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代残明 > 第0038章 大变突生
    吕汉强带着李友带着兴奋的心情,急匆匆出了寨主迎接,刚刚出了寨门,就看到对面的沟里呼啦啦的出来许多人马。的确是人马,因为这伙队伍里,竟然有几十个骑兵,这在这个杂牌的队伍里是非常罕见的,不但是战马金贵,最主要的是战马难养活,没有好的草料,战马连头驴都不如。

    在一杆破烂的大旗下,一个骑在马上的汉子远远的就下了马,然后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了吕汉强等人面前,先冲着李友拱手:“多谢将军迎接,请给我引荐大都督。”说这话的时候,不忘四处打量,当隔着寨门看到寨子里吕汉强的五百兄弟整齐列队的时候,眼睛里闪过里一道贪婪的光芒,但和吕汉强的眼睛一对,立刻就熄灭了。

    吕汉强也不等李友引荐,双手抱拳笑着寒暄:“想必这位就是油猴吧,久仰久仰,今日得见快慰平生。”别人称呼这个汉子叫油猴儿,是带着儿化韵的,但吕汉强却不带,这一来,油猴,就被称呼为游侯,是侯爷了。

    这个油猴一听当时眉开眼笑,却没有纳头便拜,而是直接抓住了吕汉强的双手,亲热的大笑:“还是大都督懂事,将我这诨号这么一叫,俺就是侯爷了,好啊,好啊,借你吉言啊。”

    这叫什么话,夸人懂事,这是上司或者是长辈对晚辈的夸奖,吕汉强虽然现在还不是他的上司,但最起码大家都是相同的身份吧,这样说吕汉强,那就是不是兄弟,而是蔑视了。

    当时吕汉强尴尬,李友恼羞成怒,这是不给自己的面子,当时大声呵斥:“我说油猴儿,你能不能说点人话,对我们的大都督,还是世子竟然如此不恭敬,你是找死吗?”赵权就要拔刀了,但毕竟还没真撕破脸,也只能按住刀柄怒目而视。

    被老上司呵斥,油猴不但不怒反倒继续笑嘻嘻的道:“要想成侯,正需要大都督还是世子,还有你寨子里的五百多兄弟相助啊。”

    吕汉强一愣,为什么他刻意提起自己这个假身份?心中也是厌恶,就要抽手,结果一抽竟然没有抽动,正这时候油猴大吼一声:“动手。”

    随着他的一声大吼,他身后那几十骑兵突然抽出刀枪大吼一声:“杀——”就向吕汉强等人杀来。

    当时吕汉强大吼一声:“你敢。”手不能动,但脚能动,上去就是一个撩阴脚。油猴早有准备,让吕汉强一脚踹空,但他的手依旧死死的抓着吕汉强的手。

    吕汉强大吼一声,猛的将手往自己的怀中一代,然后一个过肩摔。

    油猴只顾着死死的抓住吕汉强的手,却没想他来了一个蒙古得和乐过肩摔,当时就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一个油猴的骑兵疯狂的冲了过来,吕汉强一脚,将摔的七荤八素的油猴当做个口袋一般踹了出去,一声惨叫,油猴被踹向了那些冲过来的战马。

    那些骑兵一见自己当家的迎面飞向了马腿,当时大惊,纷纷勒住战马的缰绳,只是这缓一缓,吕汉强一手拉起还在震惊中的李友,一手拉起因巨变而晕头转向的赵权:“快跑。”就往寨子里逃。

    赵权猛的醒悟过来,看到吕汉强竟然拉着李友当时大惊失色:“李友是内奸。”

    吕汉强一面跑一面大声回答:“他不是,他也被骗啦。”

    就这一句,李友当时鼻子一酸,这样的信任,让他和这个老朱家的小子最后一点隔阂也彻底的灰飞烟灭了,猛的挣扎:“放开我,我杀了那个混蛋。”

    吕汉强脚步不停的往回跑:“他们人多,我们先凭借寨墙坚守。”

    三个人刚刚逃进寨墙,刚刚被阻挡了一下的敌人骑兵已经冲了上来,寨门再也关闭不上了。

    赵权和李友冲着自己的手下大呼:“抵抗,杀贼——”

    被彻底震惊住了的五百兄弟这才反应过来,发一声喊,拿起了刀枪就冲杀过来,对上了敌人。

    但其实一切都已经晚了,几百个人堵在街道上,面对的是奔腾的骑兵,那几乎就是没有一战之力。

    突然,吕汉强对面飞来一匹战马,马上一个人大呼:“都督接枪上马。”战马近前,来人跳下战马将吕汉强趁手的樱枪塞在了他的手中。来的人正是李放。

    一面上马吕汉强还不忘焦急的询问:“我妹妹呢?”

    李放竟然不参加战斗,而是转身往回跑,一面跑一面回答:“小姐没事。”转眼就跑了个没影了。

    吕汉强当时大急,前面敌人如潮,后面妹妹危险,这让他两难。赵权也心急子涵,对着吕汉强大声呼喊:“我们在这挡一阵,你去救妹妹。”

    李友看到外面的敌人越来越多,已经超过了自己的一倍有余,当机立断:“大都督,敌人太多了,祸是我引起的,我带着我的兄弟断后,你和赵权兄弟快撤出去。”

    吕汉强骑在马上当然看的更清楚,也知道事不可为了,再加上妹妹生死不知,也就当机立断:“你坚持半个时辰就带着剩下的兄弟们撤,记住,不要冲动,留着有用之身报仇。”

    言罢,竟然直接冲向了敌人的骑兵,他一定要将敌人的骑兵的速度降下来,要不然李友兄弟的死伤将更重。

    吕汉强身下的战马,是那个他杀死的牛录的,神骏高大无比,缴获之后,就被大家献给了吕汉强。虽然它后屁股被原先的主人扎了一刀,但在这两天的包扎下已经不碍事了,这时候被吕汉强骑在身上,而吕汉强虽然不会骑马,但他双腿有力,夹的战马吃疼,也有了凶性,长嘶一声,就撞向了自己的同伴。

    畜生也有灵性,在他们群中也有人类相同的惧怕强者的通病。这个鞑子的战马本来神骏,再加上饲养的精心,更加生龙活虎。一声长嘶,已经让那些平时颠沛流离,没有好草料供给的皮包骨头的战马心惊畏缩。再一个飞跃,更是让那些有气无力的战马胆寒,刚刚冲锋的势头就停止了,纷纷躲避。但长街狭窄,这一躲避,立刻就堵住了后面的敌人。吕汉强哪里能放过这个机会,手中樱枪也不讲什么招式,他也不会招式,直接一伸,杀了一个敌军,然后一个横扫,将被挤在前面的敌人扫下了战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