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代残明 > 第0012章 前路迷茫
    三匹死马的诱惑,绝对比杀一个来历不明的人重要。当那个所谓大顺军的将军还在警惕吕汉强的时候,山坡下,他的手下已经找到了当初吕汉强打杀的那三匹战马,同时,更看到了那三具满鞑子的尸体,于是,便是再次欢呼。

    在得到手下确认之后,那大顺军的将军很疑惑的对吕汉强确认道:“那真的是你打杀的鞑子?”

    吕汉强继续表现的漫不经心的拨弄着篝火道:‘那你以为还有谁能做到这点?”

    那大顺将军疑惑的往吕汉强身后看去,身后便是那小侍女,他需要得到那小侍女的确认。

    那小侍女见那大顺将军看来,连忙将头点的和招财猫一般。

    一个弱小的女子,其实更容易被大家认可,一个小女孩的承诺,其实更容易被大家信任。古来一理。

    得到这小女孩的肯定,就足以说明这个人是友非敌了,在这个时代,虽然大顺和大明打生打死,但满清入关,双方就都将满清做为了敌人。在双方看来,李自成和崇祯死战,那是兄弟之争,肉烂在锅里。而满清的进占,则是外敌,当同仇敌忾。既然能杀鞑子的,那就是兄弟,不再是外人了。

    有了这样的论断,那大顺的将军就将大刀慢慢的收回,对着抬着三匹战马尸体欢呼赶来的手下大喊道:“都是自己兄弟,不必再担心了。大家赶紧将死马架在火上烧烤,我们痛痛快快的吃上一顿。”

    对于饥饿的人,沟通最好的东西便是大家在一个锅里搅马勺的吃一顿,哪怕只是一碗稀粥。

    这时候,大家一起欢呼着,就在这小小山坡上,将那三匹战马剥皮去骨,然后架在新加入干柴的篝火上烧烤,不一刻,便是香气四溢,不一刻便有憨厚的笑声响起,不一刻,便有家乡的小调慢慢传唱起来。

    吕汉强也不由得暗暗长出一口气。:“希望,一切都这样过去,我不想和大顺军,其实不过是一群流寇,搅和在一起。我只想带着我的妹妹逃奔南方,或出海,或走南亚,总之,远离这纷乱杀戮的中原,就能过上一个安安稳稳的日子,自己现在的打算,只此而已,仅此而已。”想到这,紧紧的握住了身边还在瑟瑟发抖的小妹的手,让自己的坚定传染给她。

    一堆堆篝火在着即将大白的天地里处处点燃,一个个衣衫褴褛的汉子,释放出全部的欢愉在篝火旁,对着那篝火上的马肉欢呼雀跃。

    吕汉强的脖子上已经没了大刀的逼迫,现在,他完全是一个自由人,说穿了,完全是一个不被重视的人,因为他已经没有马肉更让人欢喜了。

    吕汉强没有趁着这个时候溜走,因为,这时候,吕汉强很悲哀的发现,作为一个穿越者,很不幸的是穿越到了明末清初,更很不幸的是,还是明亡时候。这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生命的危机已经渡过了,刚刚闲暇下来,吕汉强竟然感觉到眼前一片迷茫。

    想想前世网站上看过的无数穿越小说,不由得满嘴发苦,这真是穿越年年有,今天到我家,幸运的如同在大城市里,出门,走在在光洁的如同镜子一样的大街上,一脚就踩了狗屎般,这种倒霉,不,是幸运不再做二人想。

    想到此处,吕汉强不由得轻轻摇头,这穿越真的就这般容易?其实,这穿越就这般让人无可奈何。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穿越的。

    在这个时候,吕汉强很是怀念前世的日子。无忧无虑中,每日里装着深沉装着忧国忧民,骂着当朝的权贵,不仁的富豪,那其实不过是得不到嘴中痛骂的权贵富豪生活的酸,然后没有一点不是嗟来之食,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骨气,钱照拿,娘照骂。加班的日子虽然辛苦,却是有种期盼——有个大假。然后带着小妹,理直气壮地叱骂那个跟在小妹后面的跟屁虫,可能是未来的妹夫的家伙,然后高高兴兴的坐着火车,天南海北的游玩,直到花尽口袋里最后的一分钱。

    想起小妹,就不由得回头看看身后的这个世界上的妹子,还是那样战战兢兢地,双眼充满恐惧与无助的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让自己更有了那种哥哥的责任感,更有了一个男人的那种沉甸甸的包袱。

    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

    其实,作为一个穿越者,本应该是仰天大笑,历史感,使命感从天而降。改变历史,尤其是穿越到这个明末汉家灾难时候,更应该是奋发图强,有那指点江山,收复无数明末大卡做小弟的责任感。然后,挥斥方遒,驱除鞑虏,称王称霸,最后,还汉家一个无限天下。

    但是,吕汉强穿越以来,仅仅这半天一夜以来,就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与杀戮,看过了太多自己无能为力的变故。就在眼前,不管自己如何看不上那个世子,但是,绝对不应该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自己的面前却无能为。那毕竟是一条在自己面前,活生生的生命,就那么瞬间消失。儿虽然现在自己还活着,但自己的命运却不在自己的手中掌握,这怎么不让吕汉强有种无力感?

    作为一个已经对穿越无可无不可的人,一个命运不在自己手中掌握的人,对于生死只能看淡。毕竟前世,自己已经死过一回,再死一次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还是那话,真的死了,说不定还再次穿越回去,回到前世那无忧无虑的世界里,这其实是现在的吕汉强的一种潜意识里的期盼。

    但是,还是但是。

    想归想,但真的用死的方法回去,自己还是觉的不靠谱。万一死去,却回不去前世,岂不冤枉?

    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大活人失踪了自己倒是见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穿越了,或者死在了那个沟渠,但没见一个穿越后回来的,这却是板上钉丁的事情,这个险还是不冒为好。

    现在对于吕汉强来说,活着才是第一,没有第二,做为穿越者的雄图伟业?那不过是梦想罢了。满清鞑子已经入关,这时候,正是中原动荡的开端,有弘光,有顺治,有大顺,有大西,更有以后一个个走马灯一般的南明朝廷,有反了合作,合作再反的各路让人眼花缭乱的英雄,或者是枭雄,在他们之间,自己算什么?不过是一狗熊罢了。

    但好在这时候是1644年,以黄河为界,南明还占据着半壁,满鞑子对南方还没有太过摧残,自己应该寻个安稳地,凭借自己先知先觉,趋吉避凶,带着小妹到南洋走上一遭,最不济还可以用自己的生活小常识,在这个愚昧的乱世开金手指做个富家翁,关于改变历史的艰巨任务,现在已经没了半点兴趣,也没那半点能力。

    改变历史还是那些牛人穿越大大去做吧,我还是享受他们加给我的荫蔽光辉的好。

    但每次回头看向身后的小妹那无助的眼神,纤弱的身子,吕汉强便没来由的一阵不舍。

    前世里,不舍小妹,那这世界里,更加不舍这个小妹。

    何去何从,让吕汉强无比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