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代残明 > 第0015章 南柯一梦
    在风雨飘摇的大明王朝后期,大疫在北方多次流行。从万历年间开始,山西开始出现瘟疫。崇祯六年,十年,山西全境大疫,十六、十七两年为高峰。河南江苏在崇祯十三年到十七年间也多次出现大疫。北京附近,崇祯十三年,顺德府、河间府有大疫。崇祯十六年,通州、昌平州、保定府均有大疫,并且传入北京,明史云:“京师大疫,自二月至九月。”和山西的情况一样,在初次流行的第二年,也就是崇祯十七年,北京大疫进入高峰,高峰期正是三、四月间。

    北京人满为患,正好利于鼠疫流行。鼠疫在生活环境差的百姓和士兵中间流行,官僚家庭受波及很小,所以在深宫里的崇祯不知道,在城外的李自成也不知道,这才有议和的故事。等到李自成想惩罚性地攻一下城,逼着崇祯答应自己的条件,没等开始,守城的便纷纷献城。这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守不了。如果没有鼠疫,再不济事,靠着大炮和坚固的城防,怎么说也能坚持几天吧?

    李自成就这样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地轻易地进了北京,同时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地发现,他梦里繁华的京城现在如同鬼域。

    不是北京的花花世界,而是满城的咳咳细菌。

    这时候李自成才知道,不是自己民心归附,是老天爷帮助了自己,这多少可以归纳进天授江山的意思。

    既然已经拿下京城,为什么那么急向官员们追缴,难道不知道稳定人心的重要性?李自成当然知道得民心者的天下,真的天下不是老天爷给的,是老百姓,是民心给的。但他下面的做法,就彻底的失去了民心。

    北京拿下了,崇祯上吊了,但李自成的麻烦也来了。他没有在皇宫里获得他梦寐以求的无数金银,也没有在户部得到一文老钱。他想要得到传说中皇帝内帑堆积如山的金银,国库里车载斗量的库银的想法破灭了,他没有钱养活他手下百万的将士,没有珠宝奖赏那些怀着荣华富贵梦的追随者。如果李自成不能再最快的时间内获得一大笔银子完成上面的动作,别说收买人心,就连自己这根基的百万将士,就会第一个反了他。

    而李自成不急于登基,也是因为没钱,登基是个大事情,一定要办的隆而重之,但这需要钱。开国了,要一皇帝的名义犒赏文武,这要钱,推恩将士,需要钱,普天同庆,更需要钱。

    但他却无处获得这笔巨大的,天文数字的钱。

    原因就是那个当初为收买人心喊出来的空泛理想的口号害人,“迎闯王,不纳粮。”既然不能失言于追随的百姓,不能从百姓身上收取赋税获得这笔巨大的军费犒赏,那军饷开销就只能依靠拷问富户贪官所得了。这下,就彻底的得罪了投降的官僚上层,不拷问助饷,可是李自成没有办法,宫里空荡荡,户部饿死了老鼠,老百姓贫病交迫,只有官员有油水,这也的确是无可奈何的办法。

    然后就是运动扩大化,发展到了民间士绅富户的身上。民心,彻底的丧失了。

    看看小妹说道这里,那大顺将军再次哀叹一声,他不想将自己的闯王说的那么不堪,于是转移了话题:“其实,三海关一战,我们大顺军不是败在吴三桂和满鞑子的联手之下,其实,也是败在这鼠疫身上。”

    李自成讨伐吴三桂,因为瘟疫流行,减员严重。可是为何在山海关前李自成一度占优?这还要说说肺鼠疫。这类鼠疫的潜伏期可以长到20多天,也就是感染了20多天才发病。

    这种长潜伏期的烈性传染病流行面广,因为未发病时和正常人一样,可以继续感染别人,这和现在****病毒类似。

    李自成带到山海关前的部队,正是剩下的还未发病的那部分人,战斗力还在。这批人在山海关战死了一部分,逃回来的也陆续发病,于是李自成手下全是鼠疫病人。即便是痊愈的也非常虚弱,能跑路就不错了。这就是为什么李自成从山海关下来,不能守北京,离开北京也连战连败。一路退一路把鼠疫流行过去,“凡贼所经地方皆大疫,不经者不疫”。各地留守的部队也染上鼠疫,于是弃山西继续西走。

    这时候不用再说,吕汉强也知道了李自成的结局,弃西安最后败死九宫山。那支无敌的雄师被鼠疫消灭了,想到此,不由仰天长叹一声,这真的是一切都有天注定啊。正应了那句古话: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降临了,除了眼前这一堆篝火的光明,整个天地就全被墨一样的黑暗包围,让人生出无力感,也是人最困乏的时候。

    吕汉强经过半天一夜的厮杀,早就疲累的不行,这时候,再有沉闷的一番谈话,让情绪更加低落,感觉就更加困倦。

    尤其是,在原先只是自己与小妹两个人的时候,自己还要强打起精神来,防备流寇杆子,或者是野兽的袭击,根本就不敢休息。就盼望着天亮,然后寻一户人家再说,但这时,有了大顺军百多人的加入,双方也没了敌意,就让吕汉强生出安全感来,神经一放松,就再也坚持不住,一时间哈气连连眼泪不断。

    那将军见了,也就没了谈话的兴致,苦笑着和衣躺在了篝火边,虽然闭上眼睛,却依旧是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吕汉强理解他的心情,大起大落,难免沮丧,而这位将军若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头目也就罢了,他却是精明强干,非常有责任感,完全了解自己的失败原因,怎么不让他更加难过懊恼?清醒的人,是最痛苦的。

    想着这些事情,困意袭来,再看看小妹,经过多日逃难,连番惊吓,这时候一旦感觉安全,早就靠着自己沉沉睡去,梦里还不时轻轻抽泣,想来是对自己的命运悲伤,更可能是对那刚刚死去的世子哥哥伤怀。

    轻轻给她裹紧那缴获来的白甲军的棉甲,打个哈气,搂着小妹也迷迷糊糊地睡去。

    睡梦里,前世情景,现实的惨烈画面翻翻滚滚的在脑海里滚动,就好像自己一会在云端自由徜徉,一会却又在地狱亡命狂奔,让吕汉强想喊却又喊不出,想动却又动不了。

    这时候,似乎看到小妹在远远的地方被恶魔抓住,正拼命向自己呼救,而自己虽然心急如焚,却无论如何也冲不到她的身边,眼看着自己的小妹就要被恶魔带走,越行越远,呼救声也越来越弱,当时吕汉强大急,拼命大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