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之怼人就变强 > 第73章 酒不香吗?
    程咬金在那里挤眉弄眼的,让李承乾看得是一头雾水。

    这个老货不说,自己怎么知道他想干什么。

    程咬金见状又道:“其实,我今天过来是要告诉你一个消息的!”

    “喔?关于什么的消息!?”

    李承乾纳闷,程咬金为了这个消息主动跑来东宫,目的有些不纯。

    “前日,太子殿下被人下了毒,而邢国公也开始调查了,就在刚才有了结果,至于结果嘛……”

    程咬金直接断了句,让李承乾十分纳闷。

    这种人就是欠怼,怼死好了,不用客气什么。

    这个直来直去的程咬金,在这个时候怎么这么讨厌。

    但李承乾还是猜出他今天过来说这个消息,一定也是有所求的。

    于是直接说道:“程伯伯,你想要什么,尽管说吧。只要本王做得到的,一定满足你!”

    程咬金狡黠一笑,他得逞了。

    他道:“其实嘛,我也没什么特别要求,就是想喝一口千日醉,就一口!一口换一个消息!怎么样?这个要求不过份吧?”

    什么!这个老货,竟然还惦记着自己的酒。好家伙,怕是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吧?

    可能是李世民那里喝不到,也是因为上次给房玄龄酒,而没有给他,让他还挂记着,于是就拿着李承乾最为关心的事情过来换一口酒喝。

    没心机的人为了酒竟然变成这样子。

    “程伯伯你……哎!”

    程咬金生怕李承乾不答应,接着又说道:

    “就喝一小口,不会多一丝!我保证,如果你答应让我喝一口,我便将处理结果告诉你。这个结果,皇上暂时不让说的,俺可是冒着被骂的危险来的。”

    李承乾是一阵无语,哪有这么喝酒的,爱酒的人,你给他喝一口,还不如不给他喝,否则他会疯的。

    李世民还不让说,那就是短时间内他无从得知。

    他也特别想知道处理结果怎么样。

    而且,不就是酒吗?他有的是!

    至于程咬金还是不是和之前一样一杯醉,他可管不着!

    大不了让薛仁贵将其送回去。

    用酒换消息!值!

    “冯孝约!”

    “小人在!”

    “去拿一壶千日醉出来!”

    “是!”

    程咬金一听,是一壶啊,他心中一喜。

    “一壶都给我?其实也不用一壶,一小口就好了。但如果有一壶自然是最好的呢。”

    老货心里也是矛盾得很,生怕李承乾因为他贪心,而不答应。

    “本王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给一口酒的事,本王做不出来!”

    “是是是,太子殿下十分慷慨,多谢太子殿下!”

    “好了!这酒我也让人去拿了,那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行行行!”

    程咬金舔了舔嘴唇,似乎看到酒就在面前了。

    紧接着他开始说道:“刚才,我从太极宫出来的时候,听到皇上与邢国公在谈论关于王家的事。我听了结果之后感觉到十分震惊。这不,就直接过来找你了。”

    就在刚才,那可是第一手的消息。

    “喔?具体是怎么样?”

    “听说王家推出了一人直接揽掉所有的罪,听说那个是王家的一个中层,他将于明日直接问斩!而皇上似乎也是应允了。没有让邢国公再查下去了。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

    李承乾纳闷了,这么明显的包揽罪名,怎么可能是凶手,一个王家中层哪果得不到支持的话,连宫里的人都见不到。

    李世民为什么会这样,是在怕什么吗?

    不可能啊,他可是皇帝啊!怎么可能有所畏惧?

    那么他在想什么?真的让人十分不解啊。

    或者是在温水煮青蛙?慢慢熬死他们?

    于是便喃喃道:“嗯?怎么会这样!还有吗?这事不可能这么就完了。”

    “还有,还有!便是王家出五千贯钱充入国库之中!”

    如果这么说来了话,可能还好理解一些。

    五千贯钱,就是五百万钱了,一个硝矿原来一年也才不到三千贯。这数目算是多的了。

    但是李承乾觉得这事没完,说什么也要让有些人受到处罚才是,于是便与薛仁贵说道:“薛仁贵,我们去太极宫一趟!”

    “太子殿下,不可啊,这事已经完了,你去了,皇上恐怕会不开心啊!俺可能会被皇上怪罪。”

    “那也要将幕后的凶手抓出来才是!至于你,本王不会将你供出的!”

    “这事,都完了,大家都心照不宣,太子殿下,你又何苦紧紧抓住这一点不放呢?”

    程咬金十分不了解,连他都懂的问题,为什么李承乾这么执着呢?

    但在李承乾认为,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可以扳倒一些人的。

    差就差在这个查案的人不是自己,不然的话,肯定搞得王家鸡飞狗跳,连王贵妃和许敬宗都逃不掉!

    程咬金见李承乾一定要去,心中后悔。

    于是劝道:“早知道我就不讲了!太子殿下,你这么去的话,皇上可能要怪罪于我!你还是不要去了!”

    就算李承乾会揽下所有责任,但该怪罪的,还是会怪罪的。

    李承乾反问:“那酒不香吗?”

    “香是香,可是……”

    “别可是了,香就好好喝!莫要失了好时候。好了!本王没有时间陪你了,告辞!”

    李承乾走得十分匆忙,留下了程咬金在那里独自凌乱。

    他正想追上来,这时冯孝约已经将酒送上了。

    像是提前约好一般。

    “卢国公,千日醉已到!”

    程咬金直接停下脚,在酒与追上去之间,他选择了酒。

    只见他一把拿过千日醉,开了壶盖一闻。

    整个人的表情变为享受。

    “好酒!果然是好酒!比那天的更醇香!肯定好喝得很!”

    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何况于老货也不是和尚。及时行乐不好吗?管他三七二十一!

    程咬金早就将刚才说的话,抛之脑后。

    而现在,李承乾已经到达了太极宫外,恰好看到此时房玄龄也没有离开。

    他对着小黄门道:“去通报一声!”

    小黄门连忙进入其中,吆喝道:“皇上!太子殿下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