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代残明 > 第0023章 突现敌情
    由于吃饱喝足,并且周边也没有敌情,大家走的也轻松起来.一个个嘻嘻哈哈的回味着马肉的美味,汤的鲜美。

    双方原本还各自成群,慢慢的,队伍走的就混乱了。陌生的人走在了一起,自然而然的也就互相盘问。尤其是,不认识的人互相见面,互相打听对方的祖宗十八代,这是中国人的习惯规矩,谁也不会隐瞒自己的出身姓氏,谁也不会怪你探究别人的隐私,反倒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关系热络。

    互相打听攀谈中,口音不同,但依旧想看看能不能攀上亲戚,即便攀不上,只要是同姓的,都会惊喜的欢呼,互相把臂庆幸,五百年是一家。实在攀不上也没关系,最终还有一个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垫底呢。确定了五百年的一家,感情就热络起来,心情就近乎了,这是汉人的习惯,也是中国人的习惯。

    如果再攀上老乡,那简直就是意外之喜了。流浪在外,一个同省,也会亲近的称呼一声老乡。老乡的概念,在中国人的眼里,一个乡的,是以一个村做老乡;一个县的,就扩展到东西南北四个区为老乡。出了省了,一个省的就是老乡了,若是出了国,一个国就是乡党老表了。只要攀上一个姓一个老乡,或者不管是什么关系,就感觉互相有了依靠,双方可以信任了。

    不知不觉间,大家就走出了这片山岗树林,转过前面的山脚就是通衢大路了。结果一群人走过山脚的时候,队伍却不能前行了,

    “怎么回事,怎么不走啦?”吕汉强拨开眼前挡住路的兄弟,一面往前走,一面询问。

    没有人回答,所有的人都不再兴高采烈的欢谈,所有的人都默默不语。

    当吕汉强走到前面的时候,也不由得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

    死人,到处都是死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竟然铺满了大路,足足有几百人之多。而所有的人,都是被虐杀而死。他们是百姓,是手无寸铁的百姓。

    看着这样的惨景,吕汉强双眼变得血红,“是谁,是谁杀害了这么多的百姓?是谁竟然如此没有天理丧心病狂?”

    早就看惯了生死的李友看了下那些百姓身上的伤口,声音平淡的回答:“看那些伤口,就可以看出,这是一群被鞑子所杀的。”

    吕汉强就咬牙切齿的闷吼:“又是鞑子,真是丧尽天良。”

    里有依旧淡淡的道:“鞑子圈地策规定,一个鞑子战马所跑的一圈,就是他的领地,那上面所有的土地房屋,都是他的财产,上面所有的人口,都是他的奴隶,稍有反抗,就以屠村屠镇以镇压,同时也用这种办法,震慑其他。但自己祖祖辈辈积攒下的财富,做惯人,不愿意做奴才做狗的汉人多了,所以,这样的惨景比比皆是。

    结果就在他解释的时候,赵权却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的提到:“殿下,先生,看伤口血迹刚刚干涸,他们被屠杀不久,说明鞑子走的不远,我们赶紧走,要不然他们翻身回来我们撞上就完蛋了。”

    结果他们三人正在说呢,一阵争吵之声传来,吕汉强看去却又是大吃一惊,那些士兵,正在抢夺那些死人身上不多的财物,竟然连那些死人身上的衣服也不放过。几个家伙正在为一件漂亮的衣服争吵争抢。

    “都给我住手,住手。”吕汉强大声的吼着。

    但只有几个人犹犹豫豫的住了手,而大多数的依旧在争抢不休。

    他的威信并没有在这支所谓的军队里真正树立起来,在这些在他们眼里是好东西的面前,吕汉强的话不值一提。

    “你们还是不是人,怎么能连死人的衣服也剥,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你们就不能让他们体面一点的死去吗?”

    站在他身边的李友对吕汉强的表现次之以鼻:“虽然人死大于天,但为了活着,哪里还顾及的到死人?一双合脚的鞋子,能让我们多走几步,一件破烂的衣衫,可能让我们在冬天不至于冻死,而为一口吃的,夫妻反目,父子相杀也是司空见惯。在河南,在河北,在山西陕西,吃人的事情我看的多了,哪里还有人性可讲?一切,都为了活着。”

    吕汉强就哑口无言,最终无力。在他那个前世太平里长大的人来说,这只能是史书里才有的事情。即便是电视剧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就这么活生生的在眼前发生了。

    将小妹的脸捂在怀里,不让这种龌鹾玷污了她纯洁的眼睛。带着她浑身轻轻颤抖的身子,退进了路边的丛林里。现在他能做的,只能是不去看,其他一点力气都没有。

    赵权还是在身边小声的提醒着,希望能尽快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吕汉强:“遗骸血没有干多久,说明敌人离这这里不远,而我刚刚看这群人,穿戴还算可以,应该是一个大家族人家。老的老,小的小的,也应该住在附近,那就说明——”

    李友立刻接了话:“说明,鞑子已经占领了那个族人的庄子。”

    赵权当时脸色就更白了,“那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的跑?”他是真的被鞑子吓到了,就凭这样,当初他还想杀鞑子为他妹妹报仇,可能实现吗?

    吕汉强一把拉住他:“既然庄子离这这里不远,而且还是刚刚被驱赶出百姓屠杀,那么就说明,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回城。”

    “一个能穿的这么好的百姓的庄子,一定有粮食,有物资。”李友以以往流寇时候的经验判断。

    粮食两个字,让赵权停住了脚步。刚刚吃了点马肉,但已经不剩下一点了。下一顿在什么地方还不知道。如果一天两天没有吃的,大家还能抱团在一起,一旦三天四天没有吃的,大家就散了,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候,如果单身行走,结果就是死亡。而一个队伍的头领,主要的任务不是想着怎么杀敌战斗,主要的工作是怎么为这支队伍寻找到吃的。一切都要围绕着这个努力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