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代残明 > 第0049章 消除疑虑
    镇子外来了兵,这样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镇子里所有的百姓耳朵里,所有的人都感觉大难临头了。

    一支军队的到来,也比来了土匪还可怕。

    土匪来了,大家可以先坐下来谈,不过是一些钱粮就退了,谈的拢就谈,谈不拢,就不谈,打了就是。

    但官兵不成,他们不但要吃要喝,而且巧取豪夺,拉男人为民夫,为他们出苦力,而且还动不动责打砍杀。而且还要女子劳军,歌舞是你幸运,被拉进帐篷坏了名节更是家常便饭。而对这样对官军,大家还只能逆来顺受,打不得,骂不得,否则就是后患无穷。

    所以,每一个人都感觉人人自危,早早的就将家门关闭,男人四处躲藏,女子的脸上图上锅灰,希望用这种办法躲过灾难。但凭借纸糊一样的房门,那一把锅灰怎么能逃避灾难啊。

    结果大军到的时候,却没有进镇子,而是直接住进了老镇长镇子外的场院里,这可以说是老镇长和军官的妥协,也不知道老镇长又许了官军老爷多少好处,为百姓受了多少的委屈。

    但住下之后,竟然没有一个兵进镇子,他们就那么老老实实地呆在那里,这让所有的百姓好奇,好奇官军怎么就转了性。

    而被镇长安排送伙食的人,也没被那些人打骂扣留拉夫,大家看到,他们需要的柴火,都是他们自己派人打的,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奇闻。皇军不抢粮食?连鬼都不信。他们这么做,一定是有巨大的图谋。

    吕汉强的队伍不进庄子,不骚扰百姓,其实连王东升都不信,只是看着吕汉强似乎很约束军队,就希望这个世子是个仁德的主,不要过份就阿弥陀佛了。

    结果今天早上,在和全镇子的士绅商户,商量如何继续为大军凑集吃喝,雇请劳力为大军建设军营的时候,送饭的管家回来汇报,大都督的军队依旧没有出营。吃完饭之后,他们进行了整编,开始在军营里展开了训练,根本就没有出营进镇子的意思。自己回来的时候,还特意给了自己十两银子,请自己代为卖些伤药,请个郎中,要救治他们几个负伤的兄弟。

    看到满堂的士绅商户不信的样子,管家还特意拿出了十两银子展示给大家。这简直让大家目瞪口呆了,天下真的有这样的军队?真的是岳家军一样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抢掠的军队?似乎,这个军队做的比岳家军还好。

    愣了好半天,一个小店的店主期期艾艾的询问着王员外:“老员外,这还是鞑子的军队吗?是不是错啦?”

    终于放下心来的王东升眯着眼睛也不回答,只是微笑着点头:“仁义之师,仁义之师啊,将来必成大事。”

    然后站起来,对着满屋子的人道:“既然大都督如此仁义,那么你们还应该为刚才供养军队摊派而斤斤计较吗?”

    那个小店主立刻回答:“大军如此仁义对我,人心换人心,刚刚摊派在我头上的一两银子的份额,我出双倍。”

    大家一起叫好,纷纷表态:“我们也出双倍,外带一包盐巴。”

    而得到安全感的百姓,也不再恐惧,大家开始战战兢兢的试着过正常的生活。慢慢的,恐惧就没了,女人又开始正常的日子,男子接到给军队建设军营的任务,一个个也欢快的接受了任务。于是,在一个士绅的带领下来到场院,开始为军队建设房屋,而且还手脚麻利,尽心尽责。

    这就是百姓,这就是人心。

    听管家汇报说吕汉强的队伍开始训练整编,王东升心中充满了好奇,他倒是想看看,这个无能代名词的老朱家人有什么样的斤两。

    站在了寨墙上,能将远山近树,自己家的场院一览无余。手打凉棚向场院看去,那里的确如管家所说,是一片红红火火练兵忙的场景。

    仔细观察,今日之吕汉强的队伍,却与昨日刚来又是大不相同。

    昨日的队伍,几乎是泾渭分明,穿着鞑子汉军号坎的自成一队,穿着明军服装的独立成军,二十几个服装各异的垂头丧气留在一边。让人一眼就很明显的看出,这支队伍就是由三股势力临时组成的。

    但不过是一夜之间,这支队伍有了明显的区别,穿着明军服装的,已经被分配到其他三个势力之中,成为骨干。而代表鞑子的勇字号坎也参杂在其中,这说明什么,说明那个大都督吕汉强一夜之间,就做通了所有势力的工作,让大家混合在一起,成为了一体。

    放下手,王东升不得不开始配方吕汉强的手段了。不要小瞧这简简单单的一点变化,能够让三百多人中,能够接受并且看着是心甘情愿的接受融合,何其难办?自己一个王家族长,整合外来户壮大大王庄,几十年了,却也没有真正整合好。由此深深体会了,将两户消除隔膜成为一体的难。那还不过是对百姓,但是对掌握军队的军汉是多么的难?

    手扶着寨墙,遥望着那支小小的队伍,服装不整,刀枪不齐,但是士气却在不断的上升,这种士气是肉眼可见的。那就虽然以原先的明军为骨干,但却没有了原先明军的暮气。没有了原先明军对训练的排斥,而是一个个队形严整了,头颅抬高了,随着一声声单调的鼓声,脚步齐整了,为官一任的王东升可以肯定,如果按照这样的方法下去,只要有充足的煎饼大饼,只要一个月,就是一支强兵,只要三个月,就是一支精兵。剩下的,就是拉上战场真刀真枪的和敌人战斗,在战斗中培养出血性了。

    “看来,这是一支有希望的部队。”这是王东升的定论:“看来,我应该为这支部队做点什么了,我能做什么呢?”

    “看着大都督训练辛苦,不知道需要在下为大军做点什么?”王东升站在吕汉强的面前,真诚的询问着。

    大军?如果这三百多人也叫大军,那大军的概念也太模糊了,吕汉强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但既然这里的主人按照自己的要求,每日供应充足的煎饼,而且也依照承诺派出民夫给自己修建房屋,吕汉强也知道,这是自己严格约束队伍不许扰民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