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零售我为王 > 第十一章 回家
    看样从Jessica这要到金泰妍的联系方式是不太可能了,郑宰元觉得自己很悲催,有个弟控的姐姐真的很绝望啊。

    Jessica已经继续发动车,这边郑宰元看了眼后座的Krystal.......该死!这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是从哪来的??

    不过Krystal偷偷给自己使眼色是什么意思,对了!她肯定也有金泰妍的联系方式吧,郑宰元偷偷的对着Krystal眨了眨眼睛,然后默不作声的把头扭了回来。

    “呵,郑秀晶,你最好也老实点,别逼我收拾你。”

    就在郑宰元心里暗暗开心的时候,Jessica冰冷的声音幽幽传来.....

    “啊?内....内...欧尼。”Krystal无奈的摊了摊手,她也爱莫能助了。

    郑宰元能感受到,自己的嘴角在抽搐.....

    但此时Jessica想的可就更多了。这该死的臭短身,你特喵的竟然敢勾引我弟弟?你给我等着!

    .............

    “阿嚏!”少时宿舍,金泰妍刚仰倒在宿舍的沙发上,突然觉得鼻子痒痒的。

    “不会是冻到了吧?”Tiffany关心的问道?

    金泰妍摇了摇头:“阿尼,可能谁骂我了吧。”

    “哈?上综艺没有艺能感,在宿舍你倒是挺幽默?”Tiffany咧咧嘴。

    “说到艺能,今天见到西卡的弟弟,是个有趣的人呢。”Tiffany笑着说道。

    想到郑宰元,金泰妍也笑了笑:“你还说呢,刚才临走的时候他还找我要联系方式。”

    “??怎么没跟我和忙内要?我明白了!谁让你在车上对着人家摇尾巴来着!拐个弯而已,那么容易就撞上去啊?”Tiffany揶揄道。

    “呀!”金泰妍还能饶了她?直接就上手了。

    “哈哈哈!痒!痒!阿尼!阿尼!我错了!”一个回合,Tiffany直接被KO。

    金泰妍收回自己白皙的小手,然后轻声说道:“之前西卡突然同意了公司持股品牌的事情,恐怕也和今天见到的郑宰元有关吧。”

    Tiffany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听在中oppa说吗,人家可是企业家呢。”

    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金泰妍倒是没那么狗血的会对郑宰元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正常的认识个亲故,在心里有个印象罢了。最让她揪心的,还是Jessica品牌的事情。要知道,虽然Jessica跟公司妥协了,但金泰妍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答的就解决。

    “好了好了,别天天想那么多了,现在西卡品牌的事情不是已经圆满解决了吗?”Tiffany发现这个短身又要胡思乱想了。

    金泰妍直接躺倒Tiffany腿上,嘴里喃喃道:“我总是觉得不安心,唉,现在我们少时是真的经不起折腾了。”

    Tiffany用手揉了揉泰妍的头发:“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派出短身队长以身饲虎,从源头解决西卡品牌问题。说到底,你主要觉的郑宰元有搅局的资本,怕他觉得自己姐姐受了委屈,早晚要找回来场子。那你就亲自上呗!反正我看他也让你迷住了,继续摇摇尾巴,直接把他拿下!”

    “呀!我有那么放荡吗??”金泰妍一下子坐起,她觉得Tiffany还是欠收拾。

    其实也就是开玩笑,在一起那么多年了,少女们相互之间什么样的玩笑没开过......

    .......................

    既然是回家,肯定是不能空手,实际上郑宰元还真的准备了上好的补品,他衣服都没带几件,托运的行礼里都是来自天朝的上等补品,就那一箱子,价值过十万还是很轻松的。

    一直到车子缓缓开到清潭洞,看着两侧开始变得熟悉的道路,郑宰元一时间有些出神。

    “下车吧。”车子缓缓停到郑家门口,Jessica看了眼郑宰元后说道。

    郑宰元嗯了一声,随后开门下车。

    站在这栋小别墅前面,郑宰元发现,都十年了,变化真的不大。

    “走吧,愣在那干嘛!害pia啊?”Jessica推了推郑宰元。

    “内。”这时候想再多都没用,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

    “阿爸!偶妈!我回来啦!”开门进屋,Jessica直接就大喊道。

    “呀!说了多少遍了,嗓门别那么大,一进屋就叫唤..........”李静淑听到动静后从厨房出来,手上还拿着洗菜盆。

    “哐当!”洗菜盆直接掉在了地上,里面洗好的青菜散落了一地。

    李静淑看着站在玄关的男子,不敢置信的捂住了嘴,豆大的眼泪从略有皱纹的脸上不停的滑落。就算十年没见,可是自己的儿子,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又怎么能认不出来?况且李静淑从没停止关注自己儿子的动态,她一直知道,也很骄傲,自己的儿子在天朝很成功。

    看着面前有些微微弓着腰的李静淑,郑宰元觉得鼻子酸的厉害。她有法令纹了,眼角也有皱纹了,两鬓也有白发了......她........我的偶妈.....怎么老了??

    “偶妈.....”郑宰元的声音有些哽咽。

    李静淑再也忍不住,她放声的哭了出来,一路小跑到了郑宰元身边,用力拍打着他。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呜呜!臭小子!”

    郑宰元默默的承受着李静淑的拍打,直到李静淑打累了,他才缓缓的抱住李静淑,嘴里喃喃道:“偶妈,对不起,对不起。”

    李静淑仍然呜咽着,她用力的拍了拍郑宰元的后背,泣不成声的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半晌后,两人分开,李静淑用力的擦了擦眼泪,然后近距离看着郑宰元。她双手抓着郑宰元的双臂:“长大了,偶妈的宰元真的长大了......呜呜....长大了。”

    说着说着,李静淑的眼泪又要开始往下掉。

    这时候楼上突然传出响声,一个烟斗从二楼的楼梯上滑落。

    “叮当、叮当、叮当”烟斗从二楼一路翻滚到一楼。

    郑宰元听到声音,他往二楼看去,一个他一直不敢面对的男人,直挺挺的站在楼梯上。

    李静淑也看到了郑父,她用力的拍了拍郑宰元的肩膀,示意他去找郑父。

    郑宰元嗯了一声,随后缓缓走向郑父。

    而此时郑父也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在郑宰元的印象中,郑父的身影一直都是挺拔的。虽然现在的郑父身姿依旧挺拔,但脸上的皱纹却是遮不住了。

    “阿.......爸,我回来了。”

    听到郑宰元的话,郑父胸口有些起伏,半晌后,他缓缓开口:“回来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