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箫声落落在斗罗 > 第57章 武魂记忆传承?
    当奇茸通天菊武魂出现后的一刹那,风停了,云散了,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包括千道流、比比东在内的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凝视着眼前这座普通的闭关室。

    然而众人期待的大场面没有出现,反而奇茸通天菊武魂如同昙花一现般,很快就被收回。

    待一切都恢复平常,闭关室的门开了。

    “哟~这么多人迎接我出关呀!鄙人真是受宠若惊啊。”一道阴柔的男音从室内传出,月关的身影也随之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你……”

    比比东本来想先问明白月关是怎么回事,但千道流却直接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

    “月关,我现在邀请你加入长老殿,不知你可愿意。”

    光明正大的抢人,当着比比东的面,千道流没有丝毫掩饰的意味。

    对于千道流的招揽,月关并有急着给出答复,而是看向了比比东。

    此时比比东面色如常,看向月关的眼神中没有丝毫波动,仿佛千道流撬的不是她的墙角一样。

    月关没有在比比东那里得到回应,收回视线后看向千道流。

    轻笑一声回答道:“抱歉了大长老,教皇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是不会脱离教皇殿的。”

    千道流估计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并没有继续招揽,只是深深地看了比比东一眼,拂袖而去。

    “你刚刚晋级,先好好沉淀一下修为吧。其他的以后再说。”

    比比东并没有多说什么,脸色都没什么变化,只留下这么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不过月关感觉到她是松了一口气。还是那个倔强的女孩啊!

    莫凡的房间中,莫凡与慕子衿相对而坐,有一口每一口地喝着茶。

    “说吧,你等我所谓何事。”莫凡略微有些好奇地问道。

    他和这女孩在那天之前压根就没见过,但她一上来就说要和他相处。

    虽然心中有点小激动,但莫凡还是很理智地看待这件事。

    “你相信前世今生吗?”慕子衿并没有直接说出来意,而是莫名其妙地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莫凡听后,瞳孔微缩,不动声色地回道:“我信。”

    我能不信吗?穿越这种扯淡的事都发生,还有什么事是不会发生的?

    投胎转世能比穿越还扯吗?显然不能。

    这回轮到慕子衿惊讶了,不过莫凡看不出她惊讶了就是,依旧面瘫。

    “你相信就简单了。”慕子衿垂下眼眸,继续说道:“我们两个的武魂,在很久之前就已经结下了缘分。”

    很久是多久?十年以前吗?莫凡心中暗自吐槽道,微微翻着白眼。

    慕子衿倒是没注意到莫凡的神态,自顾自地继续说着缘由。

    听着她的讲述,莫凡这才认识到这真是个十分久远的故事。

    时间可以跨越到几千年以前,那时第一对拥有蟠龙墨箫和鸣凰朱琴的人出现。

    他们是一对夫妻,然而古时的战争总会拆散一对对恋人,一个个家庭。

    男子应征入伍,之后再也没有归来。

    很老套的情节,莫凡在前世见过不下百边。

    故事继续。

    在那之后,妻子每天都会在丈夫离开的那个时辰弹奏朱琴。

    久而久之,妻子的思念逐渐融入到鸣凰朱琴内,而这也成了武魂记忆传承的开端。

    之后的几代主人的事迹就变得古怪了许多。

    由于第一代朱琴的拥有者,活过了一段漫长而又孤寂的岁月。

    可以说是看破了这世间许多事,却唯独情这一字没有堪破。

    这也导致了之后鸣凰朱琴的历代拥有者,在觉醒武魂之后,双眼之中满目的沧桑。

    她们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致,只有情爱之事才能使她们麻木的心房产生悸动。

    可这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对方必须是蟠龙墨箫的拥有者。

    然而诡异的是,每一代的朱琴拥有者,要么就是找不到墨箫的拥有者,孤独终老。

    要么就是找到,然后对方却各种方式离开她,最后还是孤寂地老死。

    就像是诅咒一般。

    听到这,莫凡可算是弄清楚了。

    说白了,慕子衿会找上他,完全是武魂缘故,根本不是发自内心。

    历代朱琴拥有者在鸣凰朱琴中积攒下来的执念,莫凡都不敢猜测到底会有多少。

    慕子衿会受其影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让莫凡为难的是,要怎么和她说明。

    等到她把故事讲完,莫凡便开口解释道:“你现在这情况完全是武魂影响了,并不是出于你的内心。你知道吗?”

