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的万界之旅 > 第一百零八章 势力划分
    华阴县一家大院的中堂里,门窗紧闭,青松派掌门李青持剑而立,神情凝重。

    王学斌对立而战,眼睛蒙着一块黑布,双手背后,神情轻松。

    “王大侠,得罪了!”

    王学斌不在意的笑笑:“请!”

    李青前踏一步,飞身而起,一剑向前刺出,剑光闪烁间,直取王学斌的肩膀。

    王学斌脚下未动,但身子就好像一根线牵着一般,轻盈的向后飘去。

    李青见状,猛跨一步,持剑下劈,剑锋呼啸,势大力沉。

    王学斌脚下依然没有动作,身子却飘忽起来,时高时低,忽左忽右,捉摸不定。

    李青不再顾忌,威力全开,剑光连成一片,犹如松林之中的松针一般,密集如雨。

    王学斌的速度也为之加快,面冲着剑身,与剑锋保持着三寸的距离,须臾不离。

    一开始还是李青用剑追着王学斌跑,慢慢的,形式倒转,变成李青挥剑躲避,王学斌驭使轻功追。

    李青满头大汗,越来越急,剑法也越来越乱,到了最后,使出的剑法竟然连小儿挥剑都不如。

    终于,李青不慎将剑砍到了门框上,卡在那里。

    竟然忘记了自己会内气,拔了两下没拔出来,就连忙放开宝剑,退到墙角,恐惧的看着王学斌。

    王学斌没有在追,依然停在剑锋前三寸处,信手摘下蒙在眼睛上的布,看着李青问道:

    “不知李掌门思虑的如何?”

    王学斌一开口,吓得李青一个哆嗦,颤颤巍巍的拱起双手说道:

    “我青松派上下一十六人,唯王大侠之首是瞻!”

    说完,再也没有了力气。

    王学斌身上连汗都没有,轻松的拱了拱手,笑着说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李掌门放心,王某的承诺一直有效,若是王某得以取得九阴真经,当与诸位共享!”

    说完转身开门离去了,在门外偷听的弟子神情震撼,他们没想到自己心目中那高大伟岸的师父在王大侠手里过不了一招。

    李掌门的儿子是大弟子,连忙进去扶住父亲。

    “爹,这......”

    儿子也不知该安慰些什么,扶着李青坐到了座位上,倒了一杯茶,递给父亲。

    李青接过茶水,手还是有些颤抖,他要是走不出阴影,这辈子就算废了,他强打精神说道:

    “自即日起,我青松派不再争夺九阴真经,一切唯王大侠之命是从,你们不要担心,我与王大侠有旧,其人智谋卓绝,而且为人正派,不会有事的!”

    王学斌离开了青松派就回到了云台别院,这是王学斌建的别院,目的是给师父们送衣食日用,免去师父们的奔波之苦。

    别院里,黄药师、欧阳锋、段智兴、洪七,四人在此等候,七天时间,他们整合了所有势力。

    现在的势力分为了六大派,以黄药师为首的奇侠隐士一派,以洪七为首市井一派,大理和西域分别被段智兴和欧阳锋统合。

    王学斌整合的是大宋一派,剩下的金国势力已经自发的抱起了团,等待王重阳为首的全真一脉到来。

    “王兄!”

    四人各有各的傲气,待在一起谁都别扭,但是一见王学斌进来,都站起身来。

    他们对王学斌或佩服、或欣赏、或忌惮,唯独没有无视的,就连西域的欧阳锋都起身抱拳。

    欧阳锋虽然了解明教,对王学斌的武功最有概念,但他行礼不是仅仅因为王学斌武功高,更是因为高产作物,这个东西已经通过商队流传到西域了,

    欧阳锋盘踞在丝绸之路的要冲地带,他非常了解高产作物的意义,面对这种武功高强而且万家生佛的人物,他也颇为忌惮,别扭的学着大宋的抱拳礼。

    王学斌也回礼问道:

    “几位来此没有被人发现吧?”

    四人都点点头,这是王学斌千叮咛万嘱咐过得,千万不能让别人发现他们五个勾连,不然会出大麻烦的。

    四人都不是不晓世事之辈,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纷纷点头称是。

    “几位,最后一家也已拜服,可以通知全真教前来了!”

    洪七点点头,高兴的说道:

    “王兄弟放心,我已派人前去邀请了,再有今日已不再有私斗之人了!”

    王学斌呼了一口气,这是在走钢丝绳,一不注意他们五个就会粉身碎骨!

    “现在这些已经都是小事了,待到比武过后,九阴真经几位各誊抄一份。

    我们这段时间就不要见面了,我们务必要把斗争压制到华山论剑离开以后!”

    所有人都点头称是,事情到了现在这般地步,他们五人已经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一旦线断了,他们五人会最先受到反噬。

    洪七公是为了保护武林义士,王学斌是为了下一步的革命计划,黄药师纯粹是看重与王学斌的情谊。

    而欧阳锋与段智兴就是为了势力了。

    如果计划成功的话,他们五人会成为武林盟主般的存在,这可比什么天下第一的虚名值钱多了!

    这也是段智兴与欧阳锋同意计划的条件,他们虽然佩服王学斌,但是佩服不能当饭吃,没有好处的事情谁会去做?

    四人各自散去,等待着王重阳协经到来!

    ......

    重阳宫,年逾天命的王重阳看着手里的信件,感慨不已。

    听柳真人提起过王学斌。

    当初柳真人给王学斌传法的时候还给王重阳写过一封信,解释原委,王重阳也不曾在意。

    虽说师父将传道的任务交给自己,但他从来没有制止过师兄传承法脉,甚至还多次劝解过,让他们留下传承,但是师兄过不了自己的坎,从未收徒。

    当听闻师兄收徒的时候,他也很欣慰,他不希望因为自己,断了师父的道统。

    能有人传承法脉,他举双手支持,至于什么文始真人之说,他并未当真。

    后来,再听闻此子就是吴游事件了。

    初闻此事的时候他还愣了半晌,要知道,他一生多次抗金,都未成功,后来无奈之下才隐居到活死人墓。

    这个师侄竟然把金国逼到了如此地步,实在是了不起。

    他还听闻师侄单枪匹马闯入明教,屠戮一番之后,还能全身而退,可见师侄当真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物。

    再闻师侄的名号就是这次了,这回他真切的体会到了师侄的厉害。

    他此次华山论剑的目的是传道。

    他的全真派在北地依然大行其道了,他想要把道统传到宋朝,传到汉地,与龙虎山争锋。

    这是他的傲气,也是他的理想。

    他打算着通过华山论剑打响名声,力压宋地高手,先在武林中打响名号,然后在一步步逼入龙虎山,与正一教争锋。

    但是现在,这个师侄一番连消带打,直接将比武较技变成了各个势力之间的冲突,还在不声不响之间为他规划好了势力范围。

    他认为这是师侄对他的警告,警告他在金国可以,来宋国不行!

    “呵呵呵。伯通,收拾一番,随我去华山!”

    现在,他是真的对这个师侄升起了兴趣,打算去见识一番少年英杰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