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成了日式反派 > 第十三章.多面间谍?
    “你的意思是,除了知道这是白雾家传承外,你什么都不知道?”

    西城式听完白雾神子的回答,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

    你明明一问三不知,为什么刚才还好意思装得那么聪明?

    甚至还能用一本正经的表情说‘这是白雾家长女的矜持’这种话?

    说实话,西城式一瞬间还真被这个一脸冷冰冰表情的小女生给唬住了。

    结果如今再看过去。

    西城式只觉得这个漂漂亮亮的小女生是不是有点傻蛋。

    “没有!我是真的不记得了!”

    白雾神子脸色都涨红了。

    她也有些不太好意思。

    毕竟刚才还说了那么厉害的话。

    见她这实在是不像撒谎的模样,西城式觉得自己血压都快拉满了。

    他伸出一根手指,保持语气不变:

    “...我再确认一遍。”

    “你不清楚你的起死回生能力是如何得来的,对不对?”

    “嗯。”白雾神子点头。

    “你也不知道白雾家具体传承是什么意思,对不对?”

    “嗯。”白雾神子又点了点头。

    “你甚至连你什么时候来东京这件事都忘记了,对不对?”

    西城式又问道。

    “是这样的。”白雾神子肯定地回答。

    “......”西城式。

    西城式看着白雾神子。

    白雾神子也看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西城式面无表情地站起来,顺带还伸手把白雾神子从坐垫上拉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白雾神子顺从地被拉起来,同时还眨了眨眼睛,不太理解地问了一句。

    “赶你走。”

    西城式不带感情地回答。

    一听这话,白雾神子张大嘴巴——

    “等、等等!不要就这样赶我回家!我是想报恩的!我真的想报恩的!”

    白雾神子叫了起来,还顺带抱住了西城式的腰间的。

    你别说,这小女生的力气还挺大的,西城式又是拉又是扯,最后还伸手去推她那张漂亮脸蛋,把她的脸都推得挤成了一团,可愣是没办法把她从自己的身上弄下来。

    “白雾家的家训就是知恩图报!作为长女的我不能就这么离开的!”

    她的脸被推得挤在一起,但还是口齿不清地说着这句话。

    最恐怖的是,那怕白雾神子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还保持着那种淡定万分的表情。

    这货就是个真正的面瘫,除了脸红,语气稍微急促点外,那张脸就没有任何变化。

    因此她说的话也格外具有欺骗性。

    西城式完全不在意她的话,还是不依不饶,手上用力要把她推出房间。

    把她弄骨折了也没事。

    反正这面瘫傻蛋又死不掉。

    他可不想陪一个高中女生浪费时间。

    正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白雾神子突然又叫了起来:

    “对了!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是我姨母可能知道,当初就是她把我接来东京的!”

    “......”

    西城式停下手上的动作,也没有问话,只是用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白雾神子。

    “我说的都是真的。”

    白雾神子面色不变,用力地点头。

    看了她许久,西城式这才开口道:

    “...把你的联络方式给我。”

    明天是周六。

    西城式的原定计划是打电话给石村理人,让他带自己去光济会本部踩点,顺带刺探一些情况的。

    看来这里的时间得稍微压缩一下了。

    “好。”

    白雾神子将手机号码和邮箱号都报给西城式。

    两人互相确认后,西城式这才补上一句:

    “明天我下午可能会登门拜访。”

    “我知道了。”

    得到这个回答,白雾神子才自愿走出门,接着才很有礼貌地对西城式鞠了一躬:

    “西城同学,明天请务必拜访,我和姨母都会在家里等你。”

    “......”西城式没有回答,他目送着白雾神子消失在走廊尽头,这才收回目光。

    不知为何,白雾神子这个女生似乎特别执着于‘白雾家长女的报恩’这种事。

    甚至隐约到了病态的地步。

    一般来说会有女生来到初次见面的男生家里吗?

    可白雾神子不止是来了,甚至还把自己的联络方式交给了自己。

    而且现在回想过来,会发现白雾神子说话方式很奇怪。

    她说话能带敬语的地方基本都带着敬语。

    不会用手机,举手抬足像是出自名门,规规矩矩。

    硬要给她加一个形容词的话,那应该是不涉尘世,不适应现代社会的深闺小姐。

    西城式眯起双眼。

    上一世往返日本各地做生意的时候,总是能听见一些带着诡秘、怪奇一类的土风物语。

    隐藏于深山中,在众人都不知道的地方里,有各种血腥、古怪的传统。

    剜出祭品的心脏以祈求一村平安的民俗。

    刺人双目以渴求族人安稳的仪式。

    将绳子套于人的手、颈、腿,处以分尸,抵御不知名的威胁...

    上一世西城式都把这些话当作客户之间的玩笑话。

    可这一世的日本不同,诡秘复苏,光济会豢养怪异,警方那边也有专业的除灵人士...

    白雾神子死去后散发的那些白雾...说不定就是某些仪式后的产物。

    西城式吐出口气。

    他并没有对白雾神子放下警惕。

    就算明天要登门拜访,他也还要准备很多。

    时刻警惕,小心才能保证他这艘西城式大船不沉没。

    “明天上午抽出时间去光济会总部,下午去一趟白雾神子家。”

    西城式心中计算好了。

    毕竟就算是要卖掉光济会,那也需要摸清楚光济会的内部情况,以免事后又惹来一身骚。

    “看来我这个内鬼还得继续潜伏下去。”

    西城式低声自语了一句。

    但是还好。

    现在看来,西城式需要做的就只是斡旋于光济会与警方之间,暂时不用分神去兼顾其他。

    就目前局势来看,还没有其他敌对势力参与进这些事情里的预兆。

    原主看上去似乎就是单纯的反派头子。

    那这样就还行。

    单面间谍的难度总比多面间谍要低得多的。

    西城式分析着,又禁不住点了点头。他认为自己还是能稳定住大局的。

    事情也逐渐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西城式转身重新进入房间。接着就看见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嗯?

    难不成是白雾神子把她家的地址发过来了?

    西城式眉毛一挑,将手机打开。

    在邮箱受信中,有这样一封邮件正静静地躺着——

    ‘明天晚上七点半,京北高中附近CURE咖啡厅碰面。’

    ‘注意留心光济会的尾巴。’

    “......”西城式。

    看着这条邮件,西城式吐出一口气,又吸了口气。

    这个原主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

    真是坑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