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过份帅气的老汉 > 序章
    潭州、又称星城。

    是华龙帝国楚洲一州的州府,同时也是总督府和巡抚衙门的所在之地。

    在闹市之内最为繁华的区域,有着一栋上百层的摩天大厦;比起周围众多的大楼,都要远远的高出一大截。

    很有一点俯视众生,高高在上的感觉。

    这样的一处所在,就是管辖着偌大一个楚洲,负责着九府、八十六个县城,七千余万人口的帝国侦缉司,楚州分部办事机构的所在处。

    上午的巳时三刻。

    也就是西方那些大大小小的国家,惯用的二十四小时的计时方式,约莫是上午9点43分左右的时候。

    在大厦高高在上的顶层,一张复古样式的楠木办公桌之后。

    上任时间不超过两天,帝国侦缉司楚州分部的最高长官,从四品官职的镇抚使幽千左,正端坐在了这里。

    在她的手边,摆着一杯号称能让人一口入喉之后,就能‘嗟尔昔人、何以忘忧’忘忧的天师府秘制香茶。

    缭绕的茶香,让宽阔的办公室中的空气,都变得出尘了起来。

    光是闻着这股茶香,就能知道这不是网络上999块包邮,买两斤还送一斤的那种。

    想来是楚州分部的各大档头们,为了给这位新任的长官留下一点好印象;不知道花费了多大的心思,才弄来了这种有钱也买不到的真货。

    然而,在萦绕的阵阵清雅茶香中。

    幽千左、这位有着一个极其男性化的名字,看起来却是如花似玉的长官大人,一没有一点要喝上一口茶水的冲动。

    因为在此刻,她心中所有的心思。

    都被桌面上厚厚一叠的红色档案袋中,一份又一份的绝密报告,给吸引住了所有的注意力……

    档案一:

    一年之前,已经是隐姓埋名了多年、一直被帝国侦缉司通缉的魔头田四方,被侦缉司的密探在楚州的宝庆府发现。

    为了抓获这位在海捕文书中,都算是乙级程度的要犯。

    宝庆侦缉司高手尽出,当地负责人副千户蒋民亲率麾下上百人,在闹市区域对其展开了一场秘密的抓捕。

    因为田四方危险程度极高,抓捕人员都获得了在必要时刻,可以将其当场斩杀的命令。

    然而双方交手之后,侦缉司一众高手尽然不能力敌。

    主要是在躲藏了数年之后,原本只是五品实力的田四方功力大进,已然是拥有了跨进了六品小宗师的境界。

    那田四方丧心病狂,在闹市中都敢肆无忌惮的无全力出手,波及了众多无辜群众。

    危机的关头,一白袍老者飘然而来。

    老者手持一把三尺青锋,满头银须、白发迎风飞扬,样式简单的袍服大袖翩翩,绝佳的风姿宛如传说中的陆地剑仙一般。

    入场之后,老者手中长剑在轻描淡写之间,先是拦下了田四方的所有攻击。

    随后,在他手中的剑气纵横之下,转眼间就破尽了田四方手里,一口引以为豪的快刀种种精妙招式。

    酣战之时,在白衣老者的口中,更是一直都在缓缓的大声吟唱到: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白跑老者功力深厚、剑招更是精妙无比,但是最引人注意的地方,还是嘴里那首口中吟唱的陌生诗句。

    诗句措辞古朴,仅仅是让人在听闻之后,心中顿就生满腔侠义之气。

    可惜的是,这首长诗在开头不过念出了两句之后,就已经是草草的结束了。

    因为白袍老者吟唱至此时,六品小宗师田四方,已经是被老者斩杀在了剑下;伤口仅仅是眉心一点血红,却让田四方直接毙命。

    杀人之后,白袍老者大袖一挥,就这样的飘然而去。

    之后,不管宝庆府侦缉司如何努力追查,将闹市周边的监控摄像看了多少次,竟然连对方如何离开、从哪个方向离开的都无法获知。

    事发之时,正值周末双休日的中午,现场的围观人员众多。

    也正是因为这样,白袍老者剑斩六品小宗师田四方的一幕,被及时的传播到了网络之上,瞬间就引发了火热的话题。

    在白袍老者的无双剑侠气度之下,网友一致送是上了一个外号:

