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代残明 > 第0005章 再次邀战
    一声悲嘶,吕汉强手中的大棒正正的砸在了那战马的脑袋上,随着一阵闷响悲嘶,那小山一样的战马轰然倒地。

    额则拿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手,算计了对手的优势,棒长力猛,自己冲过去,那大棒必然向自己招呼,而自己的大砍刀却够不到那汉子,自己一定要在他大棒打来的瞬间做个后仰躲过,然后自己的大刀轻轻一挥,战斗就可以结束了,那时候,山下的美酒应该还没温热呢吧。

    但是,他下意思的要仰身躲避已经挥起的大棒的时候,他听到了自己战马的惨嘶,紧接着自己就被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不愧是打小在马背上长大的女真汉子,就在战马倒地的瞬间,额则已经飞身滚开,躲开了自己战马将自己砸伤的可能。

    但还没等额则找好方向,一阵狂风扑面而来,随着一声天灵盖的破裂声,额则从新轰然倒地。

    这一切的变化都太快了,快的山下的剩下的四人根本没看清楚,也没看到结果。

    “来啊,来啊,来杀爷爷啊。”当几个人正忙碌的整治酒肉的时候,他们惊讶的听到了那个嚣张的邀战吼叫

    “我杀了你——”一愣之后,固力康一跃上马,呐喊着冲向了吕汉强。

    吕汉强看着疯子一般冲上来的鞑子,掂掂手中的大棒,再次做好了准备。

    面对骑兵,逃跑那就是找死,只有勇敢的面对,才有生的希望。打倒了一个,让吕汉强原本还忐忑惊慌的心平静下来,鞑子,也不可怕。

    “杀——”固力康冲到吕汉强面前,大刀扬起,探出身子狠狠的剁下,他要一刀杀了他,为自己的兄弟报仇。

    吕汉强身子猛的伏低,他感觉到刀锋在他的后背撕裂的火辣辣的疼,但他还是挥出了他的大棒,这次是马腿。

    那战马久经训练,感到大棒袭来,奋蹄跃起,但再是训练有素的战马,也不是人,没有人的判断力和智慧。这畜生躲过了前蹄,他的后腿却结结实实的被砸了个正着,咔嚓声中,那战马惨嘶坐倒。

    固力康正前伸砍人,却不想战马瞬间坐倒,以为山坡不平,战马失蹄坐倒,本能的用力勒缰,这是本能,希望能平衡自己的身子再次杀敌。

    但就这瞬间的本能,却要了他的性命,只眨眼间,一个大棒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后背之上,让他不用转身,就看到了自己的马臀,他看到自己的战马的后腿已经折断,而不是失蹄坐倒。

    “你卑鄙。”这是固力康最后充满哀怨的诅咒。

    “呸。”吕汉强站起身,朝着那死不瞑目的鞑子吐了口口子的泥沙,轻蔑的道:“面对手无寸铁的百姓,你是不是更卑鄙?”

    白力度这次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被人一招杀于马下,也看清了吕汉强的卑鄙手段。

    但他依旧带着白甲兵的骄傲,没有唤上同伴,大吼一声,打马冲上山坡,但这次,他没有冲锋,而是在吕汉强的面前不远,停住了战马,“变相的偷袭?绝对不会再给他机会。”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同伴,白力度眯起眼睛,用生硬的汉语道:“我们公平决斗。”

    吕汉强没有回答他,只是将手中的大棒攥的更紧。

    白力度突然大吼,战马猛的跃起前冲,大刀奋力砍下。

    吕汉强身子一躲,躲开大刀,大吼一声,用自己的肩膀猛的撞向了白力度的战马。

    吕汉强在自己的肩膀撞上马身的瞬间,他明显的听到自己锁骨断裂的声音,一股钻心的疼痛传遍全身,但也顾不得了,就在那战马轰然外倒的时候,他扑了上去,将还要挣扎的白力度狠狠的压在了身下,用手中的大棒,一下卡在了那鞑子的脖子上,软弱的脖子立刻断折,再也承受不起主人的头颅。

    吕汉强艰难的站起,两条大腿如打摆子般颤抖不矣,若不是依靠手中的大棒,再难站起。

    强忍着肩胛骨上的剧痛,吸着冷气,对那将死的鞑子戏谑的笑问道:“这算不算公平的决斗?”

    再次站稳,浑身似乎已经散了架子,肩胛骨断了,让吕汉强的左臂再也抬不起来,而白天肋下的伤口也在这看似简短,但呼吸生命的打斗里再次被撕裂,咕咕的鲜血已经透过那蹩脚的包扎流淌出来,让吕汉强一阵阵的头晕。

    无力的跪倒在地,浑身如散了架子一样的没有了骨头,趴在地上,吕汉强看到了天上哪巨大的,洁白的月亮,那个月亮和自己的家乡一样的圆,一样的明亮。

    想到家乡,就想起了还留在老屋里的爷爷奶奶,吕汉强松了一口气,那是一个远离城市喧嚣的乡村。鸡鸣狗叫,鸟鸣蛙鸣,都是那么的和谐,自己假期,就告别在城市里忙碌的父母,背着自己的妹妹,跑回这个天地中,先跟爷爷奶奶到祖宗的坟茔上烧纸,然后听爷爷指着墓地的位置絮絮叨叨的说:“这个位置,未来是我和你奶奶的,然后,这个位置,是你爹爹和大伯叔叔的,然后呢,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

    看着这样的安排,吕汉强没有过一丝的晦气,反倒有了一种安稳,这是根的安稳,让自己的心莫名奇妙的不再在城市里那样不管什么时候都空落落的落不到底。

    在自己看着属于自己的位置的时候,小妹就问:“那我的位置在什么地方?”

    奶奶就笑着用拐杖打她:“傻丫头,这里没有你的宅子的,你的,应该在另一家的墓地里,那是你的家。”

    自己不能死在这里,自己的归宿在那个早就被爷爷奶奶,被祖宗安排的地方,那里是一块草皮,但那下面,就是自己心灵的依所。自己绝对不能死在这里,死在这里,就再也回不到自己祖宗的脚下,灵魂就再也没有归宿。

    “跑吧,这时候,跑还来得及。”心底里一声声嘶吼,在时刻提醒着吕汉强,这时候,凭借着自己最后的一股戾气,自己还是可以逃出生天的,只要逃进森林,自己就活下来了。

    “如果这时候不逃,就再也没了逃跑的机会,自己刚刚穿越就死了,多么的可笑?可惜?冤枉?不要管别人了,在这个明末的乱世里,人命如草芥,别人的命哪里有自己的命值钱啊。”

    看看山下还有两个白甲兵,他们已经上马,眼看着又是一场厮杀,自己已经筋疲力尽,一个对两个,活下去的希望已经渺茫了。还是逃吧,趁着他们还没有冲上来。

    “我来扶你一下吧。”这时候,一个弱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吕汉强艰难的扭头,看到那无助的女孩正艰难的爬起,用她纤细的身体,努力的支撑起吕汉强快要坍塌的后背。

    一股暖流从吕汉强的心底升起,升起的还有轰然燃烧的男人的热血。

    吕汉强转头,对那女孩凄然一笑,然后,爬起来,将腰杆挺直,用右手高高横举起手中的大棒,对着山下剩下的两个鞑子,还有那畏畏缩缩的包衣,拼出全身的力气大声嘶吼:“来啊,来啊,我们一战,我们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