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成了日式反派 > 第十二章.原主潜入京北高中的理由
    咀嚼。

    咀嚼咀嚼。

    白雾神子走在路上。

    她的双手捧着包裹着甜甜圈的黄油纸,小嘴巴快速地嚼动着。

    双颊上下耸动。

    她捧着甜甜圈咬的样子就像是大仓鼠啃瓜子一样。

    白雾神子心中有些感叹。

    车站前的甜甜圈真是太好吃了。

    像这样的大甜甜圈,她一个人能吃掉十多个!

    吃完这个甜甜圈后,白雾神子意犹未尽地吸吮了一下葱白的手指,这才看向前面不发一言,默不作声走着的青年。

    这个人是与自己同班的西城式,平日里她与西城式并没有交际。

    更准确的说,白雾神子与同班的同学都没有什么交际——她就是个独行侠。

    可虽然白雾神子是个独行侠,她也知道大晚上跟着男生一块儿走不太好。

    要知道她长得也算漂亮了,私底下还有‘冰雕美人’的称号。

    要是西城式是个坏蛋的话...

    可是...

    白雾神子摸了摸肚子,又想到刚才甜甜圈甜美的味道——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

    能给自己买那么好吃的甜甜圈的人,怎么看也不像坏蛋。

    而且要不是西城式赶过来把那个怪物解决掉,自己说不定都要被吃得干干净净了。

    西城式应该是个好人,而且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说不定以后还能让他天天给自己买甜甜圈吃!

    那么这就是个可以给自己买甜甜圈吃的好人外带救命恩人。

    白雾神子在脑中一派分析后,给西城式下了个定义。

    正当她思索着的时候,走在前面的西城式突然问道:

    “不痛吗?”

    他侧过头,看了一眼白雾神子。

    白雾神子被咬碎一大半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原样,表面上看不见一丝一毫的伤痕。

    至于破损的衣物问题...幸好白雾神子不过一米六五的身高,西城式一米七九身高的大衣足够把她上半身连带着下半身的三分之一遮得严严实实。

    “痛不痛?”白雾神子愣住了,她思考了一会儿才点头回答道:“挺痛的。”

    见西城式好像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白雾神子还稍微解释了两句:

    “很痛的。把右脚拼回来的时候也特别痛!”

    这并不是她开玩笑。

    被咬住的那一刹那她就感到了剧烈的疼痛。

    可很快她就失去意识‘死掉’了,所以之后的事情她也不知道了。

    再到后面西城式过来,她把自己的大腿拼回去...那种痛感…得亏她以前经历过,不然早就痛得哭出来了。

    “是吗?”西城式看着白雾神子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波动的面色,目光闪烁。

    很明显,那种恢复能力绝对不是普通人类所能拥有的。

    可西城式用黑气附着于双眼去打量白雾神子的时候,又看不出对方有什么地方存在异常。

    西城式摩擦着手指。

    他想到一个困扰了自己许久的问题——

    原主为何要进入京北高中?

    现在...似乎就有明确答案了。

    西城式斜了一眼白雾神子。

    原主进入京北高中,说不定就是为了白雾神子。

    那么多学校,原主恰好进了京北高中,又恰好和白雾神子一个班级,最后同班的白雾神子还恰好拥有死而复生的能力…

    如此多的恰好…?

    那还是恰好吗?

    死而复生。

    这种能力...

    绝对值得原主潜入京北。

    “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白雾神子板着张小脸:“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很想报恩的。”

    她说话的时候冷冰冰的,看上去不像是报恩,反而像问罪。

    可这绝非白雾神子本愿——她是想冲西城式甜甜地笑一笑的。

    但她努力了好几次,眼睑压下,嘴角扯起来又放下来,实在笑不出来,只能无奈放弃。

    不过西城式也不在意。

    他取出钥匙,打开家门,声音平稳地说道:

    “请进吧,房间里可能有些乱。”

    “打扰了。”

    白雾神子低头应了一声,跟在西城式后面,进入了出租房间中。

    准备拖鞋,倒茶,坐下。

    等到这些工作都完成后,西城式才开口问道:“要不要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

    他确实有很多问题想问白雾神子,可现在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倘若不通知对方家人一声,等会儿说不定就会有警察造访这个出租房间。

    西城式可不想落得个诱拐女高中生回家的罪名。

    “如果可以的话。”

    白雾神子轻轻地点了点头。

    在西城式的注视下,白雾神子从自己沾满血迹与灰尘的学生提包中捧出手机。

    没错,她用得是‘捧’出手机的姿势。

    而且白雾神子的正坐姿势也很标准。

    背脊挺直,目光始终停留在西城式的脸上,显出很有教养的一面。

    再搭配上她双手捧着自己手机,轻言细语说话的柔弱样子,还真有一种名门闺秀的感觉。

    “嗯,我可能会晚一点回去。”

    “好的,姨母,晚安。”

    说完这些话后,白雾神子这才笨拙地将手机通话挂掉。

    西城式将对方这一系列动作收入眼底,心思浮动。

    不过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等待着白雾神子将手机重新塞回提包。

    “可以了,西城同学。让您久等了。有什么想问的,都请直说吧。”白雾神子重新将视线投向西城式。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西城式嘴巴上客客气气,但等到话语权转移到他手里的时候:

    “你为什么能死而复生?”

    直截了当,不留情面。

    西城式上一秒还在客套,下一秒则如此直白的问话,让白雾神子也是一愣。

    她早就知道西城式要问这个问题,也想好了如何回答。

    可一开始不应该先问一些琐碎的小问题,再进入主题的吗?

    怎么到西城式这边就直入主题了?

    “我不喜欢说太多废话,所以直接问了我最想问的问题。”

    见白雾神子愣住,西城式补充了一句。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有志青年,他大抵也知道那些日式大反派是怎么失败的。

    无非就是喜欢唠唠叨叨一大堆。

    既不稳健,下手也拖拖拉拉的。

    可西城式不是那样的人,比起唠唠叨叨,他更喜欢直来直去。

    更加别说他这两天已经与‘空气’勾心斗角、唠唠叨叨太多次。

    他也累了...

    同样的,他也想知道白雾神子究竟会不会如实回答。

    要知道这可是牵扯着‘不死、苏生’的机密。

    白雾神子再怎么样...都应该会隐瞒一些事实的吧?

    西城式想着,暗自将感知放大,观察着白雾神子的表情波动。

    这事关原主潜入京北...甚至可能是死亡的原因,他不得不小心一些。

    在西城式的观察下,白雾神子面色如常地开口:

    “请不用担心,西城同学。你救了我的命,我肯定会解答你的疑问。”

    白雾神子不傻,相反她还很聪明。

    虽说情商方面可能有些小问题,但在察言观色这一点她绝不逊色任何人。

    她敏锐地察觉到了西城式的戒备。

    “作为白雾家的长女,我无法对恩情不管不顾。”

    白雾神子摆正姿态,语气从容:

    “这是我作为长女的矜持。”

    当然。

    西城式这个“甜甜圈好人”这一点也占了一小部分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