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代残明 > 第0009章 患难与共
    当吕汉强抱着鞑子的战利品,兴高采烈的跑回篝火堆旁的时候,他看到的一幕立刻让他亡魂皆冒。

    就在那堆篝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狗屁世子悄悄的摸了回来,正卡住那小侍女的脖子,面目狰狞的对她喝骂,而那小侍女在那坨胖肉的怀里,如凄苦寒风中的枯叶般瑟瑟发抖,不敢有半点反抗。

    这时候,吕汉强已经在潜意识里,将那小侍女当做了前世的小妹,现在,自己的小妹被人劫持,这还了得?吕汉强一见,当时热血上涌,一腔怒火无名升腾,虎吼一声,丢下怀里的战利品,抄起大刀就冲了上去,对着那个面目可恶的狗屁世子,当头砍下。

    “不要——”一声凄厉的喊叫,彻底的阻止了吕汉强的大刀,那声喊叫是小侍女发出的,吕汉强双眼血红,但是,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大刀。

    再看那世子,看到大刀砍来,早就吓得面无人色,只顾着张着嘴木雕泥塑般不知道躲闪。

    “放开我妹。”吕汉强提着刀,恶狠狠的对他吼道。

    “啊,啊。”那世子被这虎吼吓得一哆嗦,下意识里松开那小侍女,踉跄后退,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瘫软成一堆。

    小侍女得脱魔掌,一下子就扑进吕汉强的怀抱,将头深深的埋在吕汉强坚强的胸膛里,浑身颤抖嘤嘤哭泣。

    吕汉强警惕的盯住那个混蛋,一手搂住小侍女柔弱的身体,小声的安慰道:“不要怕,一切都有老哥哥担当。”那混蛋不敢再对你如何。”

    这一说,倒是提醒了那小侍女,她啊的一声,挣脱了吕汉强的怀抱,转身跑向了摊在地上的世子,拉着他的胳膊,吃力的想要拉起他。

    但是,那狗屁世子的确太胖了,小侍女身小力薄,根本就拉不起来这个死狗般的胖子,就拿求助的眼神望向吕汉强。

    吕汉强无奈,即便对着狗屁家伙万般厌恶,但看在自己妹子的面上,还是走到他的身边。

    那世子一见吕汉强走过来,当时将一支胳膊挡住自己的脸上,嘴里连声求饶:“别杀我,别杀我。”

    吕汉强气急,上去就是一脚:“别装死,起来。”

    那世子立刻以与他身体不相称的速度跳起来,乖乖的站到一边,但低着头的时候,还不忘恶毒的瞪了那小侍女一眼,让那小侍女浑身不由一抖。赶紧上前,为那世子弹落身上的枯草败叶,抻平皱皱巴巴的锦袍,那世子见状,挥拳欲打,那小侍女歪身想躲又不敢躲,只能甘心承受。

    “你敢。”吕汉强大喊一声,作势上前,那小子立刻如猫一般乖顺起来。

    这时候,一股焦糊味道冲鼻而来,吕汉强吸吸鼻子,才想起是架在篝火上的马腿已然焦糊,低声骂了一句:“晦气,好好的一顿烧烤被你这个废物弄砸了。”

    走到篝火前,将那一半焦糊的马腿提下来,用大刀小心的将焦糊的地方剥去,走到刚刚自己抱回来的那些战利品旁,寻了油盐回来,在那马腿上小心的涂抹了,再次架上火堆,小心的翻动,让炭火均匀熏烤,不大一会,一阵诱人的香气便再次弥漫在了这山谷野地里,引得三人肚子轰鸣口水淋漓。

    “好了,小妹,来,我们开始烧烤大餐。”吕汉强看看油脂淋漓的马腿已经金黄熟透,头也不回的喊着那小侍女。

    那小侍女轻声答应,一步三回头的来到篝火旁,期期艾艾的坐到吕汉强的身边,接过吕汉强递过来香喷喷的马肉,低头小口的吃了起来,马肉烧烤火候正好,吕汉强手艺也是绝佳,本来着应该是最能勾引人食欲的美味,但小侍女却吃的味同嚼蜡。

    吕汉强看看她的表情,不由轻声一叹,小妹还是心软,转回头,对着躲在远处,不住对这边探头探脑张望的世子,挥下手道:“你过来,一起吃点吧。”

    吕汉强此言一出,他明显的感觉到小妹轻轻的长出了一口气,扬起的小脸上已经充满了感激的笑容。吕汉强就只有苦笑了。

    那狗屁世子狠狠的咽了口吐沫,慢慢的挪到篝火旁,在吕汉强远远的地方坐下,拿眼睛死死的盯住吕汉强手中金黄滴油的马腿,猛烈的咽着口水,却畏畏缩缩的不敢吭声。

    吕汉强用大刀剥下一块马肉,面无表情的递给了那个世子,那小子飞快的接过,又飞快的返回原先的位置,也不感谢,对着马肉就狠狠的一口,但是,马肉入口,却是眉头一皱,但还是艰难的咽了下去。

    看来这锦衣玉食的家伙,对着粗劣的马肉实在难以下咽,但毕竟一天一夜没有半点东西下肚,这时候也顾不得挑剔了。

    吕汉强也不管他,吃了块肉,再喝上一口老酒,哈一声,顿时觉得浑身舒坦,疲累尽去,这时候的感觉,便是这世间上曾经吃过的山珍海味,都没这粗鄙的马肉更鲜美香甜。

    看看小妹小口慢嚼吃的斯文仔细,真没有前世小妹的那种毫无形象的样子。想起前世小妹那样子,再和现在这个小妹对照,不由抿尔,于是用刀尖细心的再次剥了一块马腿最嫩的地方递过去,小声的道:“慢慢吃,还很多的。”

    女孩冲着李汉强展颜一笑,但转头看向那个已经吃光了自己手中的马肉,正贪婪的盯着篝火上的马腿,但却惧于吕汉强不敢上前的世子,赶紧将手中的马肉递了过去,再看看世子的眼睛又盯上了李汉强手中的酒囊,于是小声的道:“哥哥,能不能给些酒水与世子?马肉肉硬,不喝点酒会伤了身子的。”

    “有这事吗?”吕汉强倒是第一次听说。

    那女孩微微一笑道:“岂不闻楚人偷马,秦王赠酒的典故?那说的便是这事。”

    吕汉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秦王典故,只有嘿嘿笑着挠着脑袋的尴尬了。但是,既然小妹出口说情,吕汉强就在身边抄起一个酒囊丢过去,那世子赶紧接了,打开袋子口,咕咚就是一下,怕没有二两下肚?看得出这狗屁世子的确是一个酒囊饭袋。但这却让吕汉强前世的酒囊饭袋对他大有好感,于是,主动靠向了那世子搭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