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代残明 > 第0051章 武器的优劣
    大明劣等的火器失败在弓箭之下,也正是这种失败,也误导了满清,让他们认为,火器是落后的,无用的,在以后也没有大力发展火器。在他们认为,满人八旗的骑射功夫,足以傲视天下了,花那高昂的造价打造火器,不划算也没有用。最终满清在军事上落伍了天下,乃至敌人在家门口架上几门大炮,就能逼迫原先领先世界几千年的帝国签订屈辱的城下之约的悲剧。

    但他们那野蛮的脑袋没有想到过弓箭和火器有一个根本性的区别。

    一个好的弓箭手,最少需要两年以上的训练,才能将箭射出去而有杀伤力。但一杆火枪,就算是一个孩子,只要他掌握了最基本的装填,只要十天,就可以轻松的杀死一个万人敌。正是火器,让一个军队成军的速度大大的缩短,从招募到上战场,三个月就可以了。

    吕汉强没有能力发展打造精良的火器,那就被逼着倒退吧,准备做点英格兰长弓,在弓箭上战胜满清八旗吧。

    弓箭这东西,照现在这个时代的要求和制作工艺,却也不是自己能做的来的,那是要几十种材料和无数道工序,最懂行的手艺人花两三年的时间,才有了一石弓和二石弓,一直到据说大明万人敌贺人龙开的变态十石弓。

    但是,古代中国的弓箭却有一个致命的误区,那就是什么东西,都想要造的完美,就用火烤,来把弓箭做成一个优美的外形,他们以为那样能增加弓箭的射击威力。岂不知,那恰恰破坏了弓臂的植物纤维的自然韧性,损伤了射击威力。

    于是只能将弓臂做的更粗,用更大的力气拉开弓,瞬间发射的时候,让弓先抵消了大部分损失的韧性,使得长箭初速度大大降低。为了弥补这个缺陷,只能做更为复杂的复合弓,用更加稀缺的牛筋来做弦,配合着加大威力,但最终不如欧洲的长弓来的威力大了。

    吕汉强可是知道,英格兰长弓正是欧洲弓箭的代表,就是以札木,或是高档的檀木自然为弓臂,增加弓背长度来加大射击距离和力度。在火器没有在欧洲普及以前,这是欧洲唯一比中国先进和实用的武器。

    当然,这英格兰长弓也有缺点,不但弓身长大,而且箭矢也需要加长,以现在中国人普遍的身高,却是携带不便。

    但现在吕汉强哪里还顾及得了那些,只要制造简单不费钱,只要射击距离比八旗的骑弓远,在骑兵弓箭射击到自己面前前面,射杀敌人,那么就掩盖了一切瑕疵。

    现在的吕汉强是怎么省钱,怎么能杀敌怎么来,谁让他穷呢。

    当然,现在自己的人手有限,这个长弓的事情只是准备,等人手多了再做。因为,英格兰长弓是以仰射为标准,依靠的不是精准射击,依靠的是远程的覆盖打击,需要的是以数量取胜。

    这事扯远了,话头说回来,听说大都督需要红樱,不懂装懂的赵权插嘴道:“大都督这法子好,一片红缨,花里胡哨的,随风以飞扬,那看着威武提气,不过上阵杀敌还是没有大刀威武啊,呵呵呵。”

    于是,吕汉强不得不简单的说明自己这么办的苦衷:“我们现在没有底子,还是靠老员外帮衬,但我却不想过份的给老员外增加负担,百姓也是不易啊。”

    听到这话,一直在旁边观察吕汉强的王东升心中真的感慨了,这个假冒的大都督的确是爱民,就这不经意的一句话,就露了他的本性,这个冒牌的都督很让人期待他的后续啊。

    吕汉强当然不知道王东升的想法,继续为围在身边的三个手下解释:“打造一把大刀的材料,却可以打造三到四把长枪头,这样有利节约。二一个是长枪简单易于操练,练习好一把刀没个二到三年是不成的,而枪就不同了,你只要会把枪刺出去就可以了。”