    白衣剑侠客。

    更大的风波,还是从第二天开始的。

    帝国著名稷下学宫的女祭酒,号称诗剑双绝、爱剑更爱诗,一身都只打算嫁给了文学,四十五岁的李青玉先生。

    极其少见的在网络上发了一条长文,对白衣剑侠的嘴里的诗句做出了评价:

    本诗在视频中所出现的内容,虽只有一个开头而已。

    但‘纯与淡处取神、节短而意阔’,寥寥数句之间,所蕴含侠义之气举世无双。

    随后,这位李清玉女祭酒更是在文中称,对白衣剑侠客剑道一途暂不予评价,可其在诗文一道才华盖世,当得上‘诗仙’一说。

    而在长文之后,这位年轻时以容貌秀丽而著称。

    却是宣称着,一身不嫁的中年女祭酒,还长文的最后付上了一小段、算满是蕴含了她自己心思的短句: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以老、恨不同时生、日日与君好。

    此文一出,帝国文坛和网络上顿时一阵哗然,仅仅是因为长文后的这些短句,就说明了太多的问题。

    与之同时,楚州王府那位已经是年方四十有一,宣称着‘天下男子亿万、尽无一人能值得托付’的大郡主。

    对于李青玉教授的长文,满是莫名意味的评价了一句:

    “贱人、就是矫情,我不允许你惦记白衣剑侠客的身子~”

    可惜的是,在斩杀了魔头田四方之后,已经是隐隐有了中老年妇女杀手之美称的白衣剑侠客,在那一次的出场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人前……

    档案二:

    十个月之前,田四方的师门血刀门,同门师兄弟两人带着六名弟子,赶赴宝庆府寻找那位白衣剑侠客复仇。

    八人苦寻月余,未见半点白衣剑侠客踪影。

    却是在无意中发现了一名十六岁青涩少女,竟然是血刀门刀道一途的修炼天才,顿起了窥视之心。

    就在他们打算按照血刀门的规矩,入门之前杀尽少女家人,斩断其世俗牵挂的时候,又一老者出现。

    这名新出现的老者身着一袭青衫,并非是那位众人久寻而不得的剑侠客。

    但是那青衣老者戴高冠、脚踩木屐,身后背负着一架古老样式的十三弦古筝;说不出的高雅名士风流,气质上不逊色于那白衣剑侠客半点。

    更妙的是青衣老者一怒出手,一人独占八名刀法好手,不见半点下风不说。

    还很好展现了一番,什么才叫做古代名仕的‘筝横为乐、立地成兵’,什么才是所谓的传统文人。

    偌大的一张古筝,在他的手中化身为了一面可攻可守,犹如巨盾一样的奇门兵器。

    双方酣战良久之后,老者一袭青衫尽染鲜血,而血刀门八名好手尽数倒在古筝之下,筋骨具裂而死。

    此役之后,横行帝国西南区域魔门的血刀门,就开始了一蹶不振。

    而不待那名无辜的少女,以及死里逃生的全家上前进行跪谢,青衣老者早已经是抚筝大步而去。

    满是杀伐之意的古筝之声,在随后的时间里,响彻了宝庆府的半城。

    事后,有好事者多方调查才得知:早在半月之前,这位青衣老者已经是在宝庆府的某处天桥,当众弹唱了多次。

    其中,以一首闽地语的《浪子回头》,更是广为传唱。

    据称:闽地的七品大宗师奔雷手雷动,在听闻此歌后将青衣高冠老者,引为本人的人生知己,欲求痛饮一场而不可得。

    因为在屠尽了血刀门八大高手之后,青衣老者再无踪迹现世……

    档案三:

    五个月之前,楚州著名的五A级风景区张家界天门山区域。

    一头堪比六品小宗师战力异兽,在修炼中出了岔子后凶性大发。

    率领了麾下数百头,实力在一到五品的凶兽,从栖身的密谷中倾巢而出之后,疯狂袭击周边景区中的游客。

    造成数千人被困景区、形式危如悬卵。

    一时间,就算是在管辖着景区的大庸官府,已经是全力的进行了救援和绞杀,反而是本身伤亡惨重。

    最紧张的时候,一员须发皆白老将出现了。

    他胯下驱使一匹神骏的白马,身批古式银盔、银甲,手持一把亮银长枪,在兽群中杀了一个七进七出。

    哪怕在最危险的时刻,他的脸上也没有半点紧张之色。

    单枪匹马之下,却是有着千军万马的气势。

    在漫天枪影之下,老将虽已经是垂垂老矣,但其中风姿无量,简直浑身是胆一般。

    救人之后,老将不发一言中打马飞驰而去,只留下了骏马在山道飞驰之间,所留下的一串长长的血色马蹄印。

    不知道多少女子看过了网络流传上的视频之后,尽皆感叹:

