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代残明 > 第0036章 捉放奸细
    子涵回来了,湿漉漉的头发就那么自然的披散着,有一种自然的美。那几个汉子恭恭敬敬的给他施礼,然后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低着头,不敢冒犯的多看一眼。

    子涵对这些汉子对自己的担心,轻轻的敛身回礼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在吕汉强的身边坐下,草地很软,无名的小花的芬芳夹杂着少女的体香飘进吕汉强的鼻子,让他的心神不由得一荡,身子就不由的动了一下。子涵似乎感觉到了吕汉强心神的变化,就幸福的将手温柔的放在了吕汉强的手心,让他攥住,这样,她感觉安全。

    “这一片,其实很不安全。”李放小声的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为什么?”自然的抓住了子涵的小手,吕汉强问到。自己不是军事出身的,只是在大学的时候经历过一次军训,那不算是军人。在论坛上看过几本军事书籍,那纯属是为了在军事论坛里装装大尾巴狼,找一个面子。说句实话,看来还真不如眼前的这个李放对周围环境熟悉,对未来可能有些想法,能依照现在的境况推断出最合理的结论。

    “淄川——”

    “都督,都督,抓了一个奸细,两位将军请您回去审讯决断。”李放刚要说说淄川状况,结果一个兄弟跑过来,远远的汇报着。

    吕汉强心中就一动,然后就是自责了。

    自己的确还是经验不足,以为躲在这里就是人不知鬼不觉的了,以为这里隐蔽,就不被外人发觉,自己带着队伍可以凭借缴获休整一下了,结果还是被人发现了,不知道那个势力的奸细都摸上门来了。

    虽然抓住了奸细继续能封锁消息,但也应该在这件事情上吃亏长见识啊。

    抓了奸细,当然是大事,是天大的事,打探淄川的事情先放一放吧,反正李放也跑不了。

    “好了,我们回去看看。”站起来,拿起了身边的樱枪对着子涵,更是对着李放道。吕汉强总感觉,这个李放是个人物,他和赵权的唯唯诺诺,李友的粗心大意不一样,自己应该在不懂的事情上请教一下他,这个人很有本事。向有能力的人学习,尽快的融入这个世界,了解这个世界,让自己活下去,带着信任自己依赖自己的人在这个乱世活下去,这是必须的。

    回到了寨子,队伍散步适应性训练已经停了,士兵们又都回到各自分配的房子里睡觉去了,抓了一个奸细,并没有引起大家的不安和重视。

    回到已经成为办公地点的族长的厅堂,刚上台阶,坐在厅堂里的赵权赶紧站起来给吕汉强施礼:“都督回来啦。”

    吕汉强就点点头:“将军不必多礼,抓了个奸细?”然后四周打量了一下,却不见李友和陌生的人影:“人呢?”

    “是抓了一个。”赵权回答,然后顿了下:“不过李友将军给放了。”

    吕汉强大吃一惊:“什么?给放啦?为什么?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给放啦?”

    “哈哈哈,都督放心,我虽然放了来人,却会给都督一个惊喜。”李友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回头看去,他正兴奋的大步从院子外面进来。

    吕汉强就黑着脸道:“为什么不等我回来问问清楚,你就放人?”这是原则问题。自己是这一军之首,抓了一个奸细这么大的事情,就应该自己亲自过问,既然你通知了我,却又私自做主放了人,这是真正的流寇作风,这是真正的无组织无纪律。

    赵权也不满李友的做派,冷着脸责问:“这里是大都督当家做主,你不经过大都督同意就擅自放人,这是僭越,按照军法,当斩。”

    李友看到吕汉强黑了脸,赵权不悦,当时倒也没有反驳,也感觉自己做错了,于是施礼赔罪:“对不起都督,我还没有习惯,我还以为和原先一样,我自己做主呢,以后再也不敢这么做了。”

    听到李友的解释看到他真诚的态度,吕汉强的脸色好了一点:“一时的不适应不要紧,但以后绝对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了,有什么事情倒不一定都是我做主,但必须大家商量后再做决定。你一定要记住,现在不是你一个人带着队伍四处游走了,现在是五百多的兄弟了,一切行动都要以大局为重了。”

    李友赶紧真诚的再次道歉。吕汉强就摇摇手道:“算了,下不为例就好。”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过份追究这事,毕竟算上今日,就对才整顿两天的队伍中的一个重要头领管束太严,这对团结不好,毕竟大家还真不是太熟悉呢,如果现在自己就拿出威风来,不但不会起到好的效果,反而可能会让大家离心离德。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了,现在人多了,什么事情都要考虑清楚前后,否则会坏大事的。

    看到赵权还在气鼓鼓,李友还在尴尬,吕汉强就岔开话题:“来,说说,为什么你来个捉放曹?”

    化解了尴尬,李友就对吕汉强禀报:“都督,抓的这个人,其实属下认识,还算是故人。”

    一听是故人,吕汉强就来了兴趣,拉着他进了厅堂和赵权一起坐下,子涵就猫一样的站在了吕汉强身。李放却不知所措了,不知道该是站着还是干脆走掉。

    吕汉强就对他招招手:“现在你是辎重营的营官,已经是三个营官之一了,来来来,坐下,大家一起听听。”

    这么说,其实就是在向李友赵权再次强调李放的身份,他已经和李友赵权是平级了,以后李放说的事情也和他们两个一样有份量了。

    这一点倒是没有被两个人反对,虽然当初打了一仗,但那时候大家各为其主,现在都是一个锅里吃食,大家出身也差不多,也就没有隔阂。

    李放自己找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三个人的边上,不说只听。

    李友介绍道:“刚刚抓的不是什么奸细,那个人叫王怀。也是我们大顺军的,他曾经是总哨刘爷的手下,是个六品的都尉,手下也有好几百的兄弟的。闯王占领了北京,他也被封在山东。结果一片石大顺军惨败,鞑子就追了过来,大顺皇上退的太快,也没有来得急通知他,他就被丢在了这里。现在的状况和我当初一样,也是一个孤魂野鬼。结果他带着队伍游走过来了,看到了这个寨子,于是就过来看看是不是能捞点什么,就碰上了我。看看这是不是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