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华娱怎么不一样啊 > 第50章 被迫营业
    次日。

    一缕晨曦透过窗帘钻进卧室。

    楊宓从睡梦中缓缓醒来,慵懒地揉了揉眼睛,犯了会迷糊。

    两三分钟后,她转头看向身旁的糖嫣,可怜兮兮地说道:“糖糖,我生病了!”

    “嗯?”

    糖嫣放下手机,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也不烫啊,你哪里不舒服?”

    “我睡觉的时候,总是觉得呼吸困难,要是侧着躺还好点。”

    说着,楊宓脸上露出伤感的神色:“本姑娘年纪轻轻,还没结婚呢,可能就要英年早逝了。”

    “呸呸呸!”

    糖嫣在她肩膀上拍了一巴掌:“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呢。”

    “我说的是事实,呼吸都困难了,怕不是绝症。”

    “绝症你个头。”

    糖嫣伸手在楊宓胸口戳了戳:“别说是你,就是木鱼那种身体倍棒的,睡觉的时候在胸口放三斤猪肉,他一样呼吸困难。”

    “嗯?”

    楊宓先是一副黑人问号脸,然后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身子。

    “蛤蛤蛤蛤,糖糖,你的才是猪肉呢。”

    一阵剧烈的波动后,她终于消停下来,坐起身:“嘿,糖糖老婆,咱们早饭吃点啥?”

    “饿了是吧?想让我做饭是吧?”

    糖嫣白了她一眼,接着说道:“你自己不学做饭,早晚饿死。”

    “怎么会饿死,我以后找个会做饭的老公不就行了。”

    说着,楊宓又缩回被窝里:“再说了,我不是不会做,只是做的不好吃而已。”

    “不好吃跟不会做有区别吗?”

    糖嫣起身下床,找到拖鞋穿上:“我去煮粥,你也赶紧起床。”

    “知道啦,谢谢糖糖老婆!”

    “甭谢我,中午我要回爸妈那里一趟,你自己在家弄饭吃。”

    说完,糖嫣向洗手间走去。

    剩下楊宓躺在被窝里发呆,不知道怎么的,她想起了慕鱼。

    于是,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发了一条语音消息:慕慕师弟,起床没呢?

    两秒后,手机发出“叮咚”一声响。

    “回得还蛮快的嘛。”

    楊宓嘀咕着,点开消息。

    慕鱼:师姐,早上好!

    声音有些慵懒,一听就知道他还在被窝里没起床。

    于是,楊宓直接拨通了他的电话:“喂,慕慕。”

    “师姐,你起这么早啊?”

    “我还在被窝里呢,糖糖倒是起床洗白白去了。”

    “你在糖糖姐那里啊,我还以为你回帝都了。”

    “我明天才回去。”

    说到这,楊宓眼睛一亮:“对了,慕慕,你今天有事吗?”

    “没有啊,咱们那部《战长沙》三月份才开机,中间这段时间我都在家宅着。”

    “太好了,今天糖糖有事,我自己无聊,你是地主,带我出去溜达溜达。”

    “啊?”

    电话另一边的慕鱼坐起身,毫不犹豫地拒绝:“宓宓,别闹好吧,就你那知名度,一出门就被人围住了。”

    “你是不是傻,咱们做好伪装不就行了吗?”

    说着,楊宓碎碎念道:“现在这么冷的天,出门戴帽子很正常吧?戴口罩也正常吧?穿羽绒服正常吧?这么一裹,谁还能认出我来?”

    “呃......”

    “别呃了,吃过早饭后你开车来接我,不说了,我挂了。”

    “......”

    听着手机里“嘟嘟嘟”的盲音,慕鱼一脸无奈。

    脑壳疼。

    这么好的天气,在家睡觉不好吗?

    “哎!”

    叹了一口气后,慕鱼掀开被子,起身下床。

    洗漱,做饭,吃饭。

    等搞定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也没有刻意的打扮。

    底子在那放着,怎么穿都帅。

    出门前,慕鱼特意戴上了鸭舌帽和口罩。

    要是自己出门的话,他都懒得伪装。

    因为他压根儿没什么名气,走在路上也不一定被认出来,就算认出来也没什么。

    又不会像大明星一样被围观。

    但今天跟楊宓一起出去就不一样了,安全起见,还是做好防范。

    十分钟后。

    慕鱼的车子停在糖嫣小区门口,给楊宓打了个电话,等她出来。

    没过一会儿,这妮子就钻进了车里。

    “慕慕,咱们去哪儿?”

    说着,楊宓摘下口罩和帽子。

    慕鱼用余光瞟了一眼,还是那么漂亮。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前世宓黑最常说的一个词“嫩牛五方”。

    觉得有点可笑,真是为了黑而黑。

    只有立场,没有对错。

    说实话,单论颜值,楊宓算不上一等一的顶尖美女。

    但她也不差,有点娃娃脸,看起来漂亮可爱。

    她的眼睛很灵动,气质也很特别,可清纯,可性感,可少女,可御姐。

    娇而不媚,清理脱俗。

    再加上姣好的身材,综合实力在圈内的女星里,绝对排在前列。

    楊宓系好安全带,撩了撩头发:“慕慕,咱们去哪儿玩?”

    慕鱼没回应,反而瞥了一眼她的大腿:“宓宓,我没记错的话,现在还是冬天吧?穿裙子不冷吗?”

    “嘿,还好啦,我穿的丝袜很厚的,保暖。”

    说到这,楊宓忽然想起了什么,瞪了他一眼:“刚才你叫我什么?没大没小的,叫师姐!”

    “是是是,师姐!”

    慕鱼哭笑不得,这妮子二十好几的人了,还一副小女生模样。

    “师姐,你说吧,今天想干嘛,我全程奉陪,两部戏的片酬都拿出来了,您老省着点花。”

    “噗......谁要花你的钱了!”

    楊宓娇笑一声,接着说道:“我想好了,咱们先逛公园,再逛小吃街,下午去游乐园,晚上吃路边摊,然后你送我回来。”

    “啊?”

    慕鱼真的想哭,早知道就不该出来,真是从现在玩到晚上,还不得累死。

    “啊什么啊,很好玩的,肯定不会觉得累。”

    “行吧,正好附近有个森林公园,环境很好,而且人少,咱们去溜达溜达。”

    慕鱼说的就是绿城玫瑰园别墅区旁边的森林公园,那里环境超好。

    他偶尔就会去那里逛逛,吹吹笛子,晒晒太阳啥的。

    “行啊,走吧,我好久没逛过公园了。”

    楊宓前段时间一直拍戏,跟个人形陀螺似的,转个不停。

    都没时间好好休息。

    自从跟美亚解约,签在克顿后,才算咸鱼下来。

    但也没出去溜达过,都是在糖嫣家里宅着。

    今天好不容易出来,自然是要好好玩的,反正这边的风景她都没看过。

    都是新鲜的。

    慕鱼启动车,向公园驶去。

    路上。

    “师姐,你为啥来克顿啊?”

    “因为......”

    楊宓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真正的原因,笑着说道:“克顿有钱,是个金矿,我来挖矿的。

    “嘿嘿,我也是。”

    慕鱼眼睛里浮现出一个个金币:“我要做一个勤劳的搬运工,把克顿的钱都搬运到自己兜里。”

    “那好,咱们俩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