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成了日式反派 > 第五九章.九条沙罗
    现在要怎么说服西城式呢?

    老实说,一开始松木良还算有信心,毕竟只是说服一个下克上的青年人而已。

    这种青年人基本上都会带上点‘傲气’以及‘偏激’,只要把捧一捧对方,再开一些有力的筹码,就不愁对方不上当。

    但是现在...

    松木良已经完全没有信心了。

    毕竟谈判最忌讳的就是自己这边的底牌、目的完全被人摸清。

    因为这样的话,自己的命脉就全部都暴露在对方眼底下了。

    再加上九条沙罗派系现在势弱...说实话,稍微有点眼色的人都会选择宫泽美惠那一派系。

    可是——

    西城式是必须要争取过来的人选。

    他作为关东地区总负责人是拥有很大影响力的。

    特别是在关西地区总负责人已经倒向宫泽那一派的情况下,西城式的表态将直接影响到这一次神之御子的选拔结果。

    松木良打起精神,开口说道:“正如西城法师你说的那样,我这次确实是代表九条小姐过来邀请您加入我们的。”

    既然没办法通过小手段拉拢西城式,那么这里就只能靠一腔真心实意了。

    他摊开手掌,真情实意且充满自信地说道:

    “可能您会觉得加入势大的宫泽派系才是最好的选择,但真是如此吗?现在宫泽派系只是暂时占据优势,九条小姐并不是完全失败。”

    “是么?”西城式若有所思地扫了松木良一眼,简单地应了一声。

    “没错。”松木良一字一句地说道:“况且有句话说得好,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西城法师,您现在就算加入宫泽派系,能获得的好处也远没有那么可观。”

    这句话松木良倒是说的是实话。

    以宫泽派系如今的实力,就算西城式加入对方,也就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对方肯定也只会重用一开始就加入他们的关西地区总负责人。

    对于西城式,他们或许会待之以礼,但要再往上提高待遇...那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可是九条小姐不同,只要您加入我们九条派系,事成之后,人、权力、钱、物品、灵具...不管是什么要求,我们这边都会尽量满足。你可以在九条小姐手下谋求更高的出路。”

    松木良确实是一个合格的说客。

    他充分列举了各种实例,完全一副‘我这是为了你好’的表现。

    但仔细听过去,你会发现他说的大部分话都是在放屁。

    因为他刚才所说的全部都建立在九条沙罗能成为神之御子这一前提上。

    如果九条沙罗不能成为神之御子,那他刚才说的这些纯属白日做梦,能不能实现的东西都是两说。

    “抱歉,用这些可能无法实现的东西当作筹码是无法说服我的。”

    西城式又看了一眼对方的耳朵,接着面无表情地摇头:

    “诚如松木先生你所说,可能我现在加入宫泽派系只能得到一些无关痛痒的细碎奖励,但那也比你刚才所说的那些可能无法达成的条件要靠谱得多。”

    “可是...”松木良张大嘴巴。

    他想要说些什么,但又说不出来,只能重重地低下头,深深地吐了口气。

    通过刚才与西城式的交流,松木良也算是明白了。

    果然,西城式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愣头年轻人,他必须要见到实际利益才会出手帮助。

    看来这次估计要白白浪费时间跑一趟了。

    松木良心头压不住失望的情绪。

    要知道他这一走,西城式就会转而倒戈向宫泽美惠了。

    而西城式这一倒戈...就基本上代表着九条派系的完全崩毁。

    就在这时,松木良的耳边突然传来了西城式的声音。

    “要让我加入九条派系并不是不行。”

    “什...?”

    松木良露出了惊讶错愕之色。

    他完全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竟然还能柳暗花明。

    “不过我有个条件。”

    西城式伸出手指。

    “条件?您是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松木良疑惑了。

    “不错。”西城式点头继续道:“我希望能见九条沙罗小姐一面,她现在人应该在东京吧?”

    “你怎么知道的?九条小姐的日程行踪应该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才对!”

    松木良再也忍不住了。

    他从长椅上跳了起来,表情就仿佛看见了鬼一样。

    这个青年是怎么回事?

    怎么感觉他似乎什么都知道?

    “虽然看得不太真切...但是刚才侧身的时候注意到了,松木先生应该戴着耳机吧。”

    西城式点了点右耳。

    耳机——

    听了这句话,松木良急忙捂住了耳朵。

    “在这种情况下还在旁听、以及与你保持联络的,我想应该就只有九条小姐了吧。”

    “我...”

    松木良嘴巴动了动,刚想说话。

    但下一刻,他戴着的耳机中传来了声音。

    “九、九条小姐?什么?带他过去?可是您的身体...好吧,我知道了。”

    松木良毕恭毕敬地回复着对方的话语,过了差不多一分钟后,他切断通话,回头再度看了过来。

    现在...松木良对于西城式已再也没有丝毫怠慢的情绪了。

    西城式这份观察力、思考分析能力...

    要是能加入九条派系,必然是一大助力。

    “请往这边走。”

    松木良深吸一口气,伸手邀请。

    西城式点头,不发一言地跟在了松木良身后。

    ......

    九条沙罗藏身的地方是个小型会客室,一直以来都处于无人使用的状态。

    房间不能说窄小,但也绝对称不上宽敞。

    不过重要的并不是这些。

    最重要的是——

    这不就是在光济会例会的大会议室隔壁吗?

    独自坐在会客室沙发上的西城式眉毛挑动

    看来这位九条沙罗还真是足够大胆,居然直接就将藏身之处选在隔壁,也不怕别人发现。

    “但实际上,人总是会下意识地忽略身边近距离的事物和事件。而这也就是我们所讲的‘灯下黑’,西城先生。”

    一道轻柔、温婉但又有些中气不足的声音传出。

    嗯?

    西城式侧过头,正好看见松木良双手推着轮椅走出。

    在轮椅上端坐着一位披着白色羽绒服,内里套着白色毛衣的、面色苍白的干瘦女生。

    她冲着西城式温和地笑了笑,颔首道:

    “初次见面,我就是九条沙罗,西城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