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过份帅气的老汉 > 第6章 不按套路来的老汉
    清晨,习惯性蒙着脑袋睡觉的牛小强,将一条光着的隔壁从被子里伸了出来。

    一番努力的摸索之后,他成功的摸到了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

    在手机被拿进了被窝之后十来秒钟之后,这货像是诈尸了一样,直接从被卷起的被窝中蹦跶了起来。

    用火烧眉毛的语气,嘴里连番的嚷嚷着:

    “要死了、要死了!今天居然睡到这么晚才起床。”

    此刻的时间,其实才只是早上七点出头而已;但是对一个要动手为自己和小姨煮上一份早餐。

    接着,还要坐上半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才能赶到学校的高三学生来说。

    那意味着今天的早自习那一定是赶不上了,说不定连上午的第一节课都有可能迟到。

    一想到迟到了之后,每天堵在门口的教导主任孙倩,那一张难看的扑克脸,牛小强心中就很有一点的发怵。

    而且现在的世界变样了,在华龙帝国这种封建王朝中,连高中都叫做高等学堂了。

    天知道!在依然保留的各种封建残余的这里,迟到了会不会挨上一顿传说中的戒尺打手心板。

    至于打个车,用更快的时间赶去学校的办法,直接被穷逼的少年给无视了。

    那啥!在多花十几块的冤枉钱与被人训斥上一顿,两者之间该如何的进行取舍,牛小强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为难。

    挨老师训斥这种事情,他早就习惯了。

    留着那十几块钱买上一点排骨,用玉米一起用瓦罐给小火慢慢的炖出来,难道它就不香了么?

    为此,少年飞快的套上了衣服,开始洗漱了起来。

    草草的将自己收拾干净了之后,牛小强顺手打开了厨房的冰箱。

    他能看到冰箱中昨晚留给小姨的那一份发菜,现在已经是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在客厅的餐桌上,有着一碗已经快凉掉了的皮蛋瘦肉粥。

    都不用刻意的去小姨的房间看上一眼,牛小强就能够肯定。

    昨晚十一点多才下班回家的小姨,一大早又出门开始了另一份兼职:甚至没睡上多久的小姨赵茜,还为睡过头的自己煮了早餐。

    原本这是种事情,平时都是自己来做的。

    从快凉掉的瘦肉粥中,少年仔能确定小姨出门最少半个小时了。

    这样算起来的话,说不定六点钟小姨就早早的起床了,晚上能不能有着六个小时的睡眠时间,那还是在两说之间。

    意识到了这点的牛小强,心中很有些的愧疚。

    为了养活他这个各种地方都需要花钱的侄子,这样忙碌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在小姨的身上已经是持续了好些年。

    稍后,往嘴里飞快扒拉着皮蛋瘦肉粥的少年,心中越发的坚定了一个信念:

    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为了小姨赵茜也要混出一个人样出来……

    今天的运气不错,急匆匆跑到公交站台的牛小强,都还没有来得及喘匀了因为一阵疾跑,而剧烈起伏的胸膛。

    胖乎乎的二路公交车,就已经是在降落在他的面前。

    在公交车里找了一个不算太挤的窗户旁,牛小强在站住的第一时间里,就拉下了厚厚外套上的拉链。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最近这几年的天气越发诡异了。

    昨天还是二十几度的高温,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之后,今天又降到今天早上这种只有七、八度的阴天。

    让人在穿衣上面,老是换来换去的一点都不方便。

    哪怕是如今的这个世界,已然是变得面目全非了也是如此。

    站定之后,少年顾不上今天的公交车里,正因为是早高峰的原因,有着更多打扮的像是在演古装剧的人物。

    开始细细的思索了起来,目前最为迫切的一个问题:

    如何让自己在短期的时间里,迅速的变强起来?然后在数个月之后的高考中,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

    不对!在如今的世界里,那旮沓正确的称呼应该是书院。

    大学这种洋称呼,是西方那些封建王国才是习惯这么叫的。

    思索间,牛小强的思绪又回到了昨天晚上,自己抱着那位年迈的白衣老汉,嘴里大声叫着‘爷爷、爷爷~’的时候。

    ******

    在少年仔曾经看过的众多网络小说和国漫中,有关于老爷爷这种金手指的牛叉之处,自然是有着相当清晰的了解。

    不知道有着多少像他一样的咸鱼少年,靠着这些老爷爷的指点咸鱼翻生,从此就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毕竟,不是当世顶尖的强者,好意思来当老爷爷?

    而自己眼前的状态,明显是穿越自带的金手指,一下子就给自己来上了一打老爷爷;貌似,还是牛叉上天了的那种。

    那么赶紧抱住这些大腿,让他们将各种绝招交给自己,自然是牛小强的第一选择。

    不假思索艰难,他很自然的就这么做了。

    最初的时候,牛小强对自己抱着大腿,叫爷爷的表现还是相当满意的。

    在那些阵阵清脆的呼唤声中,充满了一个青葱少年,对于长辈的那一种强烈的濡慕之情,起码能打上个八十分。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却跟那些小说上的情节,一点都不一样了。

    惊天的一剑之后,白衣老汉倒是没有又化为原先的那种铜像的状态,可面对着少年仔热切的呼喊声,也是没有半点的反应。

    他就像是一个莫得感情的人偶一样,继续的保持着那种单手负立在身后的拉风造型。

    在牛小强在不断的呼唤,差点就喊破了喉咙的时候。

    白衣老汉白了牛小强一眼,总算是有了一点反应;他开口之后,嘴里淡淡的问到:“小子?你是不是想跟我学剑。”

    牛小强没有说话,但是点的如同小鸡吃米一样的脑袋,很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看着点头的少年仔,白衣老汉不置可否的继续问到:

    “你是不是还想让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将自己最拿手的本事交给你,让你从此走上人生的巅峰?”

    我去!这句话算是将牛小强的心里话,一下子全部的说了出来。

    然而,不等他表现出心中强烈愿意的意愿。

    白衣老汉的一句话,将他的思路都给打乱了:

    “凭什么、我们凭什么要将毕生所学交给你,你以为你现在就算是这所战神殿的主人了?我告诉你,你小子还差得远了,天色不早你出去洗洗睡吧。”

    面对着白衣老汉这样的反应,牛小强一时间懵逼的厉害。

    因为他觉得不去计较小说中其他的主角,为毛老爷爷这些一出场就跪舔的套路,对方说的居然很有道理,自己根本就是无言以对。

    随后,带着满心失望和沮丧的牛小强,迈着麻木的步伐走出了青铜大殿的大门。

    主要是他遇到的这种与小说中完全迥异的情节,还有这么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老汉,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下一秒之后,发现自己回到了床上。

    自己的姿势,依然是保持着之前的那种睡姿。

    经历了这么一番操蛋的事情之后,他自然是睡不着了;他用被子蒙住了脑袋之后,开始整理起了脑子里,那些繁乱到了极点的思绪。

    很是的琢磨的一番之后,他发现了事情貌似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首先,那坏的狠的老汉也没有说不教自己,只不过说是两人之间不熟,没有理由来教自己而已。

    那么是否意味着,只要与其搞好关系、

    又或者是像在玩游戏一样,将两人的好感度给刷上去,就能让其教授自己一番;甚至在某种关键时刻,将其召唤出来作为打手。

    这样一想,总算是让牛小强的心中好过了不少。

    哪怕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有找到如何的刷好感度的办法,但是最少有着一个方向,能够让他慢慢的进行尝试。

    反正不管怎么样,对于白衣老汉那惊天的剑法窥视的厉害的他,打定了决心是要学到手。

    有关这一点,那可是必须要达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