    “我知道,但我并不是很抗拒。”慕子衿面色如常地点了点头,承认道。

    你知道!你知道咋不反抗呢?你居然还不拒绝?!你这什么思维模式啊?!

    就在莫凡在心中疯狂吐槽时,慕子衿给出了他想要的答案。

    “这不是很好嘛,直接继承前人的认知,可以省却很多麻烦。”

    莫凡对于她的回答默然无语,难道为了省却那些所谓的麻烦,连自己的自主意识都要抛弃吗?

    莫凡叹了一口气,“难道你不觉得你现在不像你自己吗?”

    “不像我自己?我不就是我自己吗?”慕子衿罕见地皱了一下秀眉,不过很快就平复下去。

    莫凡听后摇摇头,解释道:“你从武魂觉醒到现在,都是依靠着前人的知识,来认识这个世界的吧?”

    慕子衿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你都没依靠自己活过,你还算你吗?”莫凡说完话,就静静地看着她。

    “依靠自己?”慕子衿听后,眼神有些放空。

    自从觉醒武魂之后,武魂内那庞大的认知顷刻之间占据了她的大脑。

    这些认知就像是她自己的一样,这也导致了她一遇见问题,就放弃自我思考,从已知的认知中寻找。

    这种思维上的惰性,直接导致了在武魂觉醒的五年间,慕子衿从来没有自己思考过。

    不过这也是人类的通病,有现成的干嘛还要去多费劲。

    莫凡现在似乎将她点醒了一般,慕子衿有些失神地站起身,朝屋外走去。

    只见她打开门,忽然有几个人摔了进来。

    “嗷呜!!焱你压到我要害处了!快给我起开!”男人的最痛,秦墨痛得直流眼泪。

    莫凡满脸黑线地捂着脸,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六个人。

    秦墨也就算了,连你们也都被他带歪了吗?

    瞧把你们能的,还搞起了集体偷听,你们咋就不上天呢?!

    慕子衿像是没见到这一幕一样,眼神空洞地走了出去。

    秦墨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瞧见莫凡逐渐变黑的脸色,急忙说道:“老大,相信我,我可以解释的。真的!”

    “你能解释?行,那我问你,是谁带头偷听的?”莫凡眨眼之间阴转晴,脸上噙着淡淡的微笑。

    除了秦墨之外的其余五人,齐刷刷地指向了秦墨,就连廖倩然也不例外。

    “我……我……我这……”

    眼前这一幕让秦墨有些始料未及,说好的一起承担呢?咋转眼之间就把我出卖了?不厚道啊!

    还没等秦墨辩解,莫凡就出手了,在他身上轻点了几下。

    不过刹那之间,秦墨就不能动弹了,只能委屈巴巴地看向莫凡,希望他能心软放了他。

    然而莫凡岂会如他意,摆了摆手吩咐道:“把他带回屋,等我什么时候想到了,再帮他解开。”

    得,这次比上次还狠,直接来了个无期徒刑。

    “兄弟,委屈你一个,造福我们五个,不亏。”焱拍了拍秦墨的肩膀安慰道。

    你们倒是不亏,我是亏出血了啊!秦墨听后,已然在心中咆哮着。

    “行了,别撩拨他了,咱俩还是赶紧把他抬出去吧。”邪月催促道。

    他是很想早点离开的,毕竟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

    最后,秦墨就像是个雕塑一样被抬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