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465章:这件事情,倒底和秦婉有什么关系?
    “白叔叔、黑叔叔!”刘若烟亲昵地叫道,从姐姐刘文茵手里接过食篮,递给了二人。笑道:“这是你们要的东西!”

    白煞伸手接过,一闻食篮的香气,早已经不能自抑,恨不得当场就把这些美食吃掉。

    咳咳!......黑煞轻咳了两声,给白煞使了个眼色,白煞立刻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

    “二小姐,今天只能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啊!不能再多了。”黑煞对刘若烟说道。

    “知道了!谢谢白叔叔、谢谢黑叔叔。那我先进去了。”

    刘若烟说完,带着姐姐刘文茵刚要进“天牢”,却被黑煞伸手给拦了下来。

    “二小姐,只许你一个人进。你怎么还要带着别人进去!”

    “哎呀!这不是我的侍女林俏吗?我给赵啸天也弄了一只叫花鸡,让他尝尝。黑叔叔、白叔叔!林俏又不是别人,你们别在这里消耗时间了,我们去去就出来。”

    “那林俏蒙着个面巾做什么?”黑煞狐疑地盯着刘文茵问道。

    他刚要伸手去揭刘文茵脸上的面巾,被刘若烟伸手及时给挡住。

    “黑叔叔,林俏刚刚得了日光皮炎,她这病怕光,还有传染性,你千万别碰她。”

    黑煞一听,立马缩回了手。

    “二小姐,放你一个人进去没问题,可是你们两个人就......”

    刘若烟担心刘冠会突然杀回来,说:“那我陪着黑叔叔和白叔叔喝酒,让林俏一个人把东西送进去,总行了吧?”

    黑白双煞一听刘若烟肯陪他们喝酒,两人高兴地点了点头,说:“可以!可以!”

    刘若烟对假扮林俏的姐姐刘文茵说:“林俏,你快把东西送给赵啸天吧!记住,时间不能超过五分钟。”

    刘文茵含糊不清“嗯!”了一声,莲步轻移,快速从黑白双煞身边经过,进了天牢。

    刘若烟则随着黑白双煞,来到了两人休息的地方。

    屋子里,只有一张简单的桌子。除此之外,就是睡觉的地方了。

    一进屋子,就有一种恶臭的味道儿,刘若烟微微皱了皱秀眉。

    这才发现,黑白双煞也够可以的了。昨天吃剩的垃圾,还没有清理出去,难怪有一种“恶臭”的味道儿。

    对于“黑白双煞”来讲,刘若烟肯陪他们喝酒,可是莫大的荣幸。

    不过,刘若烟性格使然。她经常和刘家的下人打成一片,这也是刘若烟在刘家十分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天牢里,赵啸天来回踱着脚步,内心焦急等待着刘文茵的到来。

    刘若烟昨天说,会安排他们夫妻见面。

    就在赵啸天等得望眼欲穿之时,耳畔传来一阵脚步声晌。

    只见一个脸部着着面纱的女人,向狱室这边走来。

    凭直觉,赵啸天一眼就认出了是刘文茵。

    “文茵!”赵啸天扑到牢室的栏前。

    刘文茵摘下脸上的面纱,眸含热泪,轻启朱唇问道:“啸天,你还好吗?”

    “还好!”赵啸天点了点头。

    二人双手紧紧扣握在一起。

    赵啸天对刘文茵说:“文茵,是我连累你了!”

    “别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话,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啸天,你怎么把假的藏宝图交给了刘冠?”

    赵啸天叹息了一声,说:“哎!当时形势所迫。如果我不交出赵家的宝藏,刘冠那个畜牲,就要玷污了小晗。我也是万般无奈,才出此下策。”

    刘文茵这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啸天,若是让刘冠知道藏宝图是假的,他一定会杀了你。你听我得,我还有一些金银财宝细软,我会让若烟让人把东西埋在苏城的西山。就是我们之前照相合影的那个巨石下面,你带他过去的时候,把这些金银财宝挖出来,先应付过眼前的危机再说。”

    “可是你......”

    赵啸天话还没说完,就听一阵“桀桀”的冷笑传了过来。

    “哟!我亲爱的姐姐,你还真是对这个赵啸天一网情深啊!不惜假扮侍女来见赵啸天。”

    刘文茵急忙将面纱重新戴在了脸上。

    只见刘冠,带着黑白双煞还有刘若烟走了过来。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一些装束各异的人,都是刘家养得打手。

    “不用戴面纱了,你们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我的眼中。”刘冠得意地说道。

    刘若烟抱怨着说:“姐!我没想到刘冠他骗我出去和朋友玩耍,原来是在暗中监视我们。”

    刘文茵见事情败露,伸手扯下脸上的面巾,说:“这件事情不关若烟的事情,是我逼她这么做得。”

    “啪!......”

    刘冠扬手给了刘文茵一巴掌,怒声吼道:“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要是让老爸知道,你一直心系赵啸天,不顾我刘家的利益。看老爸怎么收拾你!”

    “刘冠,你敢打大姐?”

    刘文茵伸腿去踢刘冠,奈何身体被人架住,碰不到刘冠的身体。

    刘冠指着刘若烟怒道:“小妹,别以为你会置身事外。你帮大姐见赵啸天,只会害了大姐。我们和赵家之间的仇怨不共戴天,她为什么会嫁给赵啸天,难道你不知道吗?还有,秦婉为什么会死?刘文茵,这件事情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你给我闭嘴!”刘文茵眼睛一瞪,冲着刘冠厉声吼道。

    赵啸天听刘冠这话似乎有弦外之音,抓狂地晃着牢门,问道:“刘冠,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这件事情,倒底和秦婉有什么关系?”

    刘冠冷笑了一声,说:“赵啸天啊!赵啸天!你是不是当我姐一直当作好人,其实她......”

    “你给我闭嘴!”刘文茵再次厉声吼道,“刘冠,你胆敢再多说一个字,别说我不顾姐弟之情。”

    “好好好!这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也懒得掺和。不过,老爸说了。不许你出自己的卧室,更不许小妹帮你。如今,你们犯了家规,我这个代家主,自然要行使家主的权利。来人,把这些人都给我押去刑堂。”

    两人冲上前,一左一右扣按住刘文茵的手臂,令她动弹不得。

    刘冠手一挥,手下将黑白双煞,刘文茵和刘若烟一起押走了。

    刘冠走到牢室的门前,盯着赵啸天,冷声说:“赵啸天,明天就是个好日子!我们该赴苏城,去取赵家的宝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