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箫声落落在斗罗 > 第51章 焰灵儿苏醒,秦墨的身世
    突然得到焰灵儿苏醒的消息,莫凡和秦墨也不顾不得讨论之前的事了。

    焱的声音不轻,也将在屋内修炼的几人喊了出来,现在七个人都挤在了一个屋子里。

    焰灵儿这次沉睡的时间有些长了,都快两天了。

    “怎么样灵儿?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身为焰灵儿的第一个闺蜜,廖倩然紧张兮兮地打量着焰灵儿的身体,还不时地摸了摸。生怕她躺出什么毛病。

    “哎呀,没事啦,然然你不要这么夸张好不好。”焰灵儿被她的动作搞得有些尴尬。

    “灵儿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居然沉睡了这么久。”莫凡这时皱着眉开口询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武魂发生了变异。”

    据焰灵儿自己的描述,在她沉睡的那一段时间里,她的武魂一直处在一种结茧的状态。

    她和独孤雁那种迅猛的蜕变不同,这是一种如同毛毛虫蜕变成蝴蝶的过程。

    这个过程需要一把钥匙,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枚毒火蛙的百年魂环居然开启了这个过程。

    按理来说,毒火蛙魂环的年限根本不够,没道理承担起钥匙的作用啊。

    当然了,斗罗世界哪来这么多道理,莫凡穿越过来就是最没道理的事。

    既然说不清楚,那就让时间来说明一切。

    时间:怎么又交给我?!

    “那你的武魂蜕变得怎么样了?”不知道为什么,焱心中的急切感比焰灵儿还重。

    “目前只是第一阶段,似乎还有第二阶段,而且现在这一阶段已经是我的极限了。”焰灵儿感知了一下自己的武魂,回答道。

    “才第一阶段嘛。”焱似乎有些失望,神色有些黯然。

    众人包括焰灵儿都有些讶异,要失望也是灵儿(我)失望吧,你这表情怎么回事啊。

    “行了焱,估计是这开启的时间过早了,导致蜕变没有完整。”

    莫凡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是名义上的老大,还是劝慰了他一句。

    “我知道了。”焱有些丧气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们心中有着疑惑,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只知道我似乎对她亏欠很多。”

    他不说还好,经过这一解释众人则更加好奇了,秦墨更是百爪挠心,难受得不行。

    这情况似乎有点上头啊。

    “好了,你俩情况估计要等到灵儿蜕变完毕后,时间到了自然会知晓。”

    这件事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莫凡准备放到一边。现在还有一件事要处理。

    “秦墨,把你的情况说一下吧。五年了,你可都没仔细说过你的事情啊。”

    相处了五年,秦墨也只是很模糊提及过自己的过往,并没有细说。

    五年过去了,秦墨都没透露过半点,大家也不好意思追问。

    毕竟这种事,他想说时,自然会第一时间向他们述说。

    “呼~其实我也没想到我会有这种身份。”秦墨深深吐出一口气,开始讲述他六岁之前的事情。

    其实秦墨的生活的环境并不差,至少比除了莫凡以外的其余五人要好的多。

    家庭虽然不是很富裕,但至少可以满足生活上的一切需求。

    可之后什么都变了,只因为他的好奇。

    五岁那年,他凑巧看到母亲正对着一块牌子发呆。

    他出于好奇,趁着母亲不注意,取走了装有那块牌子的盒子。

    盒子里面不仅有一块牌子,还有一张写有几个字的布帛。

    “有困难就拿令牌来智府找我,智章留。”布上如是写道。

    当时秦墨好奇心那叫一个重啊,智章?谁啊?是我爸爸吗?

    他带着令牌来到所谓的智府,也确确实实见到了那个智章。

    可当对方知道了自己只是出于好奇,神色慌张地想将他劝走,似乎不想让他见到什么人。

    而当秦墨走出客厅门口时,撞见了一个打扮艳丽的妇人,那妇人看都没看秦墨一眼,直接抬脚走进客厅。

    而就是因为秦墨的好奇心,才招致了后来的杀身之祸。

    第二天中午,贪玩的秦墨才从外头回家,可印入眼帘的则是一片火海。

    在火海的外围只站着几个彪形大汉,还有被他们打倒在地,血流不止的母亲。

    她似乎注意到了秦墨,冲着他摇了摇头,费劲全身所有的力气,朝他挥了挥手,让他离开。

    秦墨不敢吱声,迅速在一个小角落里将自己藏好。

    几个壮汉见怎么也等不来秦墨,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直接结果了秦母。

    而当时五岁的秦墨,捂着嘴强行不让自己出声,泪眼模糊地注视着这一幕。

    后面的一年是秦墨流浪的一年,他也没有赘述,也没必要赘述。

    当一个人因为自己的性格习惯而犯了重大事故时,他要么下定决心,改掉这一性格习惯。

    要么就像秦墨一样,沉浸在这一习惯中,强行麻痹自己。

    大家实在想不到像个活宝一样的秦墨,竟然有如此沉重的过往。

    众人都没吱声,只是沉默地看着,看着他痛哭流涕,看着他释放出压抑已久的情感。

    毕竟事情过去很久了,秦墨很快就平复下了自己的心情。

    见秦墨心情平复了,这时莫凡才开口问道:“那你当初怎么没认出智教委是……你爷爷或者什么亲戚?”

    秦墨惨然一笑,目露凶光的解释道:“谁能知道这么严肃认真的智教委会有这么这么无能的儿子。”

    很显然,秦墨并不笨,反而很聪明,根据当年的事情,早就推测出事情的前因后果。

    事情很简单,也很狗血!

    家族主母不想让小三的儿子威胁到自己儿子的地位,所以就除之而后快。

    而对于这件事上,身为一家之主的智章居然没有阻拦,或者不敢阻拦,亦或者是默许!

    这就是一部主母防止小三上位的狗血的家庭伦理剧!

    莫凡有些无语,对秦墨那旺盛的好奇心无语,若不是好奇心作祟,估计那智家主母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秦墨的存在。

    他还对智林有些无语,你说你一个这么严肃认真甚至有些刻板的人,怎么教出这么一个儿子啊。

    花心、不负责任,甚至还很懦弱。

    除了他俩是同一个姓氏,莫凡实在是不会想到他俩是父子。

    “你今后要怎么选择,认亲还是无视?”

    秦墨是第一个跟着他的人,跟他的关系也是最好的一个。

    没道理知道他的身世后,莫凡不去帮忙的。

    据他的了解,智林所在的智家,除了他一个魂斗罗之外,也就只有两名魂圣,四位魂帝,而且还都是晋升无望的那种。

    对于这种夕阳家族,别说莫凡能让鬼斗罗动手了,就算是再给他和秦墨他们几年,也能亲自动手将他给平了。

    当然,这一切还得取决于秦墨的态度。

    “我想把那毒妇还有她身后的家族给灭了。”秦墨抹了一把脸,露出了与脸上泪痕及其不符的笑容。

    “嘿!大块头,还记得我吗?”

    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正做着体能训练,听见身后传来轻佻的声音,他疑惑地转过身。

    “智康少爷?你怎么有空来找我了。”

    男子见到来人是智康,立马露出憨憨的笑容,谄媚地打着招呼。

    “行了大黑熊,别装老实人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怎样的人。”智康对他的讨好压根就不领情,直接戳穿道。

    那大黑熊见自己的伪装没有意义后,脸上的憨厚瞬间被狡黠所代替。

    “那不知道智康少爷来找我所谓何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