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代残明 > 第0010章 齐王世子
    那世子一口烈酒下肚,胆气也壮了不少,见吕汉强靠向自己,也不再躲闪,竟然还冲吕汉强笑了笑。

    “喂,你真的是什么齐王世子吗?”吕汉强冲那小子举了下手中的酒囊,算是碰杯,那小子也冲吕汉强扬了扬手中的酒囊,毫不客气的再次干了一口,用袍袖抹了下嘴巴上的酒汁,梗起红彤彤的脖子大声抗辩道:“我怎么不是齐王世子?我可是被先皇亲自册封的。”看看吕汉强似笑非笑的表情,干脆伸手入怀胡乱的摸索了半天,然后拿出一个黄澄澄的小印:“看看,世子铜印,这还能有假吗。”

    吕汉强接过来反复观看,其实他也没看过其他的同类,也不知道真假,但按照现在几乎没假货的时代来说,这东西的确应该是真的。

    “那你怎么沦落到了这个地步?”吕汉强边把玩着手中的世子印信,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唉——”一提往事,那世子再次喝了口酒,然后长叹一声,讲起事故来。

    却原来李自成占领北京,其部下挥军南下,占领了山东济南,大顺军大杀明朝宗室,以此收拢人心,聚敛财宝,这齐王当然难逃大难。但好在齐王待属下还算宽厚,就有几个忠心下属保护着世子以及这个小丫头逃出,藏匿于济南一个官员的府中,才没有了杀身之祸。

    但好景不长,刘宗敏拷问助饷,明朝投降大顺的百官无一幸免,各个被拷问助饷弄得家破人亡。原本收留这个世子的官吏也不能幸免,眼看性命不保,就供出世子以求脱身,好在一些忠心之士得到消息早,连夜保护着两人,花了无数银钱买通了把门的顺军南逃。本来还想着借助青州事变能回到济南,却不想那个刚刚自封济王的本家,立刻投靠了满清,结果两人再次随难民南下,就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吕汉强闻听过程,也不由为两人遭遇唏嘘,对这位世子也充满了同情,毕竟,这家伙无论如何也没有丢下现在的小妹不管,从而让小妹落入满鞑子手中,这在吕汉强的心中就已经无限感激了。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吕汉强语气温和的问道,随手再递给他一块烤熟的马肉,那世子接了,却不吃,低头黯然神伤喃喃:“是啊,我下一步该去哪里呢?”然后就有几滴眼泪落在了手背马肉上,一脸迷茫彷徨的自问:“我能去哪里?我自打出生就困在济南,根本没出过济南半步,根本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这次逃出来,原先还有忠勇将士照顾,现在,他们都死了,我只能求你护我从新回济南,回家。”但说道济南,说道家,不由悲从中来,小声的哭泣起来,耸动的肩膀显得那么的无助迷茫。

    大明的王爷无数,但却各个被朝廷圈养起来,严令一生不得出封地半步,即便上城墙遥望城外也上不准。而封地不过一城,一旦出城,便立刻被冠以谋反之罪,轻的贬为庶人,重的就要开刀问斩。当初女真围困北京,蜀王应诏带着五百王府家丁北上勤王,但是半路崇祯变卦,严令回去,最后被以不臣之罪削职为民,岂不悲哀?

    世子这个当地,这个时代人迷茫,吕汉强这个穿越者外地人更迷茫“下步怎么走?”吕汉强同情的再次问道。

    那世子低着头不言不语,满脸凄苦与迷茫。一时间篝火旁的三个人便沉默起来。吕汉强掂量着那世子的印信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而那世子也似乎对这印信也没了半点兴趣。

    济南早就成了满清鞑子的天下,自己的王府早就灰飞烟灭,哪里还有家可回?

    篝火旁,那世子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的苦衷,时不时的抹一把心酸的泪水,让坐在篝火那边,无限卑微的小妹,陪着流下无数心酸的泪水,那泪珠在哄哄燃烧的篝火里,更加璀璨晶莹,纯真的如透明的珍珠。

    世子自怨自艾的胡乱的说着,好半天,那世子突然抬头,对吕汉强道:“不如这样,你保护我和小妹去南方,寻那宏光帝,我们——呕”话说一半,突然顿住,然后吃惊的看着自己的胸膛,这时候,胸膛上,一个尖尖的木棍穿胸而出,那尖尖的木尖上,是喷涌的自己的鲜血。

    他的叙说戛然而止,突然顿住,吕汉强久没听他絮叨,抬头看去,却看到那胖胖的世子的胸前,豁然露出一截尖尖的木棍,带着淋淋的鲜血透体而出,那世子如搁浅在沙滩上的鱼般,张大了大嘴呵呵有声,努力的吸气,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前的木棍,一脸茫然。

    吕汉强第一感觉,敌袭。

    第一个本能,虎吼一声,冲到小妹的跟前,一把将那已经目瞪口呆的小妹揽在怀里,一个翻滚,直接滚到就近的沟坎下,就在他和小妹滚到沟坎下的瞬间,几十支打造粗糙的箭矢,如雨般射到他当初坐的地方。

    吕汉强大吼一声,强忍着肩胛骨的剧痛,将小妹压在身下,再次努力翻转几次,向山下滚去,勉强躲过了灭顶之灾。

    刚刚滚下山坡,就听到山顶上一阵欢呼,紧跟着这欢呼,再没有一支箭簇飞来。见好半天没有动静,这让吕汉强才敢悄悄的抬头观察原先篝火旁的情状。

    原先的篝火边,已经是人头攒动,欢呼不断,李汉强这时候才知道,那不过是自己的烤马腿,吸引了附近饥饿的流民,而这种吸引的代价,就是那世子的生命。

    在这乱世里,一切王侯将相,都不如一顿饱饭,一切的富贵也好,还是贫贱,都抵不过一餐饭食。乱世人命如草,这便是现在的写照,同时,更是这时代的一种悲哀。

    感受到身下小妹的颤抖,吕汉强轻轻的抬了下身子,让小妹喘口气,但是,轻轻抬起的身子后背上,马上就传来一丝刺痛。

    吕汉强感觉到那刺痛是一种尖木的刺杀,慢慢回头,看到的是两个满脸污泥的流寇,正满带得意的坏笑,用手中的木棍,抵在自己的背上。

    “起来,跟我走。”那两个汉子动了动脑袋,示意吕汉强起来跟着他们走。

    吕汉强岂能就缚,右手习惯性抄刀,但是,却抄了个空,才想起来,自己刚刚匆忙避祸,却将那大刀丢在了篝火旁,现在面对一群手拿木棍的流寇,真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慢慢的张开双手,将瑟瑟发抖的小妹掩在身后,吕汉强一面大喊:“兄弟们,我们都是汉人,我们都是一家,我投降,我投降。”然后慢慢的被两个流寇,押送着从新走向那本来是自己点燃的篝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