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代残明 > 第0033章 自称都督
    早饭和大家一样,蹲在地上喝着稀粥的吕汉强和李友赵权商量着事情:“一支军队需要的是精气神,这一点,昨日的成军会议,我们获取了效果。”

    这个时候,一个士兵悄悄的走过了他们三人的面前,小心的探着脑袋向三个人的碗中看。和士兵同样的野菜糊糊粥,连昨日剩下的鱼肉都没有。昨日剩下的鱼肉不多,那些珍贵的东西,都被分派给了那些伤兵,还有那些老弱体力不成的。

    这样的消息被这个悄悄过来的士兵,立刻传到了所有的士兵的耳朵里:“世子真的践行了他的诺言,咱们的将军真的和咱们吃的是一样。”

    这样的效果是出奇的好。大道理大家其实不懂,被激励的一时激愤热血沸腾,但过去了,也就慢慢的冷却了。但上位者真的和他们承诺的那样,真的和自己这些下等人一起吃一样的东西,和自己同甘共苦,这才是最根本的。

    李友没有一点嫌弃粥碗里高粱饭的粗鄙,一点没有嫌弃野菜的苦涩,因为对他来说,不光是自己小时候吃这个是难得的美味了,即便参加了大顺军,其实也没有真正吃过几天饱饭。如果能天天吃上这样的伙食,自己已经满足了。

    将碗中最后一点喝干,用袖子抹了嘴边的残渣,看着蹲在眼前的吕汉强,心中也是感动。

    自己蹲着吃饭已经习惯了,但这个尊贵的人,为了适应自己的习惯,竟然也蹲在这里,那就是真的难得了:“军心稳了,军号有了,目标定了,但这还不行啊。”

    唏哩呼噜吃的吕汉强就询问:“那我们还应该做什么呢?”你让一个后世的小白真的带一支队伍,在游戏里行,在论坛里行,那不过是没有一点思维的布景,但在真正现实里却不行。在这一点上,吕汉强虚心求教眼前这两个真正带过军队的人,确切的说是真正带过真军队的人。

    当年战无不胜的***的带兵思想的确可以说是独步天下,但那需要适合现在的局势,适合现在的现状。毕竟,这时代民智还没有开化,思想还没有真正达到那个三四百年的地步。步子不能太大,太大了容易扯到蛋的。所以许多事情,还是应该向现在眼前的两个人请教,其中就包括分外柔弱,但现实让她坚强起来的小妹学习。

    “一个名称,一个名份。”李友建议,当然,这是那个李放已经事先提议的。

    一提这个,吕汉强就头疼,不过是误打误撞的被他们两个认为了自己是狗屁的齐王世子,倒是得到了他们的归心,最少是得到了掌握三百人大明卫所千户赵权的归心,让自己得到了一时间的安全。但真的拿着这个鸡毛当令箭,公布于天下,不要说满清杀了自己而放心,说不定许多杆子和野心家,就想抓了自己向满清邀功,以为进身之阶。更可能南明也希望自己死,大义上是避免后面的皇位之争稳定大局,其实是怕自己乱了他们的野心规划。

    现在吕汉强绝对不敢拿出穿越人士就百毒不侵的信条,百毒不侵的王八之气一震四方来服的,那是别的穿越者,绝对不是自己。自己也不敢冒那个险实验,一旦失败就是万劫不复啊。

    但这次却是赵权先反驳了李友:“公开世子身份是绝对不行的,世子已经分析的透彻了,时机绝对不成熟。”

    李友却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赵将军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听他这么一说,就连吕汉强都停住了吃饭,将一个半熟的草根吐了出来,认真的想听听他的想法。

    李友就坦然道:“正所谓是名不正则言不顺,你我几个人知道世子的身份,甘心追随,但为了隐藏世子公主的身份,避免招来四方的攻击,总以先生相称。但是这个称呼在军队里属于不伦不类,尤其让未来想要加入的人,根本就找不到谁是主持大局之人。”

    吕汉强和赵权就不得不深深的思考这个问题了。李友和当初的李放说的对啊,先生是一个中性的词汇,在官场和军队之中,虽然被尊重,但更接近于幕僚。

    现在两个人不得不承认吕汉强的能力,同时这个军队也需要一个首脑,李友和赵权现在的位置,两个人是平等的,其中任何一个人想做这个最高的指挥统帅,都会被另一方的手下们反对抵触。也正是因为如此,两个人才甘心情愿的推出吕汉强做他们的头脑。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难行,对未来更难以有号召力。定了吕汉强的名份,这是当务之急,也是相当有必要的。

    吕汉强这次没有推迟,因为他知道,只有现在自己,才能平衡两个有人有刀枪的势力,一旦缺少了自己,两个人就因为出身不同,就完全可能在一场小小的利益之争之中,发生火拼,那就是一场灾难。

    “大了的名号不行,树大招风,我们现在是发展阶段,必须隐忍。”

    “叫大帅也不行,因为这明显偏向于军事,未来我们发展不可能单单是军事实力,还要找到一块真正属于咱们的落脚地。与大帅相称,就会遭到许多文人士子的反对。文人是最讨厌武将的,让一个军队的大帅去管辖他们,他们会感觉到这是一种羞辱,从内心里会出现抵触反对的。”出身王府的子涵,看的事情总比一个流寇,一个下级军官长远的多。朝廷中的党争,当代人的心思,她见的多了。

    这个被所有的人当做小妹的提议,在人性的思维里,也就自然而然的被三个人接受了。

    沉思了一下,赵权谨慎的提议:“按照小妹的说法,也是我们未来必须行的,我们不但要掌握一支军队,更要是有一块属于我们的根基,而这一片基业当然是要世子督导,那么我们干脆直接称呼世子爷为军政大都督吧。”

    对于这个称呼,吕汉强就直接肯定了:“这个名字很中性,未来的对外也有很大的空间,同时,原明就有文人督师的惯例,如此,也能被心怀故国的豪杰所认同接受,南明也不会过份警惕。这个称呼我认为非常好。”

    按照两个人的想法,吕汉强是匿名的齐王世子,但在他刻意隐瞒身份的时候,年纪却比自己小,吕汉强一口一个兄弟,自己成为这个人的哥哥,就在千百年形成的上下尊卑上就说不过去,他们也不敢答应。所以双方之间自然而然的就以先生称呼。

    大都督,这个提法不错,对外可以显示他掌管一切的地位,对内既表示了尊重,也显示了亲近,倒是双方皆大欢喜。

    于是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