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本官以德服人 > 第一百四十章:靖邪司来人
    在宽大的卧榻上,李陵盘膝而坐,左手扣着一个魂魄的脑袋,其体表的灰蓝脉络愈发的深邃浓密。

    显然,这次炼化已经到了尾声。

    小白枕在他的腿上,一只手捏着头发甩来甩去的,时不时的打一个哈欠,显得有些百无聊赖,另一只手抵在他的背心,源源不断的渡入法力。

    又过了十几个呼吸,体表灰蓝密布的魂魄陡然炸裂,形成一团灰蓝的云状物,接着就开始拉伸形变。

    面容模糊的头脸、脖子、双臂、上半身,烟雾状的双腿,最终变成了与灯神阿拉丁类似的模样。

    “摄!”

    李陵低喝,同时抬手虚虚的一抓,阴魔就化作一缕灰蓝烟气融入小指,

    接着他就感觉左手一震,催动瞳力一瞧,就见更多的灰蓝脉络自掌心符文中探出,密密麻麻的将六头阴魔勾连在一起,再不分彼此。

    “好了?”

    小白将他的手抓到眼前,仔细的端详片刻就翻身坐了起来。

    跃跃欲试道:“来来来,对本王施展一下,全力出手,让本王见识一下这门奇术的威力。”

    两人实力差距太大,李陵根本不用担心伤到她,站起来后退一些。

    “你可要注意着点,六头阴魔刚刚炼成,别给弄坏了。”

    “本王知道了,快点出手吧。”

    李陵深吸一口气,随即全力催动玄阴摄魂手,五指成爪虚虚的抓向她。

    一爪落下,似有似无的厉啸声自掌间传出,层层叠叠带有一种摄人心魄的诡异之感,掌握这样的力量,李陵甚至感觉自己可以将一颗星辰抓摄在手。

    噗!

    一根纤细白嫩的手指轻轻戳在他的掌心,落下的玄阴摄魂手瞬间被破。

    李陵:“……”

    赶紧收回手掌检查了一下,发现六魔只是有些萎靡后,这才放下心来。

    “就算摄魂不成也可以催动阴魔噬咬神魂,这门奇术有点意思。”

    小白收回手指思忖了片刻道。

    随后有告诫李陵:“除非是针对必杀之人,就不要轻易动用这门奇术,若是被人发现,很容易被当成邪修的。”

    “术不分善恶,用之为善则善,用之为恶则恶,全在用术之人,本官光明伟正,心存浩然之气,若是有人把本官当成邪修,与他好好理论一番就是。”

    李陵也不在意,毕竟他是官,有大离作为靠山,这个身份还是很好用的。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了。”

    见状小白也不多言,伸手在脚上抓了抓,莹润如玉般珠的脚趾微微扭动两下,看上去煞是可爱。

    李陵多看了几眼,注意又集中到阴魔上,研究了片刻手掌一翻。

    “去!”

    一瞬间,六头灰蓝阴魔就从他掌中飞出,很快的就隐没于虚空,呈辐射状向府中分散开,接着李陵就闭上眼睛,逐一的切换视角。

    第一头阴魔来到院外的偏房,就见小丫鬟两袖挽起,手捏皂角正洗着一个帕子,嘟着小嘴碎碎念。

    “……如今少爷有了少夫人,是不是就不需要绿儿服侍了?不过少夫人女扮男装可真是俊俏呢……”

    李陵睁开眼睛往小白身上一瞥,接着就抿着嘴笑了起来。

    啧,少夫人啊~

    小丫鬟还挺上道的,就冲你说的这三个字,府里养你一辈子都不成问题,前提是不馋少爷我的身子。

    “干嘛这么看着本王?”

    小白感觉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奇怪,皱了皱鼻子问。

    自从上次偶然间听到王策辛苦说服两女的声音,她就将自己的听觉封印了一部分,如今听力只有常人的水平,府里的丫鬟仆从自然是不敢当面叫她少夫人的,所以她还被蒙在鼓里呢。

    “没什么。”

    李陵摇摇头,又闭上了眼睛。

    “奇奇怪怪的。”

    嘟囔了一句,小白就换了一个对她来说更舒服的侧卧姿势,轻易的将身体摆成一个扭曲的样子。

    侧院,房间里。

    王策坐在床上,一个十七八岁的妹子正给他洗脚,另一个年纪较小的将一颗剥了皮的葡萄往他嘴里送。

    咀嚼了两下吐出一个葡萄籽,王策幽幽一叹:“唉,先生有心让我娶振威武馆的少馆主梁静为妻,为了你们我本不欲答应的,奈何此事关系到先生的大计,只能委屈你们了。”

    为他洗脚的紫鸢抬起头温柔一笑,脸上满是母性的光辉:“只要老爷心里有我们姐妹,这就足够了……”

    卧槽!

    李陵再次睁开眼睛。

    忽然觉得,王策这厮左拥右抱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啊。

    不过,这样依红偎翠的,最容易消磨志气荒废武艺,明天正好是休沐,就让小白好好的指点他一番。

    不错,这都是为他着想!

    以后每个休沐都这样来上一次!

    想着,李陵心里还是有些不平衡,见小白蜷缩着腿,就摆正枕了上去,顿时就感觉心情舒畅了。

    小白在他脑袋上推了两把,不见反应就由他去了。

    接着,李陵再次切换视角。

    这次到了西院仆役们住的地方,所过之处皆是在讨论少爷与少夫人什么时候成婚,甚至还有人说,少夫人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李陵顿时目瞪口呆。

    这特么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要是让这谣传发展下去,说不定没几天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这种事必须制止。

    记下了这个事,李陵继续让阴魔远离自己,很快就出了府,一丈、五丈、十丈、三十丈、五十丈……

    足足向外飞出了百丈远,再向远探的难度就陡然增大。

    只是入门境界,玄阴摄魂手的阴魔都能探出这么远,这已经大大超出李陵的预料了,估计等小成、大成之后,探出的距离还会更远,不过就目前来说,百丈的距离绝对是够用的。

    之后的半个晚上,李陵都在尝试着远程操控阴魔完成各种测试,接下来,自然而然的就留在了小白房里。

    同床共枕,妙不可言。

    虽然什么都没发生,不过第二天早上李陵还是起晚了。

    在城外的官道上,一行九人皆是骑着体表覆盖一些墨色鳞片的高头大马,直奔县城,隐隐的传出说话声。

    “校尉大人,咱们就这么来了,提前也不打一生招呼,万一他拒绝了怎么办,岂不是平白丢了面皮?”

    “尔等可要记住,稽查尸鬼门余孽乃是我靖邪司的职责,他不过是一介县令,又怎会越蛆代庖灭了那邪修窝点?明明是我等出了大力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