    这一点,久经战阵的李友却深有同感,捏着下巴点头赞同:“舞刀是个力气活,力气小一点的在战场上,没舞动两三下就会胳膊脱力,那时候就只有等着挨刀的份了。而枪就省力的多了,一个稍加训练的士兵在战场上完全可以刺出十几二十下而轻松自如。”

    吕汉强继续道:“李将军说的对,同时枪的杀伤力比刀好,古语说道十箭不如一刀,十刀不如一枪。还说,一寸长一寸强,大刀就需要近身肉搏,而长枪根本就不要敌人靠近,远远的就置敌于死地了,可见长枪的威力和杀伤力的巨大优势了。更因为这种距离感,能减轻将士们的心理压力,减轻将士的压迫恐惧感,让人有一种强于敌手的优越感,这一点,在战场上会出现巨大的作用的。”当然,吕汉强这么说,对周围这些没有接触过心理学的人来说,有点对牛弹琴的效果。

    “大都督言之有理,战场上经常看见身上插着十几根箭的人仍旧大呼酣战而不倒,砍了一刀只要不是砍掉了脑袋就还能支持,而被扎了一枪的,只要是扎到胸腹之间就必死无疑,”李友是打了老鼻子仗的人,对这个浅显的道理一点就透,只是他们自己没有去想总结过罢了。

    赵权这时候才恍然。不得不佩服大都督的远见卓识了。“对,连我们这样厮杀汉都没想到这些,大都督却能想到,而且想的如此长远深刻,真是书生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了不起,属下服气了。”

    “再有一定要给每个扎枪装上红缨。”

    “这却为何?”大家脸上现出不解之色。

    吕汉强就高深莫测的回答:“扎上红缨不是为了好看,主要是为了吸血。”

    “什么?为吸血?”

    “对,当扎枪扎了太多人后,敌人的鲜血就会顺着枪杆流下来,流到握枪人的手上,从而使握枪的手湿滑而无法攥紧枪杆发力,影响下次刺杀的力度。所以一定要装上红缨,哪怕是布条也成。”

    这一点见识,就连王东升也不得不佩服的五体投地了,看来出在帝王家的人的确与平民百姓不同,真是聪明不过帝王家啊。于是,他对吕汉强的身份就信任几分了。

    对于大家的敬佩,吕汉强一笑,再次从怀里拿出一张画好的图纸,对站在自己身边的铁匠师傅道:“这位师傅,因为我有十匹战马,分配给了侦缉队队员,他们需要侦查敌情,携带长枪不便,所以我这还有一物,是专门给骑兵准备的,您看看能打造吗?”

    图纸上是一把弯刀,“我要求刀身宽三指,刀背厚一指,刀身整个长度要求是四尺(等于现在大约是一米三左右),刀身略微弯曲直到最后成为一个刀尖。”这个铁匠看了一遍之后,不由得为这种完美感到惊叹,整个马刀显得灵秀而有动感,一看就是一把不世好刀。

    这其实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雪峰刀。此刀锋利轻便,节省力气,利于久战。刀身弧形更利于依靠马速挥划,既省力又可以一刀毙敌。这个铁匠是懂行人,先是对这把刀大加赞赏,明眼人一看就是一把与众不同的新式好刀,可以说开创了一个刀的新纪元。但凭借内行人的眼光也指出这把刀对材质却有了更大的要求。刀窄而薄且长,那就要上好的好钢才能打制,否则极易断裂。只能依靠百炼锻打了。“这需要时间,打造难度很大,不知道大都督需要多少。”

    吕汉强就想了下:“先打造十把吧。”

    这个铁匠掂量了一下,最终应承:“好,一个月,十把。”

    这样的速度虽然不能让吕汉强满意,但也知道,这是这些铁匠尽其所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