抓到自己的脊背……他连忙翻转过来,用龙翼将伸来的利爪拨开,努力地向更高处飞行,想要透过阳光看清对方的样貌。

    那是个紫色的影子,与自己一样,浑身覆盖着一层暗青色的鳞片,一条多彩幼龙。

    “达尔-克洛玛勒斯。”

    “盖斯。”达尔回应着:“你也活了下来。”

    盖斯侧着眼睛伴飞在不远处,一边说:“你还没有死,我不可能死在前面。”

    达尔还在刚才的突然袭击中没晃过神来,他还以为是红龙或者什么的发现了自己。

    “你怎么在外面?”他问。

    “我要跟那些黑幼龙一起,轮流守护黑石塔的安全,这是主人的命令。”

    盖斯说着放缓自己飞行的速度,到与达尔差不多的速度上。

    达尔确定盖斯不会再次搞出分不清玩笑还是认真的袭击后,慢慢往这边靠近了点,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实验室,催熟。”

    “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就过去了。”盖斯随意地回应:“我完整顺利地通过了实验,因为我毫无疑问是所有参试者里最强大的一个,这是主人亲自对我说的。”

    “不像某些参与者,不但在实验即将结束时意志崩溃发了疯,还险些害死其他未完成实验的伙伴。”

    达尔有些心虚地沉默了一会儿,他感觉到盖斯比之前成熟了很多,无论是说话的逻辑还是语气。

    他主观上不觉得自己在心智上有改变,大概是因为他的灵魂,那个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已经在之前的生活经历中被改造的很彻底,渐渐形成了一套足够完整的对一切事物的认识。

    不过,达尔也无法确信自己前后的一致,尤其是在赤脊山发生的那些事,让他觉得达尔-克洛玛勒斯已经远远将之前的那个王东拉开很远很远,甚至可能已经将其咬死了。

    啊……他脑海中想到的结束性命的方法竟然是“咬”死,而不是掐死或者刺死,看来他着实已经离人越来越远了。

    “我很羡慕。”旁边的盖斯突然说:“能够离开黑石山,看看外面,向整个世界表明我们的到来。”

    “或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就是这个世界的第六色龙族……”

    “你想的太远了。”达尔摇摇头:“而且,他不太想这么快让外面知道我们的存在。”

    “称主人。”盖斯提醒:“否则我会怀疑你对黑翼的忠诚。”

    “一个成为兽人坐骑的幼龙恐怕没有资格纠正我吧,盖斯。”

    达尔嘲讽地笑着,说:“你跟大酋长相处的怎么样了?”

    “闭嘴吧,滚回黑石塔里去,做你该做的事。”

    盖斯愤怒地吐气,一团团黑烟从他的喉咙里喷出来,他飞着飞着逐渐偏离达尔的航向,往更北方而去。

    这个家伙曾经想要联合一群小鬼杀死自己,达尔对他始终无法信任。

    就算在这陌生又充满敌意的世界里,盖斯似乎是少数几个自己的同族,也无法让自己忽视他曾经做下的恶行,但这着实减轻了自己想要复仇的心思。

    更不用说在黑石塔上层的竞技场里,曾经共同伤害自己的其他幼龙大多被那个圣骑士用锤子砸爆了脑壳,剩下的有几个也都在这两年里死在了龙巢中,永远失去了成长为幼龙的机会,这也让他有种恶有恶报的感觉。

    想着这些旧事往前飞着,黑石山的庞大阴影已经从灰雾中慢慢显现了。

    山体上显露出来的黑石塔台附近盘旋着几条黑色幼龙,他们优哉游哉地围绕着山脉滑翔,似乎这个世界已经属于黑翼军团。完全不关心在外面究竟有多少敌人想要进来将他们杀死,彻底灭绝这个族群。

    在黑石塔里度过幼龙时期的时候,达尔曾经以为这座山,这座塔无疑是一个坚固的堡垒,而经过赤脊山一游后,他只觉得黑石塔像一个孤立的铁笼,被吊在一棵几欲折断的枯枝上。

    只要有人注意到它,只吹一口气就要倒塌了。

    兽人们看到多彩幼龙回来纷纷吹起号角,游荡的黑龙们往这边看来,眼神里充满了猜忌,怀疑和轻蔑。但达尔不在乎,他早就知道,就算是被奈法利安本人承认为黑翼军团的成员,他也永远成不了黑龙。

    飞过一处露台时,他瞥见另一条多彩幼龙被绑在塔外,锁链紧紧地拴着他的翅膀和身躯,看来,也不是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顺利度过催熟程序的。

    那条多彩幼龙见到自己飞过,抬起干瘦的脑袋喊着自己的名字:达尔-克洛玛勒斯,尽管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达尔还是用龙语回应了一声,表达友好。

    转角进入黑石塔下层的外部入口,两旁的龙人纷纷举起武器向真龙致敬,达尔掠过这群龙人士兵和兽人的巡逻队上空,进入宽阔溶洞当中的建筑群,直达底部维姆萨拉克的宫殿……这一天时间的旅程,感觉像是又穿越了两个世界一般。

    维姆萨拉克正坐在王座下打着呼,就像是一堆叠在一起的盔甲上下起伏。

    达尔又想起莫甘斯与加塞尔佐格谈论的关于维姆萨拉克所持有的那一枚戒指——龙王徽记的故事。

    “达尔。”这时,龙人突然哼哼了两声,说:“我不是在做梦吧,你怎么回来了。”

    “我带来了赤脊山的消息,统帅,关于加塞尔佐格与那些豺狼人的事。”

    达尔吞了一口唾沫,确保那一枚暗皮坠饰深深埋在自己的胃里,盼望着那坠饰所透露出来的一丁点暗影能量会被自己整个身体里的暗影之力所遮蔽,以免被维姆萨拉克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