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成了日式反派 > 第二十九章.差点把她吓死!
    西城式喝了口茶,又目光平淡看了一眼浅川一郎。

    这种不去努力,只想在小地方偷奸耍滑的人他在上一世的时候就见得多了。

    走关系、攀路子,自己什么本事都没有,只想着走后门。

    对方这时登门拜访,无非是想带着浅川梨奈在自己这里打感情牌。

    毕竟从名义上来说,自己现在才是浅川一郎的债主。

    思及此处,西城式放下茶杯,说出了第一句话:

    “所以,浅川先生前来拜访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已经凑齐了欠款,想把欠款还清么?”

    那双干净纯粹的黑色双眼仿佛是没看见浅川梨奈一样,直视浅川一郎。

    因为他平素最讨厌的就是投机取巧、毫无尊严的软骨头。

    正巧,浅川一郎把这两项全部都占全了。

    另一边,听了西城式话语的浅川一郎错愕地张了张嘴,显然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不留情面。

    这和石村理人说的完全不同啊!

    不是说只要带着梨奈上门就可以博取西城式的欢心吗?

    浅川一郎禁不住抬起头打量西城式的脸色。

    此时,西城式平平稳稳、背脊挺直地坐在椅子上,五官深邃的脸上带有若有若无的笑容,但就是这种简单的表情,却显出一种莫名有威势的感觉。

    本来浅川一郎是不相信‘气势’、‘气质’这一类玄乎的东西的。

    可看着面前不过十七八岁的西城式,他却有一种被什么东西莫名压了一头的感觉。

    “不、那个,西城先生,我现在手上暂时还没有闲钱。”

    浅川一郎眯着的贼眼仓促地睁开,声音多少显得有些急促。

    “既然不是为了还款,浅川先生过来又是想干什么呢?”

    西城式放下茶杯,话语之间不留丝毫情面。

    他全程都没看浅川梨奈一眼。

    想用小女孩来博取同情?

    抱歉。

    西城式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就想迷迷糊糊的糊弄过去了?

    根本不可能!

    虽然西城式确实挺喜欢浅川梨奈这个小女孩的,但一码事归一码事,原则就是原则。

    拿小孩子当挡箭牌算什么事?

    “那个...没什么。就是...我马上就要去上班了,只是梨奈想过来找西城先生玩一会儿...”

    浅川一郎显然没想到西城式竟强硬到如此地步,他张了张嘴,勉强找了个理由。

    “是吗?那就让梨奈在我这里玩一会儿吧。”

    西城式目光平静:“至于浅川先生...我就不送你了。”

    这只要是稍微有点数的人都知道西城式这是下逐客令了。

    浅川一郎干笑两声,对西城式露出谄谀的笑脸后又侧过脸看向浅川梨奈:

    “听见没有,梨奈,我现在要去上班了,你待在西城先生的家里面可不要给他添麻烦!”

    他说这话的时候冷言厉色,有一种要把从西城式那里受到的气发泄到浅川梨奈身上的感觉。

    浅川梨奈的小身子明显发着抖,可她的脸上还是堆着笑,看上去像是很乐意一样:

    “我知道了。”

    这‘没出息’的东西!

    察觉到浅川梨奈明显的颤抖,浅川一郎面色阴狠,刚想要伸出手一巴掌甩她脸上的时候——

    “浅川先生。”西城式发出了声音。

    这声音让浅川一郎停下手,并且向西城式那边望去。

    只见脸上带着笑的西城式手里端着茶杯,双眼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这边。

    虽然说他是在笑,但只是脸上的皮肉在笑,眼神的深处没有丝毫的笑意。

    一股莫名的冷气从脚底窜到心头。

    浅川一郎后退两步,远离了浅川梨奈,接着谄媚地笑了两声,又用力对西城式鞠了一躬:

    “那、那我就先去忙自己的事情了,西城先生。”

    他急忙转身离去,连回身看都不敢看西城式一眼,就这样仓皇地离开了西城家。

    西城式目送着对方离去,心中算是对这个人有了个初步印象。

    欺软怕硬、恃强凌弱、还没有成年人的担当、只想着走后门。

    他将目光收回,转而看向局促地坐在短椅上的浅川梨奈。

    西城式心底又有些感叹了。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但这浅川梨奈却完全不像长歪了的样子。

    至少与她的父亲完全不一样。

    像浅川一郎那种人,你前脚帮助了他,他后脚就能在你落难的时候把你踢到谷底,落井下石。

    但浅川梨奈则是想方设法报恩,非得把恩情偿还了不可。

    在这一点上,西城式是很欣赏这个小女生的。

    但...越自立的小孩子,就越惹人心疼。

    看着浅川梨奈坐在短椅上连手指头都不敢动一根的样子——西城式开口了:

    “梨奈。”

    “是!”

    浅川梨奈的小身子打了个激灵,整个人手脚绷得紧紧的。

    早在临拜访之前,浅川一郎就已经再三叮嘱她,要好好儿地讨好这位隔壁的大哥哥。

    至于原因...其实浅川梨奈也清楚。

    无非就是想让她巴结西城式,让西城式以后能在生活中好好儿‘关照’一下他们。

    可就算真能巴结上西城式...浅川梨奈也不想巴结他。

    因为西城式是个好人。

    就在刚才...爸爸要打她的时候,西城式都还开口阻止了。

    拖累这样一个好人...

    真的可以吗?

    可要是不巴结西城式...

    浅川梨奈的身体颤抖着。

    她想到前几天遭受到的打骂了。

    喝醉了的浅川一郎生气地把玻璃烟灰缸砸在了她的小腿上,痛得她好半天倒在地上都动不了。

    现在唯一能记起来的就是——

    很疼。

    特别疼。

    还有冬天的地板好冷...冷气透骨...

    但她连哼都不敢哼一声。

    因为一旦发出声音,惹得浅川一郎心烦...那必然又是一顿毒打。

    她那天躺在地板上,手脚都冻僵了,过了好久才勉强爬起来钻进自己的床里。

    现在小腿处都还隐隐约约发疼。

    那种毒打还要再吃一次吗?

    一想到这里,浅川梨奈就委屈的眼泪汪汪的。

    可就算这样...也不能让隔壁的式哥哥吃亏了。

    大不了就再挨一顿打,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浅川梨奈抱着必死之志,下定了这个决心。

    下定决心后的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想看一看西城式在干什么。

    然后——

    她就近距离地看见了一张带着些许笑容的脸——

    差点把她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