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463章:这个畜牲,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刘若烟显然对赵啸天不买帐,鼻里轻哼了一声,说:“哼!怎么,你还指望着我姐来救你出去吗?”

    “不,不,不!我只想见见文茵,向她交待一下事情,你能不能安排我们见上一面?”

    “不能!”刘若烟直接拒绝道。

    “赵啸天,我姐嫁给你这么多年。她全心全意维护你,维护你们赵家。可最终换来了什么?你敢说,你爱我姐吗?”

    “我......”赵啸天一时之间为之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们男人都是一路货色。表面看起来,对爱情忠贞不渝,实际上就是想能占女人的便宜,就占女人的便宜。我真为我姐感到不值!”

    赵啸天叹了口气,说:“你说得对,这些年我不仅愧对小婉,更愧对文茵。反正我就要死了,只求你向文茵代个话。”

    “代什么话?”

    “刘冠他陷害小念,让她中了泥鳅盅。他设计用小念想抓小旭,可惜功亏一篑。小念现在很安全,和小旭在一起呢。让她有机会帮小念解身上的盅毒。”

    “什么?”刘若烟听了大惊失色,问道:“你说,刘冠给赵念下了泥鳅盅?”

    “对!”赵啸天点了点头。

    刘若烟寒着俏脸骂道:“刘冠这个畜牲,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实在太没人性了。”

    刘若烟和刘冠虽然是一乃同胞所生,但二人性格上的差异巨大。

    刘若烟性格古灵精怪,但做人非常有底线原则。但刘冠则不然,刘冠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可让刘若烟万万没想到的是,刘冠居然会对“赵念”下毒手。要知道,赵念不仅是个五六岁大小的孩子,还和他们刘家有着骨血亲情的关系。

    刘若烟沉默了一会儿,对赵啸天说:“我会把这些转告给我姐,你还有什么要交待的?”

    赵啸天本想再交待一些事情,可是那些事,只想亲口/交待给刘文茵。想了想,摇了摇头说“没了!”。

    刘若烟靠近赵啸天,嘴唇嚅动,小声说了句:“你给刘冠那张赵家的藏宝图,是假的吧?”

    赵啸天内心一惊,但表面不动声色,回了句:“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刘若烟冷笑了两声,说:“明晚,我会安排你和我姐见上一面。但时间不能超过五分钟,你好自为之。”说完,转身离开了牢室。

    望着刘若烟离开的背影,赵啸天在怔怔发呆。

    如果让刘冠知道,自己给他的那张“藏宝图”是假的。那么,他定然凶多吉少。

    赵啸天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儿子赵旭已经长大成人了。刘文茵已经回归刘家,或许这是他最好的归宿。

    刘若烟出了天牢后,对黑白双煞说:“黑叔叔、白叔叔,我走了!”

    见刘若烟准时从天牢出来,并没有节外生枝。黑白双煞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两人现在有酒有菜,呆在这里倒也不寂寞。

    白煞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对刘若烟说:“二小姐,一只叫花鸡也吃不过瘾啊!你能不能再让范大厨帮我们做一只叫花鸡。对了,还有那道西湖醋鱼,我可是好久没吃过了。”

    “这样啊!......”

    刘若烟手托着下巴,故作沉吟想了想,说:“倒不是不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白煞问道。

    “只是你们,明天也让我来探监才行。”

    白煞一听,头立马摇得像波浪鼓一般。

    “不行啊!”白煞一脸为难的神色,说:“二小姐,我们兄弟让你进天牢去探视赵啸天,已经是破例了。要是让你老爸知道,我们私自放你进去,你知道后果的。”

    刘若烟眼珠子一转,趁机威胁说:“你放我进去一次和两次有什么区别。等我老爸修炼出关之后,我就告诉他们,是你们放我进去的。”

    “二小姐,你......”

    白煞气得一阵无语,又偏偏拿刘若烟没办法。

    刘若烟话锋一转,笑嘻嘻地说:“不过嘛,若是你们答应我明天还来探监,我就给你们拿两份叫花鸡,一坛女儿红,一壶竹叶青。”

    黑白双煞二人听了之后,眼睛一亮,差点儿口水都流出来了。

    两人是一个吃货,一个酒虫,对普通的食物从来不屑于顾。但刘家的御用厨师“范大厨”,祖上可是“御膳房”的人,是专门给皇帝做菜的。人家做得那个“叫花鸡”,才是真正的叫花鸡。酿的“女儿红”酒,才是真正的女儿红。

    黑煞说:“再加一坛女儿红!”

    白煞说:“再加一份卤菜!”

    “成交!”

    刘若烟毫不含糊,一口答应下来。

    刘若烟计谋得逞,心里暗暗高兴。

    只要搞定了“黑白双煞”,接着再把刘冠给摆平就行了。至于,“范大厨”那边,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离开“天牢”后,刘若烟高兴地哼着小曲,回到了自己的居所。

    进了房间,见刘冠趴在桌子上,还兀自在大睡呢。

    刘若烟给刘冠喝得酒叫做“百日醉”,虽然没有那么夸张,醉上百日。但是,要是十年陈酿的酒,醉上十天左右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只是一年陈酿的酒,让刘冠醉上大半天绝对没有问题。

    见刘若烟回来了,侍女林俏担心地说:“小姐,你总算回来了。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让少爷一直趴在这里啊。”

    “我有办法!”刘若烟说。

    她从一个囊包里,取出一瓶喷雾状的东西,对林俏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然后,照着刘冠的面部喷了下去。

    喷过之后,将喷剂递给了林俏,让她藏了起来。

    说也奇怪,刘冠被喷剂喷中后,立马醒酒悠悠转醒过来。

    他茫然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见妹妹刘若烟在自己的身边,晃了晃脑袋说:“若烟,我这是怎么了?”

    刘若烟一副埋怨的口吻,对刘冠责备道:“还说呢,我都告诉你,这酒的度数虽然不高,但特别醉人。你非得逞能,喝醉了吧?”

    刘冠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我的酒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行了!你赶快回去睡觉吧。少赖在我这里。林俏,把少爷送回去!”刘若烟对侍女林俏吩咐说。

    “知道了,小姐!”

    林俏应了一声,上前扶起刘冠,说:“少爷,我送你回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