    女子此生嫁人,当是嫁这种泰山崩塌与前、而面不改色,巍峨如山的可靠男人。

    惊人的巧合出现了,这位惊鸿一现的老将,至此之后就是再无踪迹。

    唯一所留在世间的,也只有在网络上有关于他的种种传说,以及一众吃瓜群众送上的绰号:

    白马银枪将……

    档案四:

    两个月前,星沙城橘子洲头。

    楚州著名正道的大宗师铁线拳姚飞,为了一场当年的夙愿,约战号称楚西第一人的大宗师跗骨刀苗风。

    这一场在楚州周边数个区域,都能算是一场盛事的大战中。

    无数有名有姓的高手,他们都只能在战场外远远观战,根本就不敢靠近战场的两里之内,以免被两大宗师的拳罡和刀气所波及。

    甚至一些跟随长辈来涨见识的年轻弟子,他们仅仅是站在了战团的两里之外,都感到相当的吃力。

    只是正当两大宗师,酣战正是最为激烈之时。

    一个全身都是酒气的邋遢老汉,红着眼睛加入了战团。

    邋遢老汉左手提着的是一个偌大酒葫芦,右手是一支狼毫大笔。

    他在加入了两大宗师的战团之后,三人互相缠斗之下,这不知名的邋遢老汉,尽然是半点也不落下风。

    在激战之中,邋遢老汉还不时的痛饮着酒葫芦中的烈酒。

    而随着他的酒意上涨,右手中的狼毫大笔下的招式,也是显得越发的大开大合。

    到了最后,已经两大宗师联手才能独战下他一人;又斗过百招过后,难得联手的两大宗师仍是双双落败,只能让任由那邋遢老汉大笑而去。

    离开之前,面对着大宗师姚飞的询问,邋遢老汉留下了一个楚狂徒的名号。

    到了这个时候,围观众人才敢一一的上前,却是发现了更为恐怖的一件事情。

    只见在之前战团的地面上,不知道被邋遢老汉留下了一副字。

    这一幅字的开头,就是笔走龙蛇一般的四个大字:

    草书心经。

    通篇的草书心经中,每一个字都如同银钩铁画一般的入地数寸;哪怕众人对着这些潦草不堪的字,能完全认出其中内容的也不多。

    但是在场数千人,无一人不觉得这一幅字端是妙不可言。

    当然,具体妙在了哪里,又没有人能说的清楚,只有去请教那些更专业的人士。

    而在当晚凌晨,帝国公认书法造诣第一的老皇叔,也是帝国书法家协会的名誉会长,对此给出了超乎想象的评价:

    此书乍看之下犹如乱草,细观之下如龙蚪腾霄、雄壮而不失清雅。

    楚狂徒一出,世间再无人敢在其身前持笔。

    老皇叔在高龄时才得一女,庙号青萍郡主,平时之间自然视若珍宝;同时这位青萍郡主,也是以才貌而闻名于帝国内外。

    有小道消息称,青萍郡主愿意以任何的代价,向楚狂徒求教书法。

    就算是为奴为婢,那也是在所不惜。

    到了这个时候,网络上的楼就开始有些歪了,因为根据那些流传出来的高请图片,不知道多少以才貌而著称女子宣称:

    楚狂徒此人哪里是邋遢,不过是豪放不羁而已……

    不知道多久时候,楚州新任的侦缉司最高长官幽千左,才放下了手里的文件。

    在这些厚厚的文件中,近半都是一些网络上人尽皆知的内容;但是还有近半,是本地的侦缉司全力追查之下,才获得的保密情报。

    本次她来楚州的任职,其中很大一部分就关系到了,需要追查到这四位民间大贤,并且邀请其进入帝国任职的原因。

    幽千左根据这些刚才看过的一切,开始细细的思索了起来。

    最终,她在各种杂乱无序的线索中,理清了一条清晰的脉络。

    又或者说,根据她身为女性的直觉,她知道这四人应该有着紧密的联系才对;而最初的一切,应该都是从宝庆府的那个小城,开始上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