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代残明 > 第0042章 选个目标
    杀回去,夺回那个小小的寨子是不可能了,不要说自己的人马比对方的更少,即便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寨子,双方就夺来夺去的,倒像是两个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无聊,也显得自己的格局太小了。

    不过虽然自己对这一带一点都不熟悉,但好在有这个聪明的李放在,这就是活地图啊。

    “李放,你对这一带熟悉,你给我说说这周边村镇县城的情形,咱们琢磨琢磨再做打算如何?”

    李放也不推迟,“愿意效劳。”然后就拿起一个树枝,在地上一边说,一边勾勒出周边的地形:“咱们这里的地界是淄川,淄川的地形是三面山峦合抱,就像一个簸箕,簸箕口是个平原,淄川就在那个平原上,水量充沛的淄河从山里流出,绕城东而过。咱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在淄川西面五十里的山地边缘,刚刚咱们占据的那个村子叫赵家台。假如未来我们有一定的实力,占据淄川城,周围平原的田地产出,在不过份压榨百姓的情况下,就能供给两万大军所需。”

    “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淄川城内有多少人马?”

    “淄川县,知县是三姓家奴闻之挺,这个人昏庸无能,不值一提。这时候满清大队追着大顺军西去,山东所留下的兵不多,多是豪格手下的镶兰旗。县城内原先有一个代子,也就是三十人,还有汉军一百。但您杀了寻找失踪的六个马甲和白甲红甲,现在城内还应该有二十五个八旗兵,五十汉军。”

    赵权眼睛就一亮:“如此,我们可以突袭攻打,夺下县城,获取物资了。”

    李放看了看一群的士兵,没有说什么。

    吕汉强也默算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手中还有三百四十个兵,于是也是心动,就看向了李放。

    李放不想决断,但看到吕汉强看向自己的眼神,就明白了,大都督动心了。

    于是沉吟一下:“赵将军,自打失踪了七个鞑子,而且还是精锐,青州的鞑子一定有警觉,按照他们的标准,六个鞑子加上一个牛录的死,绝对是大事,一定会扫荡增兵的。”

    这已经在介绍形势的情况下,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打不下淄川,但大家总得一个落脚点,获得必须的物资:“那么这一带还有什么大的镇子吗?”

    李放略微一思考:“有,就在这里再西行五十里,深山之中有一个大王庄,是山中财货集散之地,因为身处深山,很是躲避了些占领侵扰,还算的上富庶。一旦进驻必能获得物资补充。”

    一听能获得补充,所有的人就再次来了精神。

    大王庄,敌后武工队的堡垒户啊,这个可以有,吕汉强就有满脑袋跑火车了。而李放指点的是将大家向西引,更远的离开大家念念不忘淄川县,可谓用心良苦。

    “好,我们就去大王庄,在那里获得补给休整,如果可能,咱们再招兵买马。”吕汉强豁然起身,果断的决定。

    天黑了,但在急匆匆行走的人眼里,路是宽敞明亮的,有了目标心就踏实。

    五十里路,大家走了一夜,虽然翻山越岭披荆斩棘,但心焦脚步疾,还是在天亮的时候赶到了隐藏在大山里的大王庄。

    蹲在森林的边缘,遥望着大王庄,吕汉强真的感慨百姓的生存和创造能力。

    大王庄,其实是一个镇,放眼望去,房屋密集,街道纵横交错,一大早,镇子上弥漫着雾霭和炊烟。在这个年代,炊烟就代表着富庶生气。

    庄子周围有寨墙,这是这个年代的标准配置,对这样的寨墙,防备官军是不可能的,主要是防杆子土匪。

    但官军只对通衢大邑有兴趣,其实对这些偏远的村镇没有多少想法。本来古代的官府,对农村的统治就弱,对乡镇不派官吏治理,只将他们交托给当地士绅大户代管,规定出每年的钱粮赋税数目,你不造反就完事大吉。像这样的地方,更是鞭长莫及,只要你不明目张胆的反抗,大家也就来走过过场,通知你县城上又变幻了大王旗,现在旧的朝代结束啦,现在你归我管啦,你需要每年上交多少钱粮赋税就完事了。

    而百姓都是顺民,能有口吃的,能让大家安生的过日子,给谁当顺民不是当?向谁纳粮都一样,只要有地方可纳粮就行了。

    尤其这些偏远的地方,他们有时候都不知道外面到底是谁在做金銮殿,谁又是他们该跪拜者,你可以询问当地的百姓现在是皇帝是谁,保证你问十个,十个不知道。

    山中无日月不知有魏晋,这就是这个年代百姓最真实的写照。

    而之所以这里成为镇,就是因为这里离县城百里之遥,相对百姓们来说,那个县城就是天涯海角。所以,他们所需要的必须品,就必然以当地一个相对方便的地方为集散地。所以,围绕在大王庄铺展开去的零零星星的卫星村就都要到这里赶集,将手中的出产卖给那些外面来的商贾,再在这里购买自己不能获取生产的东西,也就形成了现在大王庄的格局。

    “看着这个大王庄寨墙上也有乡勇啊,这种自己封闭的镇子是不会欢迎我们的,说不定我们要费一番手脚了。”吕汉强皱眉道。

    李放却是一笑:“倒也不一定,不瞒都督,属下原先以鞑子淄川县的官身身份带着人来过这里,也算是将这里接管,纳入了满清的管辖。这大王庄族长王老员外也接受了这个管辖。所以,如果我穿着这身行头,带着我们原先的十几个兄弟先去,就说左近大顺残部,大明余孽流窜,我们将派来一支军队帮助他们剿灭这些势力,想来王员外还是求之不得呢。”

    吕汉强就笑了,自己是个假世子,再来一个假官军,倒是正合适。“不过以这个名义获取点物资,然后,我们还真的就对周边的土匪杆子进行清剿,一来为还了大王庄百姓的人情,再一个打土匪也能获取点物资钱粮,再收编一些人手,也能壮大我们的势力。然后等时机成熟,我们打县城,扯起大旗。”

    赵权对总是钻山沟本来不满,一路上闷闷不乐。再他认为,要成大事,总在山沟里转,什么时候是个出路,要想成事,还得攻城拔寨才是正道,要是这么下去,看样子大家是要老死山沟里啦。

    李友却沉默不语,自从昨日但自己瞎做主,结果弄砸了大事之后,也不敢再胡说了。这时候闻听吕汉强豪迈的说出了打县城的口号,当时精神就再次来了:“对打县城,打青州府,打济南府,打到北京去。”

    如此宏大的画饼一出,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所有的人的精神都上来了,一个个低声而坚定的跟着喊:“打县城,打青州府,打济南府,打到北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