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成了日式反派 > 第五一章.不行也得行!
    岗野警视正,全名岗野良子。

    她是官方在驱灵组织‘御神会’的中间联络人。

    同样的,她也是岗野弥音的姐姐。

    她看起来年龄约莫二三十岁,穿着简单,行走之间透出一股子雷厉风行,她的双眼视线总是擦着别人的头皮过去,让人只觉得这是个强势的女性。

    这位岗野良子,就是岗野弥音打电话叫来的上级人物。

    “西城小子...你又整出了什么幺蛾子?”

    又...?

    旁边的西城式听到这个字眼,禁不住挑了挑眉。

    原主难不成还是那种特别会找事儿的人?

    不过他也没在意,只是语气平静地说道:“有件事弥音处理不了,所以就叫你过来了。”

    “是吗?”岗野良子看了一眼岗野弥音垂头丧气的模样,又看了一眼西城式...

    更准确的来说,是看了一眼他身边的白雾神子。

    她点了点头:

    “确实,是弥音处理不了的事情。”

    “良子姐姐!”

    岗野弥音发出抗议。

    本来她贴身小助手的地位岌岌可危就已经让她足够低落了,自己的姐姐还要往自己伤口撒盐,简直惨无人道。

    “那你就更努力加油一点,争取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麻烦我了。”

    岗野良子笑骂一句,随即回头道:“我们去白雾小姐家里谈一谈吧,西城小子。”

    “可以。”西城式点头。

    这岗野良子对原主的称呼如此亲昵,想来与原主关系不浅,而且对方还知道原主的任务,显然在御神会中的级别很高,这里西城式还是少说点话比较稳妥。

    “那就决定了,弥音你等会儿和处理部门的人离开,我和西城还有些事情要谈。”

    “我明白了。”

    叹息声止不住地嘴边泄出,岗野弥音无精打采、一脸绝望——我的西城前辈贴身小助手的身份啊...

    ......

    从白雾家出门到回去,一共花费了四十多分钟。

    这个时间算不了多久,至少对白雾蛹子来说是如此。

    可这短短四十分钟发生的事情却让白雾蛹子心头一紧。

    永祭会发现神子了!

    “虽说只是一次袭击,但难保对方有人已经通过手机等移动设备通风报信了,蛹子小姐。”

    岗野良子目光凝重地开口说道。

    这让旁边的西城式也不禁为之侧目。

    这个女人开始工作后的气场,与工作前的气场完全不同。

    处处都透出一种精明干练的感觉。

    “......”白雾蛹子。

    她现在心乱如麻,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不住的叹气。

    白雾蛹子早就料到会有今天,但她从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被永祭会盯上的现在,这个藏身之处也不再安全。

    难不成又要回到连安身之所都无法保证的日子吗?

    白雾蛹子深深地吸了口气。

    她倒是没多大问题,最关键的是神子...

    白雾蛹子又想要叹气,可手上传来的触感却让她不由得侧头。

    那是白雾神子的手掌。

    此时的白雾神子正看着她,轻缓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完全没有问题。

    看着她这平静安稳的模样,白雾蛹子只觉得喉咙涩涩的。

    她一直都没有将永祭会的事情告诉失去以前记忆的白雾神子,只是希望神子能继续安稳地生活下去。

    “但是看来连这简单的想法都没办法实现了。”

    白雾蛹子摇了摇头。

    “不会的,蛹子小姐。”岗野良子开口了:“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对话了,只要你和神子小姐愿意接受御神会和我们的保护,肯定能平安无事的。”

    “接受御神会的保护...”白雾蛹子笑得十分勉强:

    “或许这句话有些任性,但我只想要神子的平稳生活,不想让她与任何势力有所牵扯。而且...谁都不能保证御神会中就没有对‘不死’感兴趣的人吧?”

    对于白雾蛹子这番话语,岗野良子并没有去否定。

    因为对方说得全部都是事实。

    这个世界不存在对不死完全不感兴趣的人。

    只是为了延续寿命,大部分人类就能做出任何事情了。

    而‘不死’...这就更加不多谈了。

    御神会中肯定也有人会对不死产生觊觎。

    这就有些难办了啊...岗野良子在心底念叨着。

    她过来就是为了说服白雾蛹子,可只要有‘不死’在...

    岗野良子还在思考着,那边的白雾神子却已经站了起来。

    她先是吸了口气,又抽了抽小鼻子,抬头看了两眼西城式,又猛然低下头擦了擦眼眶。

    就算她再缺少常识,也知道白雾蛹子与岗野良子交谈着的是自己的事情。

    我难道要一辈子都被关在小黑屋里面了吗?这一辈子都不能出来了吗?我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啊...?喜欢吃甜甜圈难道也是坏事吗?

    可是——

    白雾神子伤心地闭上眼睛,对着西城式用力地鞠了一躬:

    “式君,你的救命之恩我可能还不了了。”

    白雾神子声音都打着颤,带着明显的鼻音。

    “真、真的对不起。”

    我要被永远关进小黑屋了...这句话她怎么都没办法当着西城式的面说出来。

    因为今天西城式已经遭遇到一次危险了。那就是她的原因。

    要是再让西城式遭遇到那种危险...还不如把她关进小黑屋里呢。

    这么想着,白雾神子擦了擦眼睛,再度对西城式深深地鞠了一躬,纤细的身体用力压下。

    嗯?

    白雾神子这作态让岗野良子脸上带了几分诧异。

    她本来还以为西城式顶多与白雾神子就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毕竟西城式是有‘尝试接触白雾神子’这一任务的。

    可现在看来...好像还不是那么一回事?

    不过这也不太科学啊...?

    西城式是那个小子的徒弟,与他老师一样,都是一张臭脸,谁也不鸟的冷漠脸,破烂脾气。

    当初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西城式都还是满脸嫌弃冷淡,怎么想都不可能和白雾神子有什么关联啊。

    正当岗野良子想着的时候,从她身边似乎传出了一声叹息。

    然后——

    “良子小姐。”

    “啊?”岗野良子侧过头。

    在她的视线中,身边的西城式面色异常平静,就好像刚才叹气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他坐得平平稳稳,背脊挺直,语气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后退:

    “白雾蛹子小姐以及白雾神子小姐的保护工作,是否能全权交给我来负责呢?”

    明明是请求的问句。

    但在西城式笃定的咬字下,硬生生变成了肯定句。

    岗野良子盯着他很久,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

    “不行。”

    “不行也得行。”

    西城式没有犹豫,目光始终沉静如水。

    是的。

    不行,今天也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