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成了日式反派 > 第六五章.盯着你!
    现实从来不是小说。

    西城式没有那个义务听浅川一郎诉说他心里的苦处。

    而事实上西城式也通过光济会手下的调查知道了他所谓的苦处。

    浅川一郎在婚前其实还算是个有上进心的人。

    不过在结婚之后,他由于来自上司的压力,所以经常家暴自己的妻子浅川铃,斥责对方...而后面也正如浅川一郎所说的那样,浅川铃出轨了。

    出轨后的浅川铃生下了现在的浅川梨奈,并且在一次私会中,浅川铃被浅川一郎发现了出轨的事实。

    这强烈的冲击以及巨大的屈辱感,让本就有着暴力倾向的浅川一郎性格更加偏激。

    他不停虐打着浅川铃,最后致使承受不住的浅川铃逃离浅川家。

    只留下浅川梨奈一人勉强依附着浅川一郎。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浅川梨奈长相越来越像她的母亲,这就让浅川一郎更是无法接受,只是看着浅川梨奈那张脸就满肚子火气与憋屈的怨气。

    浅川一郎来到东京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找到浅川梨奈的母亲浅川铃。

    不过懒懒散散在东京待了一年多,浅川一郎卖掉房子的钱被花光,零零总总还欠下了不少债。

    因为他沾染上了一个毛病。

    嗜赌。

    再到后面,就是讨债人上门讨要赌债,浅川一郎被偶然上门的石村理人碰见,并且救下的场面了。

    实际上那个时候,浅川一郎就已经想到卖掉自己女儿这个方法了。

    毕竟浅川梨奈与他并没有半分血缘关系,把她卖掉,他也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而且——

    卖掉浅川梨奈...对于浅川一郎来说拥有不小的报复性质的快感。

    不仅能还钱,还能让自己的念头通达、舒畅...这件事也就被他这么定下来了。

    因为嗜赌的原因,他在东京一年中与不少的贷款公司有所关系。

    而能在东京开贷款公司的,多少都带了些灰色交易的意思。

    一言蔽之就是这些贷款公司的背后大部分都有一些暴力团体、机构撑场子。

    而这些暴力组织、机构大部分所从事的又都是擦着法律边缘的交易。

    风俗业、贷款、赌场、大型卖场、电话欺诈等等。

    不得不说,日本是个很神奇的国家,它在法律上默认了暴力团体的存在。

    网络上也有很多关于日本黑1帮的日剧、电影。

    但其中的‘义理’、‘兄弟情’、‘不骚扰平民’等原则,其实是被艺术加工、粉饰过的。

    不管怎么样,暴力团体就是暴力团体,不要真以为暴力团体是正义的。

    “你的意思是,你把梨奈送进了一个叫做东面组的暴力组织中了?”

    西城式皱着眉毛,看着倒在地上的浅川一郎。

    “我、我没有办法...我欠了他们太多钱了,如果不能按期还上。他们就要切掉我的手指...”

    浅川一郎嘴巴漏风地说着。

    地上流着一滩血。

    “你的手指?”西城式盯着浅川一郎。

    “是的...一根手指一百万日圆...我一共欠了六百多万。”

    这意思是,卖掉了浅川梨奈后,他还倒赚了两百万日圆。

    不止如此,他在走之前还给石村理人打电话,希望石村理人借他八百万日圆。

    “浅川先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还真是贪得无厌。”

    西城式看着浅川一郎,回过头看向石村理人,语气冰冷道:“用上次那些银行卡,给他取一千万日圆。”

    “啊?这...西城法师...?”

    石村理人愣住,完全没想到西城式竟然会这么说。

    “我想要浅川先生十根手指。”

    西城式目光平稳,声音也如平常一样,沉稳,不带丝毫波动。

    可就是这种平静的目光,却让石村理人只觉得浑身发寒。

    不止是石村理人,就连他身边的几个手下都默默地后退了两步,低下脑袋。

    老实说,十根手指这种事情...他们并不少见。

    毕竟光济会从一开始来说也不是什么见得光的组织。

    但要像西城式那样语气、神态、情绪都如往常一样,就好像在说‘今晚上吃什么’一样提出这个话题...

    那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因为人说到底是感性动物。

    加害别人时,人是会自然产生激动、暴虐、甚至疯狂情绪的。

    但要像这样,表情与动作如平时一样...那得是多么恐怖的心理素质?

    石村理人害怕地缩了缩头。

    这就是光济会反派头子西城法师的器量吗?

    真不愧是下克上的狠人...也难怪关西那边开始传闻,说东京光济会这边有个暴虐残忍到极致的负责人。

    “我明白了,这就为您取过来。”

    感受到西城式又抬起的目光,石村理人反应过来一样地点点头,脚程加快,直接走出办公室。

    “十、十根手指?!”躺在地上的浅川一郎的手脚如同癫痫剧烈颤抖着。

    他无法像小说里那样‘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是真的直接绝望、恐惧到哭出声。

    那张精瘦的脸上,表情已经扭曲了。

    “西城君!西城法师!您是在开玩笑的吧?我明明什么都说了!”

    面对他最后的质问,西城式只是面无表情地摇摇头:

    “不行,这是必要的。”

    “为什么是必要的!你就是想报复我吧?你这个混蛋!”

    浅川一郎从口袋里取出一柄藏着的匕首,从地上挣扎起来,想扑向西城式,但还没等他完全站起,后面的几个人就将他摁倒在地。

    “我没有想报复你。老实说,报复你这种人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

    “那你为什么还要——”

    “因为如果就这样放过你,让你完好无损的离开,你之后肯定会对我产生报复的想法...就算不是对我,对梨奈也是。”

    是的。浅川一郎这种小人的心思很容易就能弄懂。

    他在事后肯定会对自己亦或是浅川梨奈产生报复的想法。

    为了防止那种情况,所以必须要在这里把浅川一郎打疼、打怕了,让他以后见到自己都要绕好几条道...这样才行。

    西城式注视着浅川一郎。

    感受到西城式那仿佛能把自己心脏挖出来看一看的目光,浅川一郎张了张嘴,竟然犹豫了一阵才开口:

    “不会的!我绝对不会对你和梨奈有任何想法的!”

    “我不信。”

    西城式依旧摇头。

    “可你剁掉我的手指也只会让我更加怨恨你们!”

    浅川一郎捏紧了拳头,猛地抬起头,声音森然而恐怖:

    “没错,你要是剁掉我的手指,我一定会狠狠地报复你们!”

    这浓郁的怨念,让旁边压住浅川一郎的几个手下都有些被吓到了。

    然而下一刻——

    浅川一郎不由得面露恐惧,五官都在一瞬间扭曲,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像喉咙里被火烧过一样奋力地挣扎着。

    几个光济会手下禁不住顺着浅川一郎的目光看过去。

    视界中,只有西城式的脸晃动着。

    他盯着浅川一郎。

    一言不发。

    双眼中的眼白已经消失。

    他就这样——

    盯着浅川一郎。

    毫无生气、不带半点眼白的双眼。

    死死地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