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家祝福你 > 第十三章预言
    “教不了,做不到,你另请高明吧。”

    要不是教务长说完话后,他四面八方就有百十把奥术之剑出现,好像他摇头就要把他插爆。那么艾苏恩大师多半要这样说。

    开什么玩笑,太困难了吧。我看你这是在为难我艾苏恩。

    我要是有这个本事的话,还特么现在这个dio样?

    但是他也没办法反驳教务长。

    这不单单是因为教务长的一百二十把奥数之剑。同时还是因为他说的是正确的。

    只有这样拼命努力,恰到好处的培养,才能培养出优秀的继承人啊。

    “可我真的做不到啊。”

    艾苏恩大师差点哭出声。

    “放心,我会帮你的。”教务长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么事情就这么定了。这件事你都告诉过谁?”

    “没,就你。”艾苏恩大师稍有些委屈无奈的说。

    “学院长那边,由我亲自去说。之后就不要告诉第四个人。

    还有,走后门这件事不能做。”

    “那让他参加四月份的入校考试?”

    在一百二十把奥术之剑收起来之后,艾苏恩大师也恢复了冷静,无奈的询问。

    “那样,就太委屈他了。”教务长说:“而且两个月的时间,我们也不能损失——这样吧,拿出十五个特殊名额。放出声去,任何有天赋的,初学魔法的,施法职业等级在初级或以下,年龄不超过二十岁,只要通过考核都能进入学院。”

    “只是进入学院的话,好像不够吸引人啊。”

    “当然不够。但要是秘法部的话就差不多了吧。”教务长的语气悠然。

    所谓的秘法部,大家可以理解为实验班,尖子班那种类型。属于精英中的精英。

    “前三名再加点额外奖励吧。”

    “可以。”

    ……

    就这样,教务长与艾苏恩大师的商议顺利达成。后者拿着教务长的授权书,去张罗这次特招生选拔计划了。前者则在关门之后,动了心念。

    那数百份倒在地上的文件,重新飘到了半空中。洒出的墨水回到瓶中,各处的污渍消失无踪。

    书写与办公重新开始,一则预言也迅速闪过教务长的脑海。

    他与艾苏恩,以及目前的学院长,都属于同一个派系,他们的老师各有不同,但他们老师的老师却是同一个人。那位“第一位学院长”,灰港魔法学院的创始人,半神级的伟大强者。

    他们都属于“第一位学院长”的派系。他们信奉魔法至上与贤人政治。认为应该将权力交给有能力的人,而并非世袭统治。因此,这批法师自称贤人派。

    基于这种理念,当年的魔法学院与灰港议会的商人们达成了合作,共同击败了当年的灰港领主,也就是瓦尔德家族。

    瓦尔德家族垮台了,世袭领主制度在灰港结束了。但之后上台的却并非法师们认为的贤人——或者说的再具体一点,法师们自己。

    灰港议会的商人领主们,取代了瓦尔德家族,成立和灰港议会。魔法学院虽然拥有超然的地位,却在世俗权力的斗争中输给了这群商人。

    这让许多法师耿耿于怀。尤其是在灰港变得愈发市侩,矛盾愈发积累,并且贵族们愈发贪婪的情况下。

    世袭的商人与世袭的贵族没有本质区别。唯一的不同只在于,商人获得权力在于金钱与财富。而贵族依靠他们的血脉与姓氏而已。

    更让法师们觉得沮丧的是,灰港议会的实力过于强大。而魔法学院的力量,却在对阵瓦尔德家族的战争中损耗了太多。

    并且与商人相比,魔法学院的组织更加松散。学院内的教授与导师们,有相当部分本身便是贵族,商人出身。他们更倾向于现有秩序,认可灰港作为商业城邦,而并非法师王国存在。

    教务长一派,不得不潜伏起来,积蓄力量,等待时机——而罗德的存在,便是一个“机会”——因为他的天赋,与第一代学院长一模一样。

    那位半神法师,也是一位没有获得魔法女神祝福,却拥有与神选者相等天赋的天才。许多贤人派法师坚信,倘若当年击败瓦尔德家族时,魔法学院仍处于那位半神控制下,那么灰港今天应该是一个更加繁荣的魔法共和国,而并非商业城邦。

    但是很遗憾的,在那场战争发生时,半神已经逝去很久了。即使那样伟大的人,也无法抵消时间的冲击。而在他之后,魔法学院虽然还有许多惊才绝艳的法师,甚至不乏圣域强者,却再没有一个人能像他一样,将所有人团结在一起了。

    所有东西都是,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第一任学院长也一样。

    据说,在他死去之前,曾经有一位非常强大的占星师做出过预言。

    魔法学院会重新登上巅峰。

    灰港的统治者将是一位伟大的法师。

    一位新的“奥法领主”将会出现,他拥有第一任学院长相同的天赋。

    尽管许多占星师啊,预言家啊,做出的预言都是模糊不清,甚至是两头堵。但这位“非常强大的占星师”,做出的预言已经够明确了,傻子都知道怎么理解。

    ——未来,会出现一位与第一任学院长同样天赋的人,他将带领魔法学院重新走上巅峰,并且成为灰港领主。

    这个预言流传的很广。但就像许多预言一样,绝大多数人都没把它当一回事儿。就算确切知道预言存在的贤人派法师中,绝大多数人,也只对预言半信半疑。

    就像是现在的教务长。

    他最多相信三成。

    而显得比他更热切的艾苏恩大师比他高一点,应该是五到六成。

    这个数字很合理,没什么好惊讶的。

    他们都是几百岁的人了,风风雨雨见过那么多。要是还跟傻小子一样坚信什么预言,那才叫笑话呢。

    “但是,何妨一试。”

    空无一人的教务室内,教务长平静的自言自语:

    “成功了当然好,失败了么。”

    “也无所谓。”

    话音落下,封闭的教务室内刮起了风,将文件页纸吹的沙沙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