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成了日式反派 > 第四章.越活越回去的原主
    调查原主死亡的事情迫在眉睫。

    因为隐藏在暗处的黑手说不定早就已经悄无声息地盯上了自己。

    西城式并不是喜欢眯眯笑的老好人,他也不喜欢被动挨打。比起被动挨打,他更倾向于出动出击。

    可拳头也要挥对地方才行。

    这一路上,西城式对石村理人旁侧敲击,又是言语暗示看好他,又是让他帮忙做这做那。

    这让石村理人满脸通红,兴奋得要死——开着车的他手掌发抖,差点把车头直接往电线杆上撞去。

    冒着如此‘生死危机’西城式也套到不少消息。

    首先是坐在次席上的那对中年男女的姓名、身份。

    男性名叫草加介之,女性名叫青木泉水。

    草加介之是负责光济会东京支会原来的负责人,而青木泉水则是跟随西城式一起来到东京的随从,算是西城式的心腹。

    仅从这一层身份上分析,就大概能够知道草加介之就是被西城式‘下克上’的对象了。

    粗略地看过去的话,原主的死说不定就与草加介之有关。

    但是——

    西城式轻轻地敲打着车窗。

    为何不换个角度来想呢?

    正是因为青木泉水是西城式带来的心腹,所以她才能更好的加害于西城式。

    呼...

    西城式转而看向手机屏幕,又不时侧眼看向后视镜。

    后视镜上的石村理人满脸兴奋,似乎为自己能送西城式而感到光荣。

    唔...

    虽然石村理人表现出了一副‘肝脑涂地’的忠心模样,但西城式并没有完全相信石村理人。

    不过单看定位的话,对方还是有好好儿往居住区方向开去的...目前看来应该是没有问题。

    而且——

    “日本东京。”

    西城式看向窗外。

    时间是2019年12月19日晚,东京已经入冬,下着小雪。

    迷蒙的夜色。

    整齐竖立过去的街灯。

    那怕深夜也依旧嘈杂的、明亮的商业大厦。

    西城式并不是第一次造访东京,但每次都是直观地看两眼就匆匆离去。

    以现在这个视角来看待这座城市,倒是颇有别样的感觉。

    车辆在石村理人的驾驶下,轻车熟路地进入附近的居住区。

    进入居住区后,四周就脱离嘈杂,视野也随之狭窄下来。

    大部分都是为了防震、防风的三五层民居,这些低矮建筑摩肩接踵,挤在一起。

    还没等西城式思考,耳边就传来石村理人恭敬的声音。

    “我们已经到地方了,西城法师。”

    石村理人将车靠边道。

    到地方了?

    西城式下车,接着抬起头。

    看着街对面的建筑,说实话,西城式有些怀疑自己前面的判断。

    这是一座绝对当得起‘简陋’两个字的日式出租长屋。

    一共上下两层,一层四个房间,二层也是四个房间。

    老旧的坡屋顶,锈迹斑斑的上楼扶手,好像被火烧过一样的墙面...

    原主就住在这种地方?

    光济会一把手住在这种地方?

    “哎呀,我第一次过来的时候看见西城法师居然住在这种地方的时候,心里也是吃了一惊呢。听光济会的前辈说,好像还是西城法师主动要求住在这种地方的...”

    说着,石村理人转过头看向西城式:“真是让我心悦诚服。西城法师明明身居高位,却主动要求住在这种地方!这就是光济会第一人的风度吗?”

    石村理人心潮涌动。

    每次看见西城法师居住的恶劣环境,他就感动得想要落泪。

    光济会一把手却情愿住在如此环境中,这怎么让石村理人不主动去努力呢?

    西城式看了石村理人一样,沉默了。

    主动要求,也就是说原主主动要求住在这里的?

    不过估计也就只有这个解释了。

    西城式刚才翻过钱包,里面整齐放置了三十多张万圆钞票,外带这身明显是高级货的外套——原主怎么看都不像是缺钱的人。

    那这也就是说...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同之处?

    西城式尝试调动一丝黑气附于双眼,再度看去。

    长屋还是那座长屋。

    在他眼底下并没有半分变化。

    那原主又是怎么回事?

    西城式眉毛拧紧。

    想不通,弄不明白。

    这位原主特立独行的程度,根本就不像一般起点网文男主角。

    一般来说,男主角穿越到日本,住在廉价出租屋,手头没钱,以此借助系统不断往上爬,亦或是借助脑中的记忆文抄公,不断打脸对手,最终冲出廉价出租屋,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这才是标准配置。

    可西城式却是越活越回去。

    光济会一把手,却执着于学生身份。

    手有余钱,还要住在这种出租屋。

    这其中应该有其他原由...

    西城式回头将石村理人打发离开,来到出租屋小院。

    小院中央放置着蓝色破旧的晾衣架,上面没有晾衣服。

    角落放着精致的花盆,里面没有种花,但角落却已经开垦好了一片土地。

    这悉心打理的模样,让西城式禁不住挑了挑眉。

    居住于这种透出一股死气的出租屋的人,大都应该活在社会底层。

    大家都为生活疲于奔命,那有心思去养花养草?

    西城摇摇头,也没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

    刚才他逛了一圈,在出租屋一楼没有发现带有‘西城’门牌的房间。

    这也就是说,原主住在二楼。

    西城式向二楼走去。

    夜色浓郁。

    整片出租屋早就已经陷入无比寂静的状态。

    除了西城式啪嗒啪嗒走动声外,几乎听不见任何杂音。

    这个地方与东京的繁华无关,更趋近于贫民区。

    他摇摇头,踩着楼梯来到二楼。

    站在这里向左望去是漆黑的走道。

    或许是走道也就这点距离,所以管理员也就没有修理走道灯了。

    可西城式这具身体并非常人体质,只是一眼,西城式就看见了蜷缩在走道边的矮小人影。

    怨灵...?不,如果是那种东西,这座公寓应该早早就要闹出血案才对。

    西城式是见过普通怨灵的。

    那种东西,捏死普通人根本就废不了多大力气,破门而入也就是秒秒钟的事情。

    想到这里,西城式取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

    在手机的手电筒灯光下,小小的身影跳入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