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成了日式反派 > 第三七章.装反派,西城式最在行了
    除开小野纯这个节目主持人外,还有两位青年节目组请来的演员。

    他们的名字分别叫做胜村阳太以及吉田浜。

    作为临时演员,他们中途会制造节目效果而找出各种理由脱离队伍或者是‘突然消失’。

    逐渐、逐渐,整个探险队伍就会只剩下西城式一个人。

    届时,隐藏在建筑中的鬼怪演员以及各种吓唬人的小机关就会启动,把现在看上去似乎还挺镇静的西城式吓得屁滚尿流。

    “西城小哥,和我们在一起可千万不要紧张啊。”留着一头短发的胜村阳太笑着打了声招呼。

    他刚才已经特别给节目组那边打招呼了,让他们等会儿下手轻一点。

    毕竟西城式还是个高中生,胆子肯定很小。

    “没错,西城小哥,不要害怕。”

    旁边圆圆胖胖的吉田浜一边分发手电筒,一边笑着拍拍西城式的肩膀说道。

    他有些同情西城式,毕竟等会儿西城式就要被吓得发出丢人的声音,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西城式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向面前的建筑。

    面前的建筑,毫无疑问是一座被时代所遗弃的建筑。

    出租楼一共有十层,破败荒凉地横亘在众人的面前。

    其灰白墙面生长着深褐杂草,裸露在外的地方锈迹斑斑,从远处看去像是黏着粘稠的血液。

    原本呈一面排开的玻璃已经完全破碎,不时有冷风从玻璃空隙中挤出,发出刺耳的呜鸣声。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不好的味道。

    像是老鼠粪便、又像是某种动物尸体的腐臭味。

    有些阴暗的地方用手电筒照射过去,甚至还能发现男女交1合用过的安全套。

    西城式眯着眼睛。

    明明距离这座建筑有将近十米的距离,西城式却有一种对方宛若活物,不断向自己迫近的感觉。

    但恍惚回过神来...却又发现废弃的出租楼就在那里,并没有半分变化。

    “西城小哥,你没事吧?该不会有心脏病之类的病史吧?”

    旁边小野纯见到西城式这副模样忍不住问了一句。

    她看着西城式一直都很镇静,结果初次见到这座出租楼还是会被吓一跳啊。

    果然还是高中生吗?也就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靠谱。

    可别有什么心脏病、癫痫病一类的病史,不然真吓出毛病来...她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没有。”西城式偏了偏脑袋。

    “真的没有吗?”小野纯心脏一跳。

    为什么看都不看我?这人该不会是在骗我吧?

    “没有。”

    西城式头也不回地回答一句。

    他忙着将死气附着于双眼,观察面前废弃大楼的情况,根本懒得去理会小野纯。

    在死气附着的视线下,浓郁的怨念,正盘旋在七楼破烂的楼层。

    还好。

    看来这一次是来对了。

    怨灵还没有被驱除。

    可还是有些不太对劲。

    这些怨念总感觉...

    西城式皱了皱眉毛,又不着声色往几个隐蔽的角落扫了一眼。

    在暗处都架设着专业器材。

    想来这些应该都是这个整蛊节目组的布置。

    还没有出事是因为他们并没有侵犯到怨灵所存在的第七楼。

    西城式并不在意这些录像器材录制下来影像。

    反正事后给岗野弥音打一通电话,动用御神会与警方的力量,将录像删掉就可以了。

    “差不多该进去了,西城小哥,小野小姐。”

    前面的胜村阳太与吉田浜打了声招呼。

    他们就像进入自己家一样随意,声音里根本就听不见丝毫害怕的感觉。

    毕竟他们满脑子都在想着进去之后怎么诱导西城式,将他吓唬得动弹不得。

    在他们两人的催促下,西城式与小野纯也没在原地待很久,向着这座废弃旧楼走去。

    ......

    一进入到旧楼中,视野也就跟着狭窄了。

    柱网有规律的分布,墙面上满是各色喷漆涂鸦,地上散落着细密水泥石块。破旧的天花板拉着电线垂落。

    很多地方都有被烧黑过的感觉。

    在手电筒照射之下,这些狰狞的涂鸦也变得莫名扭曲起来。

    胜村阳太与吉田浜看了一眼西城式,发现对方还是面无表情的模样后,他们俩对视一眼。

    差不多该开始工作了。

    胜村阳太一边往前走,一边声音压低道:“不知道西城同学知道佐藤废楼的都市传说吗?”

    “都市传说?”

    西城式观察着室内环境,毫不在意地应了一声。

    “我在进来的时候就做过准备了。”胜村阳太诉说着网络上调查来都市传说:

    “只是看面前烧焦的室内环境其实就清楚了,佐藤废楼是因为起火后火势过大,无法扑灭,最终生生烧死了十数名活人这个原因而封闭的。”

    “官方对外的解释是佐藤废楼因为消防手段不完备,起火时无法压住火势,最终才导致大火蔓延,夺取十多个人的生命。但实际上这另有隐情——”

    胜村阳太音调再度压低一级,声音变形得有些诡异,他目光直逼西城式:

    “那一年...其实是有人恶意纵火的。就算是现在,那些冤死的怨灵们...其实也还在大楼内徘徊,寻找着杀死它们的凶手。”

    胜村阳太重重的咬字落下。

    与此同时,从头顶的天花板处猛地炸开一声巨响!

    很好,这个时机卡得刚好。

    胜村阳太心底欢呼一声。

    但表面上他还是露出了一抹惧色,配合着身边同样满脸佯装成‘惊讶’‘错愕’的吉田浜,看上去就好像真被这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到了一样。

    “怎么了?怎么回事?”

    小野纯满面‘惊恐’,手脚都在逼真地颤抖。

    见到小野纯露出这种表情,旁边的吉田浜也是露出一副‘慌张’的表情,开口安慰道:“没事的,没事——”

    嘭!!!

    又是一声沉闷的响声。

    在他们三人装出来的‘惊骇欲绝’的表情下,进来的大门居然毫无征兆地关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吉田浜发出一声绝望的叫喊声,他与胜村阳太暗中目光交流,随后点点头,三步化作两步冲到门边,用力地想要把门推开。

    “不行!根本推不动!我们好像被困在这个地方了!”

    胜村阳太在手电筒光芒的照射下,面色苍白,看上去仿佛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弄得害怕到极点。

    另一边的小野纯则是抱着双肩,满眼恐惧。

    巨响!

    逼真的演技。

    阴暗并且狭窄的封闭环境!

    突然产生的危机!

    建筑四处还安置了干扰器,电话根本拨打不出去!

    孤立无援的处境。

    西城式现在肯定已经吓傻了吧?

    “我们被困住了!”

    胜村阳太与小野纯...他们三人发出惊恐的叫声,一边又不约而同将视线转向西城式。

    在他们的注视下,一直没说话的西城式站了起来。

    然后——

    嘭!

    沉重的铁锤砸在铁门之上。

    嘭!

    恐怖的巨响声以及西城式疯狂的背影,让小野纯等人连‘逼真的演技’都无法继续下去了。

    他们只能发出‘呃呃呃’的惊愕叫声,满脸呆愣地看着西城式将铁门直接锤得变形,最终轰然倒塌,灰尘四溅!

    “好了。你们可以出去了。”

    西城式拎着铁锤,站在,眼神森然带着狂气。

    就好像...

    要是他们再不走的话,铁锤下一刻就要砸在他们的脑袋上...

    让他们的血肉、脑浆横飞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