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455章:大不了烂命一条
    赵旭拍了拍骆炎的肩膀,说:“好样的!男人可以穷自己,但不能穷老婆和孩子。我支持你去药王谷。对了,药王谷在哪儿?我爱人也是医生,也想去药王谷采中药,发发财。”

    “你们也要去药王谷?”

    “对!”赵旭点了点头。

    骆炎苦笑着说:“实不相瞒,我不知道药王谷在哪儿。”

    骆炎的一句话,再次让赵旭的心情从高兴坠落到谷底。

    好不容易知道了“盅术”传人的线索,可骆炎居然不知道药王谷在哪。

    骆炎对赵旭说:“药王谷的珍稀药材可多了。不仅有何首乌,还有被誉为深山老人的黄精;鸡血藤、重楼、冬虫草、玛咖、石斛、灵芝、三七和天麻等等。这些中草药无不是稀世良药,只要采到一些珍稀的药材就发达了。”

    赵旭差点儿动手打骆炎。

    这小子一个劲儿地念叨,采到稀世药材就可以发达。可是不知道“药王谷”在哪儿,有个屁用啊!

    赵旭抽完香烟,用脚踩了踩烟蒂,无奈地笑道:“骆炎,你说了那么多,可是不知道药王谷在哪儿,等于没说一样啊。”

    骆炎面露尴尬的神色挠了挠后脑勺,笑着说:“我虽然不知道药王谷在哪儿,但我知道大概的位置。”

    “哦?在哪儿?”赵旭急声问道。

    “在红河一带。”

    赵旭倒是听过“红河”这一区域,范围虽然缩小了一些,但面积还是很大。特别是骆炎说过,“药王谷”经常有毒蛇和野兽出没。

    他倒是不担心自身的安全,华怡也有自保的能力。可若是带着鲁玉琪、赵晗和赵念一起同行的话,以赵念那么单薄的身体,体力肯定不支。

    真是让赵旭伤透了脑筋。

    这时,华怡走了出来,对骆炎唤道:“骆先生,你过来一下,我帮你处理下伤口,顺便敷敷药。”

    骆炎担心华怡一个女人家给自己上药,怕让老婆方清悦瞧见不好。对华怡说:“花女士,还是我自己来吧!”

    他这一叫“花女士”,让华怡短暂愣神儿了一下。这才想起,是赵旭帮自己随口取得姓氏。

    华怡是一个医生,眼里只有病人,自然不怕避嫌,说:“还是我来吧!你有些伤口涂不到,如果感染上破上风,留下后遗症就坏了。”

    “不用,不用!”骆炎小声地说:“我怕我都婆撞见,她会吃醋。”

    华怡笑了笑,将手上的药水和创可帖交到了骆炎的手上,说:“那你自己涂吧!”

    华怡来到了赵旭的身边,向其询问道:“怎么样,有线索了吗?”

    “有了一点儿,又相当于没有。”赵旭无奈地笑道。

    华怡微微蹙起秀眉,不解地问道:“你别跟我打哑迷了,倒底有还是没有啊?”

    赵旭对华怡问道:“华姐,你听过药王谷吗?”

    “药王谷?听说过啊。”

    赵旭眼前一亮,追问道:“那你知道药王谷在哪儿吗?”

    “不知道!”华怡摇了摇头,说:“我只是听说云疆一带,有个药王谷非常出名。但那里经常有毒虫和猛兽出没,里边有很多稀珍的药材。你也知道,现在乱砍滥伐严重,很多药材的生长环境都被破坏了。大多数药材都是人工培育和养殖的,药效也就大大打了折扣。这次云疆之行,我还准备向别人打听打听药王谷呢。”

    “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华怡问道。

    于是,赵旭把骆炎对自己讲得事情,对华怡简单讲述了一遍。

    华怡听了之后,面露喜色,说:“盅术传人喜欢擅养毒虫,他们最喜欢去捉毒虫了。同时,也要研究盅毒的解药。那个骆炎说得没错,药王谷的确有可能是盅术传人经常出没的地方。”

    “可就算知道药王谷有什么用,我们又不知道在哪儿。”赵旭一副沮丧的神色。

    “那可不一样,这样我们就可以大大缩小了范围,我建议先去寻药王谷。”华怡说。

    赵旭拿出手机翻查了一下关于“药王谷”的资料,翻来翻去,网上也只有关于“药王谷”只言片语的信息。但“药王谷”究竟在哪儿,谁也没有提及。

    方清悦做好菜之后,出来对赵旭和华怡唤道:“李先生、花姐,开饭了!”

    “来了!”华怡应了一声,对赵旭笑道:“我们进去,边吃边聊吧!”

    进屋之后,只见桌上摆了一桌丰盛的酒菜。

    赵旭一瞧,这桌酒菜的钱,怕是就要花掉近五百。

    这个骆炎得了自己的三千块,还真是舍得大出血。

    骆炎给赵旭倒了一杯酒,给华怡倒酒的时候,华怡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会。

    在吃饭的时候,骆炎再次提到了“药王谷”的事情。

    骆炎拿出两千块钱,交到了方清悦的手里,说:“清悦,这钱你先拿着。”

    “你哪儿来的钱?”方清悦面现踌躇之色,并没有立马接过骆炎递过来的钱。

    骆炎也没有隐瞒,说:“是李先生先借给我们的。我打算过几天就去药王谷,如果运气好的话,能采到几味珍稀的药材,便可以还上我们骆家欠得债了。你放心,这次我一定会践行承诺,给你们母女一个好的生活。”

    “你要去药王谷?”方清悦面色大变。

    “是啊!”骆炎点了点头,笑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得!”

    “不行!药王谷非常危险,你不准去。你要是死在了药王谷,可让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生活?”

    骆炎喝了一口酒,说:“清悦,你听我说。这次,我不是意气用事,这种穷日子,我真得过够了!死了,大不了烂命一条。只要我活着,就会让我们骆家涅磐重生。人活一世,富贵险中求。当初,我们骆家能够风生水起,也是我爷爷采了几味珍稀的药材。我宁可铤而走险,也不会让你们母女过这穷日子。”

    “来,李先生!我敬你一杯。”骆炎举杯说:“我们也算是相识一场,要是我一个月没回来,你有时间路过云城的时候。希望看在我的薄面生,帮帮我老婆和我的女儿,我骆炎来世就算是给你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恩德。”